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學生如何看待生命談動物權/學生心得分享

資訊分類: 
從學生如何看待生命談動物權
~學習孩子的道德勇氣 重拾感同身受的能力~

文/台灣大學動物權利發展社 鄒敏惠

很意外也很感謝關懷生命協會和景興國中兩位老師的邀請,讓我們動權社的同學有機會到國中分享動物表演和動物權的議題。其實這是我們第二次到學校班級裡宣導動物權的相關概念,和第一次的差別只在於這次是去國中而不是國小,但跟小朋友見面前的心情還是一樣既緊張又興奮。景興國中的兩位老師不僅非常親切,對動物更有一份發自內心的關懷。還記得下課的時候有一位老師想知道更多美麗諾羊毛的細節而特別來詢問,為人師表的心胸和對知識的渴求令我們印象深刻,讓我覺得如果老師這麼有心,未來台灣的生命教育一定很有希望。

你如何看待「生命」?

整理投影片的時候我在想:

「要怎麼讓一個可能對動物根本不了解的國中生開始思考動物的處境呢?」

於是在進入正題前我先請同學想想自己對於「生命」,不管是自己的還是朋友家人的生命,有什麼樣的感覺,然後想出三個形容詞來形容它。從各式各樣的回答中可以一窺現在國中生的生命觀:有人說他覺得生命是「重要的、珍貴的、獨特的」;也有人用生物學的觀點回答,生命是「有呼吸的、會生病的、會死亡的」;還有人說生命是「不太快樂的」;我則是依照動物權利的立場,提出英國哲學家邊沁的想法:生命是「能感受痛苦的」。藉由思考這個問題,多數同學發現其實生命並不只限於人類或寵物,其他的非人類動物同樣也是生命。此時大家漸漸進入狀況,觀看本土動物表演的影片時也聚精會神的欣賞,雖然播放到小豬游泳的時候偶爾會聽到一兩聲「哈哈!」或是「好可愛!」,但隨著動物刻板行為的出現,同學們的表情漸漸轉為嚴肅,我相信他們已經開始思考一些問題了。

我們這次總共去了十八個班宣導,每個班的風格和反應都不太一樣,有的班級很活潑;有的班級比較沉默。國一的學生大概是還沒到叛逆的巔峰期,大致上都很配合,可以感受到他們尊重我們的態度,但有時候也會遇到喜歡唱反調的同學說:「我不僅想去看動物表演,還想住在籠子裡!」;同時也會遇到同學分享自己看動物表演的經驗,例如有個同學說:「我去加拿大的動物園看北極熊的時候,覺得裡面的北極熊很不快樂」。

課堂最後我問同學們:「你覺得用多少錢就可以把你的生命買走?路邊賣的小雞小鴨一隻只值十塊錢,那你的生命值多少錢?」問到這裡,幾乎所有同學都回答不出來,少數幾個唱反調的學生也沉默了。

動物權的觀念源自孩子感同身受的能力
台大動權社的「動物權大富翁」,讓同學邊玩邊思考

其實動物權對於小朋友來說很簡單,因為推己及人、感同身受的能力在我們小的時候就已經具備了,只是在一個不把動物當生命的現代化城市長大的小孩,他們缺乏一個管道,缺少和大自然、和生命最直接的連結,這個連結斷了之後,人們理所當然的把動物當作物品,作為滿足自己感官刺激的工具,於是乎動物權反而變成了一種顛覆傳統、與體制相違背的概念我們所做的,就是希望動物權不只可以是艱深的哲學思想,也可以是一個簡單的惻隱之心;在兒童、青少年的階段,讓更多同學在心裡為動物留有一席之地,這才是教育真正的多元化;也讓更多同學有勇氣選擇心裡那個比較真誠、無私的聲音,這才是真正勇敢的表現。

在每次行動中學習成長 莫忘動保初衷

這次的國中宣導也讓我自己學到很多。從一開始的怎麼敎,到真正上了台要講出流暢的內容,到回答問題的臨場反應,每個階段我都在學習,不只是讓自己重新思考動物權、重新回憶加入動權社的初衷,在傳達一個觀念的同時,我也又一次的把這個觀念內化、學習了一遍,再加上看到很多小朋友認真的眼神,這次的國中宣導行動不只是動權社的同學,我相信景興國中十八個班的小朋友也同樣是收穫滿滿。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