餵食的法律與道德

作者: 
台灣動物之聲 Jocelyn
資訊分類: 

上個月,在新北市三重有發生動保人士與公權力衝突的情形。據了解,是因為有當地居民向里長抱怨流浪貓造成環境問題,請里長想辦法,里長便通報新北市動物保護防疫處,商借誘捕籠。但當地有長期餵食的愛心人士,已經自費幫當地的貓進行絕育手術,平時也會注意流浪動物的清潔問題,所以不解為何還要把這些貓抓走。兩方各有立場之下造成衝突,甚至因毀損貓誘捕籠而進了警察局,據該里里長辦公室表示與對方暫時達成和解。

餵食者的立場

在流浪動物的問題中,我們會談零安樂死、以認養代替購買、TNVR等等,這些都是站在保護生命的立場去看,希望這些小動物們可以在這個廣大的世界中找到生存的空間。但是,即使立意良善,不同的作法可能會導致不同的後果。在法律或者道德層面上,有時會令餵食流浪動物者一愣:「我是保護生命的愛心人士,為什麼這個國家或社會把我當壞人?」這時應對的心態很重要,如果你願意積極面對群眾、面對國家來溝通或調整作法,相信可以找出一個折衷的辦法;但如果你放棄溝通,將自己與流浪動物們封閉起來,那麼隔閡只會造成更多的誤會。不要忘記,狗、貓不會說話,固定的餵食者幾乎就是這些流浪動物對人類的代表人,反過來說,社會大眾可能因為餵食者的態度,對流浪動物有不同的待遇。

餵食的法律

在法律上,餵食最常遇到的就是環保問題。依據廢棄物清理法,27條的污染環境行為可以依50條處一千二百元至六千元罰鍰。但是這是規範餵食行為,也就是你帶來的乾糧、罐頭,放在地上後會不會造成環境污染的問題。這個問題很容易解決,垃圾不落地本來就是公民應負的責任,因此只要注意在貓、狗食用過後,把食物殘渣打掃乾淨就可以了。如果不同個體的進食時間不同,也可以在早上大家上班上學之前進行打掃,避免造成當地居民的困擾。

餵食的道德

但在道德上,餵食者跟地方居民的衝突就不僅僅是餵食行為了。即使是在餵食後將環境清理乾淨,某部分地方居民仍然認為野貓、野狗造成的環境問題都要餵食者來負責。誠然,短時間來看,犬貓聚集於此地的原因可能是餵食;如果從長遠來看,可以說今天會有流浪動物的問題,是人類造成的。犬、貓這類的同伴動物是經人為培育而有親近人類的特性,牠們才會與我們的社群靠得這麼近。目前被稱為問題的流浪動物數量,也是因為人類蓄意培育寵物,增加物種的數量,甚至在飼養之後因細故便棄養,才會有今日的問題。即使是一位從未飼養犬貓、愛撫犬貓甚至誇獎犬貓可愛的人,也不得不受自己身為人類的身份束縛,以宏觀的角度來說,你是個人,你是一個使同伴動物有今日境遇的物種,就如同過往戰爭中侵略國國民的原罪一般。這樣的概念,雖然無法用三言兩語讓人接受,但假以時日,以耐心溝通,相信這是讓大眾漸漸接受流浪動物環境成本的論述之一。

有效改善措施

當然,我們並非要犧牲生活品質來成就些什麼,而是有些事情值得我們付出讓他變得更好。舉例而言,志願餵食者可以以體制的方式進行,穿著志工背心排班餵食,除了能讓大眾知道這是一個有體制、負責的團隊,也能讓志願餵食者不那麼辛勞。在清潔問題上,其實在外流浪的犬貓大多不會留下本身味道讓人追蹤,只是因為都市少有閒置砂地、草地讓貓狗隱藏排泄物,所以如果在社區設置兩三個砂坑、草地,便能讓貓咪狗兒好好埋藏自己的排泄物,而絕育手術也可以有效降低佔地盤留下氣味的行為。當然在排泄的規矩上,也要仰賴志工的教導與輔助。因此,愛護動物與舒適宜居的環境絕對是可以並存的。如果主政者能夠將各方立場都納入考量來規劃,相信也不致於今日這種局面了。

實例

        我們以台北市街貓友善照護計畫來說,從2006年至今,推行里數已逾百,現今我們走在台北市巷弄中,偶而在轉角瞥到的一抹毛尾巴,或直接大落落躺在高台曬太陽的,就是這個計畫的受惠者。在里長與動保志工的努力之下,里民們也能接受這些出現在身邊的小傢伙。相信在這個實例的先行下,可以進而推廣至其他的城市。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