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動物實驗替代教學意義與教具介紹:老師心得分享(2014教師營2014.05.28)

作者: 
鄭仲宏(永春國小老師)
 
  在國小課程範圍,動物相關實驗的教學僅占自然領域的一部分,且多半為觀察外型特徵、紀錄昆蟲生長史為主,極少操作性或侵入性的動物實驗。雖是如此,小朋友們對於生物課程仍是有許多的好奇、疑問與期待。因此每到生物相關課程,小朋友們總是眼神發光地提問永遠問不完的問題。
 
  只是國小學童對於生命教育及生命尊重的認知仍處於模糊的階段,對生命的觀察停留在有與無的概念,而沒有進一步體認到「生」的可貴與「死」的不可逆轉。因此常會看見小朋友在植物課程裡攀枝折木,摘花拔草的行為舉動,觀察葉形葉脈,最後會變成一盤盤「生菜沙拉」,在一系列昆蟲觀察與飼養課程之後,最後簡單紀錄一句「牠死了」、「牠掛了」、「牠GG了」、「牠不見了」,原因則是「不知道」、「忘記換葉子」、「忘記關籠子」這類的疏失。
 
     學校除了教學生認識與辨別動植物的差異,學習各種生物的分類,最重要的是教育學生認識生命,可惜這往往是最困難的教學,因為生命的抽象與不可捉摸,使得生命教育既是縱向的自然教學同時也包括了橫向各領域合作教學,只要稍有疏漏,生命教育可能就淪為空談,也因此從小學到大專,生命教育的學習始終在時時刻刻中不斷地進行與灌輸,但總是無法克竟全功。
 

 實驗動物的替代教具對於國小學童來說各有其利弊,對於觀察為主的國小自然實驗,除了可以減少對生物不必要的擾動,也可以藉此增加實驗的趣味性,甚至在學生由模擬到實物的過程,不僅降低實物操作的疏失,也加強了學習的效能。
     
 
  但是對於心智發展尚未完熟、生命價值觀念模糊的國小學童,替代教具的使用是否會提高學童尊重生命的同理心,還是會使學童產生生物也是一種物品的錯誤連結,結果不得而知。除了學生舊有認知產生的影響,教學相關的解釋與操作更是關鍵。不但需要加強解釋為何使用替代教具的緣由,面對替代教具,更需要以面對實物的相同心境操作,讓學生體認即使是替代教具的生物性實驗也是沒有重來的機會。
 
     在本次教具介紹中,人體模型的替代教具相當適合中小學生的替代示範。材料簡單,製作十分方便,不僅可以讓學生自己動手做,提高教學趣味性。同時也可以在製作過程中讓學生熟悉各器官的形狀、位置與相互關係。除了相對便宜、收納方便,同時也解決傳統模型數量有限、顧此失彼的資源不足困擾。在本次研習中,除了見識到許多類型的替代實驗,布偶的外型模擬、大鼠採血的擬真標本,生物心跳音檔結合音箱共震等,更讓我聯想到更多替代實驗的雛型,從生活可得的各式媒材到網路資訊的網頁遊戲,樣樣都可以成為 動物實驗替代教學。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