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行政法院臺北疏縱畜犬違反廢棄物清理法之判決【裁判字號】 89,簡,31

作者: 
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八十九年度簡字第三一號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 裁判書 -- 行政類 【裁判字號】 89,簡,31 【裁判日期】 891027 【裁判案由】 廢棄物清理法 【裁判全文】 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                八十九年度簡字第三一號   原   告 甲 ○   被   告 臺北市政府環境保護局   代 表 人 沈世宏 右當事人間因廢棄物清理法事件,原告不服臺北市政府中華民國八十九年六月二十一 日府訴字第八九○四五○八八○○號訴願決定,提起行政訴訟。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告之訴駁回。 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事 實 緣被告所屬南港區捕犬隊執行流浪犬巡捕勤務,於民國(以下同)八十九年二月十一 日上午九時五十分許,在台北市○○○路○段十二巷內中研公園附近,發現原告畜養 之犬隻四處遊蕩,遂予捕獲,嗣經原告當場於捕獲犬隻畜主領回紀錄表具結領回犬隻 ;被告因認原告疏縱畜犬之行為,已違反廢棄物清理法之相關規定,遂以八十九年二 月十五日北市環南港罰字第X二六九五○一號處理違反廢棄物清理法案件舉發通知書 告發,並以八十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廢字第W六四○四八四號處理違反廢棄物清理法案 件處分書處以原告新台幣一千二百元之罰鍰。原告不服,提起訴願,遭駁回後,遂向 本院提起行政訴訟。茲摘敘兩造之訴辯意旨如左: 甲、原告起訴意旨略謂: 一、被告就原告之家犬未繫犬鏈,未加舉證,且被告於捕獲犬隻畜主領回紀錄表中亦 未對未繫犬鏈之事實有何具體描述,僅含糊填列疏縱畜犬。原告在捕獲犬隻畜主 領回紀錄表簽名之原意,係為當場領回家犬。被告以原告所無之罪名處罰原告, 且未加舉證,其處分之缺乏正當性,顯而易見。 二、原告飼養之家犬依規定植有晶片,且平常繫有頸圈、犬鏈,外觀上容易辨識係家 犬,捕犬隊捨流浪犬,而濫捕家犬,不但使家犬受害,且增加社會成本。 三、捕犬乃一瞬間之事,若尚可預見阻止,恐無何犬隻會被捕獲。被告及訴願機關以 單純捕獲犬隻即論斷原告未在現場,家犬未繫犬鏈,實令人匪夷所思。 四、為此,請撤銷訴願決定、原處分。 乙、被告答辯意旨略謂: 一、本件依捕犬執勤人員說明,犬隻於捕捉當時圍觀路人極多,該犬隻於捕捉時反抗 性極烈,不易捕捉,倘原告在現場見被告捕犬人員圍捕其犬隻,應會立即喚回或 向前阻止,又犬隻被圍捕時受驚嚇,亦會跑到主人身邊,足見當時原告並不在圍 捕現場,原告疏縱畜犬之行為洵足認定,原告所辯其在場、其家犬繫有犬鏈及該 犬易與人親近乙節,核不足採。 二、捕獲犬隻畜主領回紀錄表備註欄中已註明:「一、依廢棄物清理法第十二條第十 一款、第二十三條第三款及本府七十八年四月三日府環五字第三一九四八三號公 告,疏縱畜犬為污染環境之行為,依法應予處罰。二、疏縱畜犬罰鍰標準:(一 )第一次處罰鍰新台幣壹仟貳佰元整。...」,原告簽名當時應可知悉其行為 已違反廢棄物清理法相關法令規定。又被告執勤人員亦當場告知原告其行為已違 法,原告當時並無異議且簽名。原告既為犬隻之飼主,即應負管理犬隻之責任, 犬隻既遭捕獲,且捕獲當時未帶狗牌、未繫犬鏈,被告執勤人員將其視為棄犬予 以捕捉,並依規定處理,自屬有據。本件違規事實明確,從而,被告依規定對原 告處以新台幣一千二百元之罰鍰,並無不合,原處分請予維持。 三、綜上所陳,原告之訴並無理由,請駁回原告之訴。   理 由 一、按「在指定清除地區內嚴禁有左列行為:...十一 其他經主管機關公告之污 染環境行為。」、「有左列情形之一者,處四百元以上一千五百元以下罰緩。經 通知限期改善,仍未遵行者,按日連續處罰...三 違反第十二條各款規定者 。」,廢棄物清理法第十二條第十一款、第二十三條第三款分別定有明文。又按 「違反本法及本細則之規定者,處罰其所有人、管理人或使用人。其為法人者, 處罰其法人。」,廢棄物清理法臺北市施行細則第五十二條第一項亦有明文。再 按「攜帶畜犬外出者,應繫以犬鏈,必要時並應戴口罩﹔未繫犬鏈者,視同棄犬 捕捉並處理之。」,臺北市畜犬管理辦法第十四條第一項亦有規定。另臺北市政 府七十八年四月三日府環三字第三一九四八三號公告:「主旨:公告疏縱畜犬為 污染環境之行為,依法應予處罰。依據:一、廢棄物清理法第十二條第十一款及 第二十三條第三款。二、行政院環境保護署七十八年三月十三日環署毒字第○四 ○七五號函。」 二、查本件被告所屬南港區捕犬隊執行流浪犬巡捕勤務,於八十九年二月十一日上午 九時五十分許,在台北市○○○路○段十二巷內中研公園附近,捕獲原告畜養之 黃色大型柴犬,嗣經原告當場於捕獲犬隻畜主領回紀錄表具結領回犬隻之事實, 有被告捕犬小組工作日報表、被告所屬南港區捕獲犬隻畜主領回紀錄表等影本附 於訴願卷可稽,原告就此亦不爭執,自堪信為真實。 三、原告主張:其飼養之家犬依規定植有晶片,且平常繫有頸圈、犬鏈,外觀上容易 辨識係家犬,捕犬隊捨流浪犬,而濫捕家犬,且妄言原告未在現場,家犬未繫犬 鏈,未加舉證云云;被告辯稱:依捕犬執勤人員說明,捕捉犬隻時,圍觀路人極 多,原告之犬隻於捕捉時反抗性極烈,不易捕捉,倘原告在現場見被告捕犬人員 圍捕其犬隻,應會立即喚回或向前阻止,又犬隻被圍捕時受驚嚇,亦會跑到主人 身邊,足見當時原告並不在圍捕現場,原告所辯其在場、其家犬繫有犬鏈及該犬 易與人親近乙節,核不足採等語。本院依常情以觀,茍如原告飼養之柴犬繫有犬 鏈,由原告在現場牽著,被告之捕犬隊怎會捕獲該犬隻?必是原告不在現場,所 飼養之柴犬四處遊蕩,縱如原告主張,繫有頸圈,惟捕犬人員不知其是否為人棄 養之犬隻,職責所在,當予以捕捉,以維環境衛生,原告既未就其主張有利於己 之事實即其所飼養之柴犬繫有頸圈、犬鏈,其在現場牽著等情,善盡舉證責任, 自難採信。是原告違規之事證明確,被告依首揭規定處以原告法定最低額之罰鍰 即新台幣一千二百元,於法並無不合,訴願決定予以維持,亦無違誤,原告猶執 前詞,聲明撤銷,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本件原告之訴為無理由,爰依行政訴訟法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一百九十五 條第一項後段、第九十八條第三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九   年   十   月   二十六  日     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 法 官 吳慧娟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本件以訴訟事件所涉及之法律見解具有原則性者為限,始得於本判決送達後二十日 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並表明上訴理由,如已於本判決宣示後送達前提起上訴者,應 於判決送達後二十日內補具上訴理由(均按他造人數附繕本),且經最高行政法院 許可後方得上訴。 中  華  民  國  八十九   年  十   月   二十六  日                  書記官 葉冠伸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