中國的富人們「虎」視眈耽等著物種的滅絕

作者: 
John R. Platt / 翻譯:鄒勳文 / 編輯:林均翰
資訊分類: 

中國的富人們「虎」視眈眈等著物種的滅絕

中國菁英們希望藉由投資非法野生物製品獲利,並指望該物種在遭到趕盡殺絕後手中所持有的製品能更為值錢。

此時此刻,散布在中國境內各地的庫房裡,有成千上百的老虎屍骨被浸泡在混合著米酒與草藥的大桶中。

根據環境調查署(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和其他國際保育組織的調查報告指出,在未來的數周甚至數年間,這些釀造完成的虎骨酒大多將裝在老虎形狀的容器內,標識從80到300美元不等的價格出售。若是酒瓶中虎骨浸泡的時間愈久,則酒的售價愈高。

近日新出版Blood of the Tiger作者朱蔕‧米爾斯(J.A. Mills),於書中詳細記錄了她二十餘年研究野生物犯罪職業生涯,表示:中國菁英們購買許多極為昂貴的私釀虎骨酒,其目的在於做為贈禮、炫富、或是做為投資的一種方式,誠如投資貴金屬一般。

她表示,諸多非法野生物貿易背後的原動力之一在於中國的高階菁英份子以投資此項目做為新的資產類別。米爾斯引用臥底調查員的實地調查報告指出,「人們虎視眈眈著物種滅絕—買下野生物製品並希望野生種在不久的未來消失」。

「一旦這些物種滅絕後,這些野生物製品變成了無價之寶」,她說。「巴望著物種的滅絕是野生老虎以及其他瀕危物種最新也是最致命的生存威脅。」

投資物種滅絕

許多專家指出,老虎、大象、犀牛、熊,甚至是某些樹種都成為新型的收藏投資項目,就如同古董和高級藝品一般。

當越來越多的收藏家進入交易市場,對瀕危動物趕盡殺絕成為越來越有利可圖的事業。以象牙批發價格為例,每公斤的價格已經從2006年的564美元飆升到今日至少2100美元。

「象牙價格已然瘋漲」,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the International Fund for Animal Welfare)亞洲區理事葛芮女士表示。「當我走入象牙市場,人們明確地告訴我這是個好投資」。她說,許多市場買家最近給象牙起了一個新名字「白色的黃金」。

新趨勢

直到幾年前,傳統醫學在中國非法野生物交易中一直扮演了最為重要的角色,主要出於迷信而非科學觀點,人們相信某些動物成分具有療效。

這些改變源於2008年。雖然全球象牙交易已於1989年全面禁止,但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華盛頓公約組織卻在七年前時,前所未有地允許總計十萬五千公斤的象牙銷售給中國與日本。這導致民眾瘋狂搶購具有文化意義的象牙雕刻,供不應求。這也使得新型的致命盜獵活動在非洲展開,將非洲象推向滅絕的危機中。米爾斯表示,盜獵取得的象牙非常容易進入交易市場而不被察覺,因為顧客無從得知象牙來源是否合法。

在過去兩年中,保育團體開始注意到野生物製品被拿來做為致富的工具販售,而非基於健康方面的考量。其中最明目張膽的案例是發生在2011年年底,當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北京辦公室人員得知有一個盛大的拍賣會即將在辦公室所在的同一條街上舉行。

「透過調查,我們發現有一個拍賣會將於幾乎就位在我們辦公室隔壁的酒店中拍賣四百瓶的虎骨酒”葛芮說。「我們在中午休息時間步行會到會場考察拍賣預展。」除了虎骨酒外,他們還發現了「為數眾多的犀牛角和象牙雕刻」。上述物件,除了象牙外,根據中國現行法律全都不得販賣。

這起拍賣會揭發案引起國際嘩然。其結果導致中國發布公告給所有的拍賣行告知出售虎骨與犀牛角仍屬非法行為。依規定拍賣家必須將瀕危物種自供應項目中移除,此舉使得他們損失了3.22億美元的銷售額。

但是野生物貿易並未因此停止,只是沉入檯面下變得更難以察覺。

新場所

「你很難看見瀕危物種製品在大城市的實體店中販售。」東亞野生物貿易研究委員會中國辦公室主任周非說。

取而代之的是網路交易。

近來非法野生物交易由網站轉往社交媒體。」周非指出如象牙、犀牛角、熊膽、犀鳥喙和其他野生物製品的銷售從藝術品收藏網站轉往網站論壇,如百度貼吧、手機微信,甚至是臉書。

一個小小的象牙戒指在市場上可賣到1000美元。根據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指出,一個完整的犀牛角售價可高達10萬美金以上。

物件是以代碼出售:「非洲物料」或是「白色塑料」是指象牙,「紅」代表犀鳥喙,「條紋T恤」意謂虎皮,「黑」則是代表犀牛角。

根據臥底調查員的消息,有些銷售是隱藏在不對外開放的聊天室中,除非其中有人發出邀請方能進入聊天室。只要無人引薦,窺探之眼就只能被拒於門外。

日益成長的中產階級人數是造成問題日益嚴重的根源

雕工最為精細的的象牙藝品,其價格已然飆升到了只有中國最菁英階層才能負擔得起的程度。可是,他們並不是唯一的買家。

「中產階級都希望能成為有錢人,」葛芮表示。他們不斷地購買小型物件如象牙珠寶或是飾品並寄望它們日後能夠增值。

雖然他們只購買小型物件,但是估計中國近五億人口的的中產階級消費者之影響力不容小覷。「當你把眼光放在中國時,一切都被放大了」,自1997年便開始調查非法野生物交易的環境調查署宣傳總監朱利安紐曼(Julian Newman) 如此表示。

不只一種的投資方式

當有些人購買這些物件為求增值,有許多人用其作為另一種投資方式。高價位的象牙、虎骨酒和其他野生物製品使其在中國的贈禮文化中更顯珍貴。

換言之,它們很適合作為行賄的工具。

「我們有許許多多的私商說,他們一部分的客戶希望提供象牙或是虎骨酒給政商關係以製造日後合作機會。」紐曼說。

其中最惡名昭彰的例子便是有一個中國商人因在晚宴中電擊殺虎提供虎肉宴而遭逮捕。

這是傳統中醫迷思的餘毒繚繞。「虎骨酒做為藥材」,葛芮表示,「但是以現今的價格來看,虎骨酒並不是買來做為藥材。人們是為了買來賄賂官員之用。

文化,大有關係

最後一個驅使野生物交易的原動力在於欲將財富與回歸傳統結合的想法。

紐曼指出近年來銷售激增的紅木復古家具主要是由南美、非洲和亞洲地區花梨木和檀木所製成。

「這是一種過去皇室家具才有的樣式」、「如今又再次蔚為風潮」。

這些非法的國際花梨木和檀木交易已經導致許多樹種面臨滅絕的危機—同時也包括了其他賴以為生的物種。

這,也是一種炒作。

「花梨木和檀木的價格已經飆漲到每一立方米價值超過5萬美元”,紐曼說。另外,環境調查署的調查員向來發現「人們坐擁、儲藏著這些木材,等著有一天當這些物種從野外永遠消失時便能大賺一筆」。

向前邁進

降低市場需求和野生物製品的消費,以及挽救一些物種面臨滅絕的命運,必須要透過多方並進的方式來達成。如同周非所說,「為了解決這難題中的各個方面,我們需要透過:國際壓力、消費者行為改變、政府領導、執法能力建設和現行法令修改。

這些努力已經在降低魚翅需求上產生作用。周非表示希望能看見對於象牙需求量能很快下降,而最近的民意調查顯示這個趨勢已經開始發生。

紐曼承認要說服大眾不要購買野生物製品是一個「長遠大計,非一蹴可幾」的過程。

在此同時,他對中國近年來對查緝並嚴懲遇盜獵犯罪組織的行動以及那些致力推動修改現行法令的人們表示讚許。「這是中國的法律,所以需要由中國的人民來改變。」

大象、犀牛和老虎可能沒有多少年的時間去等待這些改變的到來。「對於某些特定的物種而言,我們能挽救他們生存的時間所剩無幾。」紐曼表示。

原文出處:China's Wealthy Are Banking on Extinction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