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動物實驗替代教學意義與教具介紹:課程報導(2014教師營2014.05.28)

作者: 
陳品旻(關懷生命協會專員)
  目前,動物保護法基於建立尊重生命態度與落實動物福利精神,已規定高級中等以下學校不得進行足以使動物受傷害或死亡之教學訓練。如何發展校園動物實驗替代與減量教學?如何在科學訓練與動物保護間取得平衡?繼去年11月舉辦教師研習「實驗動物篇:國內外替代教學分享」,今年進一步在中研院舉辦 :觀摩動物實驗替代教學教具研習。
 
  秦咸靜博士延續去年講題,先介紹生活中有哪些產品是有經過動物實驗的,以及實驗動物對人類的貢獻(詳情點閱)。接著秦博士進一步與大家分享,為什麼教育中應該要給學童正確的生命科學實驗觀念。
 
在國家實驗動物中心的科普活動中,學生和小朋友最常問的問題是:
1、 我們學校為什麼沒有解剖青蛙?今天可以解剖嗎?
2、 今天會看到活的小老鼠嗎?
3、 做完實驗的動物都到哪裡去了?
 
而家長和一般大眾對實驗室最常有的想法則是:
1、 實驗動物場所都充滿疾病及病原、排放有毒的水及很臭的廢氣。
2、 科學家都在進行及其殘忍的動物實驗。
 
  這些同樣的問題,小學生問、中學生問、高中生還在問,這表示學校其實沒有給他這些問題的答案,所以這些東西他就只能自己去理解、臆測。而大人或民眾們不再發問的原因也不是因為問題獲得解答,而是因為已經建立了錯誤的刻板觀念,這並不是一個好的循環。在美國飼養動物前會先由老師和小朋友溝通產出一個飼養計畫,例如:在這個過程中誰要照顧、和媽媽之間怎麼分工等,藉由這樣的討論,建立孩子尊重動物、對生命負責任的態度。而在台灣的教育中,這個部份是缺失的。
    
  對這樣的情形,秦博士在課程的最後有感而發,分享一件往事:曾經看過一位知名高中學生所提出的心得報告,描述她跟著中研院某位教授做動物實驗的紀錄。她在動物實驗的方法裡面形容:如果要抓一隻大鼠來打針,他們就教我說,為了要讓這隻大鼠不要動,我要把他搖一搖,讓牠暈一點,暈一點之後我再打針。
 
  秦博士看到這樣詳實的紀錄後覺得很難過,因為這不但表示這位學生學到了一個完全錯誤的動物實驗的方法,而且也表示這位學生完全不知道這樣的方法是錯的,否則他不會如此直白的寫在正式的報告中。而這篇文章還得了獎。
 
  秦博士說,這個事件中應該要反省的地方是,當我們提早讓這些國高中生來參與這樣複雜的動物實驗的時候,我們的相關生命教育到底跟上腳步了沒有?這些能提早來參與實驗計畫的學生,未來很可能都是頂尖的科學家,但他們從最開始就學到了錯誤的方法,而且這樣的錯誤方法很可能會根深蒂固,變成她觀念中的正確方法。這才是最糟糕的地方。
 
  最後,秦博士向在場的老師們期許,認為這種生命科學的教育養成中,最重要的是要確實的向學生傳達尊重生命的本質,而不是精密的實驗方法或深澳的科學知識,也不要因為好玩、方便或是快速,而造成更多這方面的誤解或誤會。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