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虎鯨捕手化身為海洋哺乳類動物救援者

作者: 
AVOT志工盧薇伊翻譯報導;校閱:AVOT呂紫維
資訊分類: 

當漁民用起重機和網子把ㄧ隻年輕的鯨魚吊起,我們立即聽到鯨魚發光出驚恐高亢的尖叫聲。淒厲的悲鳴聲持續幾小時......這就是這些可憐的海洋表演動物所面臨的第一個苦難。

海洋動物不應該被困在一個有形的池子裡,人類永遠無法做出一個能讓他們正常生活的水池。請抵制消費,沒有利益,才能還他們自由。

繞著普吉特灣衝刺了ㄧ個多小時後,ㄧ群外來的虎鯨突然放緩速度,盤旋在我們的船身旁,距離之近,甚至能聽到牠們從氣孔噴出來的陣陣聲音。

船上的海洋哺乳類專家Jeff Foster說「那隻虎鯨嘴裡有東西」,其中ㄧ隻虎鯨的背鰭突出水面四英呎,宛如黑色的船帆。

這些虎鯨可能遠從中美洲前往西北太平洋地區,似乎正在分享他們的點心:一隻倒楣的海豹,他們會捕食小至海豹、海獅、鯨魚、大至藍鯨。

Foster這輩子與世界上最大的肉食動物之一-虎鯨有緊密的合作經驗,他與虎鯨的關係已經發展了幾十年。

在1960年代,這個港口是虎鯨捕捉業的發源地。

對於Foster,一個傑出的野生動物獸醫的兒子,有機會在西雅圖海洋水族館工作和培訓捕捉虎鯨,可以說是夢想成真

Foster說:「處理這些巨大又強而有力的虎鯨,是件驚人的事情。」

事情開始改變

在捕鯨業的初期,Foster和他的同事們慶祝他們的成就。在1965年,當他的導師捕獲的第一隻虎鯨-Namu,Foster說:他開啟了西雅圖這座城市的大門,並刊登在國家地理雜誌。

從1972年來,Foster在近二十年捕捉了好幾十隻鯨魚,在此期間,該行業經歷了巨大的動盪。

「在短短幾年內,事情開始發生變化。人們意識到,這些動物具有高智商,我們開始體認到更多他們生存於野外的知識」。Foster回憶到「我們了解到,這些鯨魚ㄧ輩子都以社會群體的方式在生活。」

後來保育人士開始質疑其中鯨魚被捕捉的方式,Foster說:「當他們看到捕捉的過程,引起ㄧ片嘩然」。

1976年,華盛頓州起訴海洋世界,Foster的雇主,涉嫌違反捕捉鯨魚許可證條款。

Foster說:作為決策的一部分,“我們一致認為,我們不再於普吉特海灣捕捉虎鯨,但我們將從國外拿到許可證。

因此,Foster和他的團隊整裝出發前往冰島,他在那裡擔任海洋世界等公司的承包商,並開始在北大西洋捕捉大型的海洋動物。

前者虎鯨獵手分享了的捕獲鯨魚的影片,其中一些是他在1980年代拍攝的。

Foster知道有些漁船在公海上用拖網的方式包圍虎鯨家庭並把落單的虎鯨強行分離。

「還有兩隻鯨魚在網上。哦!我們有四隻!!」Foster在其中一個影片裡喊到。

當漁民用起重機和網子把ㄧ隻年輕的鯨魚吊起,我們立即聽到鯨魚發光出驚恐高亢的尖叫聲。淒厲的悲鳴聲持續幾小時後,鯨魚已經被運到陸地上,最後放入一個淺水池。

在其中ㄧ支影片中,看到Foster在幫助剛捕獲的ㄧ隻幼鯨在與胸齊深的泳池裡游泳。剛捕捉後,這隻幼鯨因迷失方向而無法使自己豎立在水中。Foster穿著鮮豔的橙色套裝,和ㄧ頭蓬鬆的短髮,引導著泳池裡的鯨魚,並按摩他的鰭。

在一部影片中,於1986年拍攝到四隻年輕的鯨魚趴在排水池的底部,一名獸醫為他們注射抗生素時,持續發出號叫,同時Foster團隊的其他成員用軟管幫他們沖水。

我覺得越來越沮喪

隨著時間過去,Foster說:獵人不得不採取策略來避免成為抗議人士的攻擊目標。

「我們有時會以不同的名字旅行」。到了80年代中期,一些激進組織滲入海洋世界和其他的海洋公園,Foster回憶到:「他們從內部來審視這個行業到底是什麼樣子,而事情也真正開始改變。」就在那時,海洋世界決定不再捕捉任何野生動物。

Foster也開始質疑這種做法,「我覺得每一次在做這些事的時候我都感到越來越沮喪」、「我開始感到內疚,讓小孩與媽媽分離」、「聽起來就像一個嬰兒的哭聲,撕裂著你的心臟。」、「但我卻辯護說這是富有教育價值的」

「我開始花更多的時間在瞭解野外的動物,而不是飼養場裡的。我覺得當我們瞭解他們越多,我就越強烈地認為他們不應該被困在一個有形的池子裡。我不知道我們是否可以做出一個夠大的水池」。

因此,Foster在1990年離開了這個行業,把重心轉移到動物保護。爾後的計畫中,他救出並幫助這些海洋動物康復,也開始幫助他們回歸野外。

其中一個計畫是關於Keiko返回大海,這隻虎鯨成為電影大片-「威鯨闖天關」的靈感來源。在人工飼養活了幾十年後,Keiko最後終於回歸大海,但他卻於次年去世。

Foster還幫助虎鯨Springer康復和安置,他被人發現迷失在普吉特海灣中。在2012年,美國CNN在土耳其沿海岸採訪Foster,那裡正是他與環保組織Born Free工作的地方,負責野放兩隻受虐飼養的海豚回到愛琴海海岸。

他得到了鉅額的報酬

Foster說:他在那段期間得到了一個非常誘人的報酬要求他重返獵捕。這樣的報酬可以讓他作為一個千萬富翁退休。誘惑如此之大以至於很難拒絕。

捕捉在俄羅斯的太平洋海岸的虎鯨,他將得到700萬美元。由東歐人士作為斡旋,這個交易要求Foster捕捉八隻鯨魚。其中六隻會到中國買家手上,其餘的鯨魚則被轉賣到其他高價的買家。

「其中提到了有這兩隻要送到奧運會,ㄧ個我從來沒聽過的鎮上:Sochi(索契)」

Sochi是舉辦2014年冬季奧運會的俄羅斯城市,在開幕儀式幾個月前被爆料出Sochi海豚館(城市中的ㄧ個小海豚公園)打算用兩隻虎鯨來慶祝這場盛事。

海豚館發出新聞稿,宣稱這些訊息都是在詆毀俄羅斯的冬季奧運會的ㄧ場騙局,並否認曾有意收購鯨魚。

但是俄羅斯漁業局頒發的許可證說明2012年許可授權從鄂霍次克海捕獲兩隻虎鯨。

而俄羅斯遠東的虎鯨計畫,一個虎鯨監督組織說,在最後ㄧ年的確有超過半打的虎鯨是在鄂霍次克海被捕獲。

但Foster並沒有捕抓他們,他說:他拒絕了豐厚的報酬就是因為道德因素。

Foster:「我徹底地反思自己,我不能這樣做。我不能參與更多的捕鯨行動」

不過,Foster並沒有遠離那些他越來越愛和關心的動物。現在,他參與了「讓Morgan重回自由」的相關計畫,他是西班牙加那利群島裡海洋世界附屬公園-Loro公園的一隻鯨魚。

Morgan被發現在荷蘭海岸附近迷失方向後就被帶到海洋公園。

在兩次參訪Loro公園時,Foster說:他看到了Morgan被其他的大虎鯨欺負,他是如此沮喪,在池邊撞擊牠的頭,還不斷地叫著失踪的家人。

Morganㄧ遍又ㄧ遍地持續發出響亮的淒厲聲。深深地說明了,這個可憐的小動物在可怕的環境下面臨ㄧ群不正常的動物。

他意識到Morgan需要離開這裡,否則會繼續受苦,所以他也為「讓Morgan重回自由」的行動發聲。

但在4月,漫長又多年的上訴程序後,荷蘭法院不同意-判定Morgan應該繼續留在公園裡。

在慷慨激昂的陳述中,園區的主人為法院的判決辯解:「老實說,我認為這個決定可以看作是赦免Morgan,因為若釋放他將意味著痛苦和死亡。」

目前,Morgan仍然待在Loro公園,Foster持續透過訴諸法律企圖改變判決,這個前虎鯨獵人最終也學習到讓鯨魚返回自由遠比捕鯨更為困難。

資料來源http://ktla.com/2014/11/18/former-killer-whale-captor-turns-marine-mammal-rescuer/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