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要枉死多少鯨豚?

作者: 
李武忠/農經學者
資訊分類: 

繼發生鯨鯊野放不當導致死亡後,國內海生館再度傳出從國外以教學研究名義進口的10隻白鯨至今已有7隻死於非命,比率確實偏高,國內動物保護團體對於該館圈養環境與動物照護能力多次提出質疑,此事件可能引來國際動保團體關注,恐損及我國的保育形象。

海生館有必要對外清楚說明並提供飼養管理紀錄和解剖報告供外界檢驗,尤其這些白鯨係屬保育物種,當年係以教育研究之名專案進口,這些年是否違反當初申請規定從事商業行為,相關主管部門心知肚明,應主動邀請學者專家進行全面檢測以昭公信。

根據報載教育部當年係以BOT方式核准海生館與海景公司經營,而靠著白鯨及鯨鯊等明星物種,確實賺進大把鈔票,光101年營收就高達8億,但隔年回饋給政府的權利金卻只有2500萬元。除海生館外,這些年國內國有大型水族館採取BOT(興建─營運─轉移)模式或OT(營運─轉移)經營模式產生法令、經營模式、管理、動物福祉等諸多爭議,確實到了應該徹底檢討修正的時候了。

過去一些大型水族館係由官方經營,在水生生物保護,海洋生態教育宣導等方面,確實發揮相當大功效,也獲得外界好評,澎湖水族館就是一例。然而自從政府以維護人事等經費龐大為由,將這些水族館以BOT方式委外後,承攬的民間企業在以經濟獲利為最大考量下,為節省成本在設施更新、器械維護、人事費用、魚種更新上處處予以限縮,並以「研究」、「保種」、「教育」等理由取得政府相關單位特別許可(與海生館做法如出一轍)。

之後自國外進口稀有珍貴保育類等動物吸引觀眾買票進場,卻未見相關研究報告,也沒有給予妥適的照顧,經常發生飼養水族因環境不適、疏於管理照顧、疾病感染等因素而死亡的情形,明顯違背原先申請時的目的以及相關保證。而研究更發現圈養對某些大型魚類如鯨鯊等的生存是極其不適當(甚至是種折磨)的。國外動物保育團體對此也呼籲過,要求台灣重視生物的生存權,建議可以透過科技,幫助參觀民眾更了解鯨鯊在自然界中的真實面貌、習性、迴游方式、牠們的生存危機,不要只靠活體展示。

遺憾的是,面對上述缺失與質疑,相關機關始終消極以對,未主動邀請學者、專家、業者共同檢討修正,讓錯誤政策持續下去,既浪費民脂民膏,也給海洋保育做了最不良的示範。台灣要從事海洋魚類保育正確的作法應該依循國際保育趨勢,以劃設海洋保護區來代替陸上圈養保育方式,畢竟棲地保護可以讓整個生態系獲得保存,生物資源才能生生不息地被永續利用,明顯優於傳統物種保育。

以台灣彈丸之地究竟能容納多大規模以及多少數量的海洋生物保護區,才能對資源做最有效利用,政府應該重新規畫、評估並找出最適的經營模式,才能兼具營利、教育、休閒等功能。別再盲目擴充海生館,最後落得海洋動物墳場的罵名。

出處:中時電子報 時論
原文網址: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1007000460-260109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