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動物福利 ──不只廣設安全網 更應加強民眾教育

作者: 
呂苡榕
資訊分類: 

過去大部分的送養中途之家或愛心媽媽都是送出送養訊息,一旦有人詢問,只要雙方認定,便將動物交到對方手中,由於許多中途之家或愛心媽媽家裡有太多流浪動物,因此一旦送出實在很難有效做後續追蹤,加上送養並無法律約束力,認養人基本上無須對送養者負責,許多動物送出後是否得到妥善照顧,只能憑運氣。

 認養定契約  保障動物好生活

 從事送養中途10多年的莊小姐說,他每次看到建國花市,看到許多愛心媽媽將貓狗送養卻沒有簽訂任何協議就感到很擔心,不知道後續有沒有辦法追蹤貓狗狀況。莊小姐與幾位送養人,在送養之前都會先簽訂「認養協定書」,並且在送養後以電訪或家訪方式確定動物的適應狀況。

 目前莊小姐家中有30多隻貓,因為遭遇送養後貓咪送虐待致死事件,莊小姐一度不敢將貓咪送養出去,她說,「我沒辦法相信人,整天擔心他到底是不是好人,擔心動物過的好不好。」

 由於台灣在動物福利的觀念上仍不夠進步,因此送養等後續監督都得靠民間自行努力,「但很多愛心媽媽手上動物真的太多了,送出一隻算一隻,很難要他們進行確認和追蹤。」

 曾經發生過的台大博士生虐貓事件,因為她認養的貓咪,大多是從經驗不夠豐富的送養人手中獲得,案子被發現後,經過網友、台大懷生社和許多愛心媽媽合力追查,才發現他早已領養過相當多隻貓,是個不合格的認養人。在民眾對待動物的觀念尚未成熟前,如果有一套完整的送養後的監督機制,或許能夠避免悲劇再度發生。

 民間出力  為動物謀福利

 不過也並非所有的流浪動物都適合送養,莊小姐說,當他們發現流浪動物後,會先帶往醫院進行初步檢查、打預防針,由醫生判定是否適合飼養,如果適合則會帶回家中暫時隔離,確認無傳染疾病後開始幫忙尋找送養人;假如不適合,則會結紮後放回原地。

 莊小姐說,許多愛心媽媽幫政府做了很多事,他們幫忙宣導「以飼料代替廚餘餵食」,避免造成環境髒亂,也幫忙進行TNR(誘捕Trap、絕育Neuter、回置ReturnTNR),但是地方政府對於流浪動物保護的概念不足,遇上已進行過TNR的貓狗依然照樣捕捉,加上流浪動物捕捉是論件計酬,導致清潔隊員為了業績拚命捕捉。「政府只一味將流浪動物安樂死,我實在不知道這是不是好事」莊小姐無奈得說。

 民眾蒐證  提供檢調查案

 政府對待流浪動物的態度過於消極,讓許多動保團體痛批,政府應該實施源頭管制,禁止或管制動物買賣行為,而不是只是抓動物,遇到受虐事件還得民眾提供各種證據才願意辦理。

 目前因貓咪受虐致死案件,以證人身分出庭的莊小姐說,當初他們得要自己找醫生驗屍、請醫生當證人上法庭,有足夠的證據檢察官才願意起訴,因為他們不想擔心被控誣告。台大懷生社林同學也指出,當時的博士生虐貓案,也是大家先收集證據後,再向警方報案。「不過警察大部分時候都認為,只是貓狗而已不然你們是要怎樣。」林同學無奈得說。

 由於動物虐待事件隱蔽性極高,外人很難知道,因此一般民眾聽到貓狗哀叫或哭泣後通報,動保單位或警察局比較少馬上介入,台北市動保處處長嚴一峰表示,動物叫聲分很多種可能,聽到叫聲就要動保處進去民眾家中盤查比較困難,最好還是握有確切證據後再通報,比較可行。

 只是當民眾已握有確切的虐待、毆打或血跡證據時,事情通常也已經很嚴重了。

 不只動物警察  更應改善民眾觀念

 林同學回憶當時動保團體的代表與動保處的人打算進入台大校園時,卻遭校警驅離,因為動保員本身並不具有「司法警察權」,為了解決這部份帶來的困擾,台北市動保處率先成立「動物保護警察」,期待未來在救援上能夠減少阻力。

 嚴一峰表示,他們也和家暴防制單位合作,一旦遇上家暴案件也同樣通報給動保單位,因為他們擔心施暴者可能遷怒到動物身上,另外動保處也正在討論是否成立鑑識機制,確認動物受傷或死亡原因。

 台北市帶頭完善動物保護機制,不少民眾也期待這些制度能為動物帶來真正的福利,不過動物保護機制是後端安全網,讓動物在遭受傷害時有所依靠,真正要解決的「源頭管制」、「動物教育」等部分,政府恐怕還需更加努力。

延伸閱讀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