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生之罰-鯨鯊篇

作者: 
Chen
法令分類: 

今年12月初,宜蘭五結鄉有位信徒「別出心裁」,在廟會的建醮儀式上,以各類「鯊魚」為供品,報載將近有七十尾一字排開,盛大空前的場面,觀者莫不嘖嘖稱奇[註1]。同時,難免令人尋思,若是其中某些已因人類的貿易行為,導致瀕臨絕種鯊魚物種,仍執意敬獻給神明之舉,在宗教與法律層面,應是何種後果?

滅種之恨-神通不敵業力…

    由於我國道教信仰深受佛教影響,有則佛陀與水產動物有關的故事,提供了來自宗教因果論的觀點。據說,佛陀釋迦牟尼幼時成長的村裡,其居住於河畔的族人,都愛以溪裡的水產動物為食,便通通撈捕殆盡,而河裡率領著魚鱉蝦蟹們的魚王,恰巧是最後一尾被吃下肚的,含恨而終的魚王,便要這些人血債血償。

    果不其然,魚王轉世後,成為統領印度某國的瑠璃大王,大動干戈,兵臨城下非要殺光釋迦牟尼佛的同族們不可。佛陀知有此因果業報,已擋過琉璃大王數回,化解不開當年魚王及其子民們,被全族滅種的怨念。曾為漁夫,人稱神通第一的佛陀弟子-摩訶目犍連尊者[註2],於心不忍,便飛身入城,用咒語將五百個人放進托缽內,救出城門外。詎料,甫離城打開托缽,竟悉數皆化為血水。

    目犍連尊者方才了悟,佛陀所言:「神通不敵業力。」[註3]原本佛教教義對一切生命即同等珍視之,不只是好生之德而已,提倡茹素齋戒,便是在避免為了口欲,犯下殺生之罪。而「滅種」更是極大的罪過,此惡因累積的共業之深,縱然是神通廣大如佛陀與目犍連尊者,也都無力可回天。易言之,滅種者,恆被滅種之!

刑法之罰-雷聲大雨點小?

    為保育水產資源,上百種的鯊魚物種中[註4],我國僅有「鯨鯊」,被肯認其受貿易威脅而瀕臨絕種,依法以漁業法公告,在歷經「通報捕撈數量」、「限額捕撈」後,全面禁止「捕撈、販賣、持有」,違反者將處以刑事處罰,「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15萬元以下罰金」[註5]

    涉及鯨鯊之司法判決,至今共有13筆[註6],其中僅有一筆係違反懲治走私條例第2條[註7](【裁判字號】95,訴,3049),其餘均違反漁業法第60條第2項(即違反主管機關依第44條第1款、第2款所為之公告事項者。)根據漁業署自民國93年公告「漁業人或漁業從業人於漁撈作業中捕獲鯨鯊後,必須整尾攜回,不得肢解、持分,以利漁貨統計。」到民國96年公告禁止「捕撈、販賣、持有」鯨鯊為止,法院量刑以罰金或得易科罰金之拘役與有期徒刑為主,某些案例法院予以緩刑。

    因違反漁業法鯨鯊保育公告一審刑事判決中[註8](扣除基隆上訴二審一件,共11件),依年度來看,從民國(以下略)93年起4件,94年有2件,95年至今年均有一件(除99年0件);而受訴法院分布,以基隆與新竹均有3件最多,其餘澎湖、高雄、臺東、宜蘭、屏東各地方法院均有一件。截至目前,被法院宣告刑罰者,共計36人,其中處以罰金有6人、拘役10人、有期徒刑20人;(處以拘役與有期徒刑) 如易科罰金30人, 其中予以緩刑有5人(另有不服一審簡易判決上訴後,基隆地院均予5人緩刑[註9]),緩刑並向國庫付款1人[註10]

    以上判決結果,可說是雷聲大雨點小,雖有看似極嚴厲「拘役、或有期徒刑」之刑事處罰,但法院審酌量刑時,似乎多認為以罰金、或易科罰金短期刑[註11],即足以達到威嚇與教化之刑罰目的,甚至於當被告「辯稱不知所撈獲者為鯨鯊[註12]」,仍予以緩刑,雖說「罪疑惟輕」,仍不免感慨於行政機關依據立法授權,同高舉起以刑法保育鯨鯊之大纛,卻被司法單位輕輕放下了。

執法之偏-罰捕不罰其他?

    審閱歷年鯨鯊刑事判決,一個頗為蹊蹺的事實是:被告淨是漁夫或船工,即捕撈鯨鯊者,為唯一之受罰主體。縱使農委會之公告,不僅禁止「捕撈」,「販賣鯨鯊肉及其產製品」、「持有鯨鯊肉」二者亦明文禁止之,卻未見任何漁獲買賣商、南北貨商或飯店餐廳、甚至是個人消費者,列為鯨鯊刑事被告,若說各地地檢署檢察官,對此一律未起訴,未免太過巧合。

    再深入推敲原委,應歸因於執法機關資源分配不彰。畢竟至今所查緝到鯨鯊,多是來自捕撈者船上漁獲物,至於其他可能與鯨鯊有關之行銷管道,似乎力有未逮[註13]。況且,參考早期被告之犯罪所得(新台幣2,469~31,755元)[註14],與鯨鯊肉及其產製品(例如鯨鯊製成牛皮天九翅)買賣商交易對價相比較,必然是通路商獲利遠高於撈捕者,艱苦的討海人為了謀生,貪圖蠅頭小利,甘蹈法網,案底纏身,真是得不償失。

    為確使保育鯨鯊之公告,「販賣鯨鯊肉及其產製品」、「持有鯨鯊肉」不致產生選擇性執法疑慮,特別針對撈捕者[註15],執法機關實應加強於取締市面各種通路之鯊魚醃、魚翅等鯊魚產品,是否來自於鯨鯊,否則鯨鯊及其產製品交易,仍舊流竄於次級市場,而保育鯨鯊之刑法,反倒成為助長鯨鯊其產製品黑市價格,居高不下的幫兇。

  鯨鯊以外,尚有其他因貿易威脅瀕臨絕種之鯊魚[註16],亦需循此法制程序加以保育,或許漁業法第44條第1、2項之授權明確性容有討論餘地(內容詳見[註7] ),確實捕撈水產動植物是正常之水產事業的經濟活動,難免短期「法令滋彰,盜賊多有」,惟此已屬刑罰的極限,並不可作為立法授權不足,與行政效能不彰的藉口,拖延或暫緩相關保育法制,而不圖建構出明確之公告[註17],以補足限制或禁止之目的、內容與範圍等可認識性。再遲疑,將鑄成連佛陀也無可挽回之滅種罪過啊!

鯊魚系列文章請連結

鯊魚們,候位有差囉! http://www.lca.org.tw/law/article/3553

鯊-很-大!誰說的?(上)http://www.lca.org.tw/law/article/3203

鯊-很-大!誰說的?(中)http://www.lca.org.tw/law/article/3239

鯊-很-大!誰說的?(下)http://www.lca.org.tw/law/article/3240 

 

附註說明如下:

[2]摩訶目犍連尊者死於被亂石打成肉醬,以身殉道。據傳尊者未用神通護體,就是有感於神通不敵業力,以肉身了卻過去當漁夫積欠殺生的業障。請連結:http://www.hongshi.org.tw/writings.aspx?code=DA07E7D31ABB522425B35BCB459FF517操弄法術,邪不勝正——法術不敵神通,神通不敵業力,業力不敵願力 http://www.fgs.org.tw/master/masterA/books/biography/disciple/02.htm殉教第一人。

[4]最新鯊魚物種資訊請連結:http://www.lca.org.tw/law/article/3240註10。

[5]歷年保育鯨鯊法制流程,請連結:http://www.lca.org.tw/law/article/3203附表一。

[6]歷年保育鯨鯊刑事判決表,請參見本文附表一。

[7]此條文第1、3項,依據大法官釋字第680號(民國99 年07 月30 日),其所為授權之目的、內容及範圍尚欠明確,有違授權明確性及刑罰明確性原則,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至遲於屆滿二年時,失其效力。本號解釋係關於以法規命令填補空白刑法之空白要件的合憲性問題,其中大法官黃茂榮及葉百修之協同意見書內,提及「公告與處罰要件之可認識性」,所謂「空白刑法最後都必須藉助於行政命令完全其構成要件。由於用來填補空白刑法之構成要件的行政命令其作成方式不一,所以受該空白刑罰規範者是否能容易接近該信息,認識規範之構成要件的內容,特別重要。」並提出依據漁業法第44條第1、2項授權之農漁字第951323023 號(95.12.29.)以及農授漁字第0961322118 號(96.09.05.)二則公告「…可見其內容,含魚的種類、大小、數量或根本是否容許捕撈,都尚待於行政命令中界定。授權明確性原則在此所要求者,是否含應明白規定:相關水產所以限制或禁止捕撈之目的,及其種類、大小、數量,或認為這些可容由行政命令填補。由是可見,關於授權明確性之實踐有其一定程度之迴旋餘地,寬嚴之間影響法的安定性。…顯示授權明確性寬嚴拿捏之不易,以及規定內容之可認識性的重要」,故質疑母法之授權是否已符合明確性原則,認為「規定之內容,就其禁止之行為類型,固已明白界定關於水產動植物之採捕或處理、販賣或持有,以及漁具、漁法之限制或禁止。然鑑於捕撈水產動植物一般而言,本是正常之水產事業的經濟活動,所以,由母法該限制或禁止規定,是否已能認識限制或禁止之目的、內容與範圍仍有討論餘地。」全文請連結:高雄走私鯨鯊刑事判決【裁判字號】 95,訴,3049 附檔第23~34頁http://www.lca.org.tw/law/book/3259附赴 附檔;與漁業法及鯨鯊有關之內容參見28、31、32頁。。

[8]歷年保育鯨鯊一審刑事判決個別分析表,請參見本文附表二。

[9]參見基隆違反漁業法公告採捕鯨鯊刑事判決【裁判字號】93,簡上,76請連結:http://www.lca.org.tw/law/book/3252

[10]參見屏東違反漁業法公告採捕鯨鯊刑事判決【裁判字號】101,簡,193請連結:http://www.lca.org.tw/law/book/3262

[11]罰金的區間約在新台幣3~6萬之間,很可能漁工多窮困到只能易服勞役的情況;易科罰金之拘役、有期徒刑,短則30日,最長則為伍個月,換算為新台幣約在2.7萬~13.5萬元,與撈捕販售後之獲利相較確實不成比例,況且民國96年實施通報獎勵(中華民國95年12月29日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農漁字第0951323023號公告)每尾新台幣3~174萬元,詳見漁業署http://www.fa.gov.tw/cht/LawsRuleFisheries/content.aspx?id=86&chk=07821189-BA1A-482F-A0B5-760525180BC0&param;民國97年獎勵鯨鯊標識放流措施(中華民國97年1月9日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農授漁字第0971320036號公告)每尾新臺幣3萬元,詳見漁業署http://www.fa.gov.tw/cht/LawsRuleFisheries/content.aspx?id=67&chk=D6F9F7CA-B256-4C64-93B3-3FE489BC0364&param=。

[12]參見宜蘭違反漁業法公告採捕鯨鯊刑事判決【裁判字號】98,易,343http://www.lca.org.tw/law/book/3249

[13]農委會漁業署曾以DNA 檢測市售魚翅,僅針對主要生產地(蘇澳、成功、東港)及消費地市場(台北、高雄)所販售魚翅之鯊魚種類,請連結:http://www.fa.gov.tw/cht/NewsPaper/content.aspx?id=875&chk=917EF8D8-1404-4466-8B32-AD8839FD2423&param= 

[14]農委會尚未公告禁止販賣鯨鯊之前,由被告自行出售或法院拍賣,實與保育鯨鯊立法意旨相悖,過去保育鯨鯊刑事判決犯罪所得,請參見本文附表三。

[15]就如同過往性犯罪「罰娼不罰嫖」(目前性工作已合法化,詳見 詳見大法官釋字第666號),性工作者竟成為犯罪主體,至為不公。

[16]急需保育鯊魚物種,例如大白鯊、姥鯊等,請詳見http://www.lca.org.tw/law/article/3239以及http://www.lca.org.tw/law/article/3240

[17]引用國際學術研究報告數據,即可明確得知是否為瀕臨絕種之鯊魚,佐以國外市場價格(繪出供給需求的價格線)即知是否深受人類貿易活動威脅,充分 認識以法規範禁止之目的與必要性。

 

Tag: 
Tag: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