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為什麼要談動物權

作者: 
鮑家慶
專題分類: 
專題分類: 

在台灣談動物權,是打高空嗎?很多人認為台灣連人權都照顧不了,何必侈談動物權?但是人權不彰並不能從剝奪動物權的作法中得到改善;反而是動物權的提出,人權將更能獲得保障。

三種重要的觀念
  動物權、動物福利,以及生態保育、環保這些觀念常常被混為一談。這些概念雖然很接近,但仍有程度和基本立場上的不同。只是現在台灣一般人對這些理論分際的認識還很模糊。因為大部份人不但很少注意這些論題,對理論也不很感興趣。眾所周知,現在,人飼養的經濟動物甚至於寵物,生活條件普遍很差,通常只要動物得到很簡陋的待遇就已經很難得了。動物權的概念好像是奢侈一樣。對這些動物,政府只有面臨經濟制裁時才會有做些表面工作;而一般人則是在炒得比較熱的時候把動物當成憐憫的對象。或是基於民族主義的觀點,把動物問題當做是外國經濟抵制台灣的藉口。這和我們所要討論的動物權無關。

  很多人不明白推廣動物權有何用意。動物權的目的在於補足動物福利和生態保育的不足之處。這可從動物權基本觀念上和動物福利以及自然保育不同的地方看出。自然保育和動物福利基本上是盡可能維護人類利益的,而動物權觀念談的卻是雙方的平權。這些觀念都承認人類對周遭的動物並沒有絕對的權力,為了免於無謂的破壞,人需要約束自己的行為。

不同觀念的區分
  自然保育的目的是避免人類破壞生態平衡。因為濫用動植物資源,對自然沒好處,對人也沒好處。自然保育著眼於確保人類活動不至危及人類和生物的生存,原則上不考慮動物的感受。假使人能不濫用動物個體,自然保育的觀點就已經夠用了。但是在不影響生態平衡的範圍內,人也常常虐待動物個體。為了改善這種現象,於是產生了動物福利的思想。動物福利要求人提供經手動物適當的生活條件。即使是供利用的動物也要合理對待。一般人的愛護動物觀念大致上就是動物福利,而且只要不嚴重影響利益,利用動物的人通常也不排斥動物福利。因為善待動物可能增加產量,增加利益。

  只要不倒貼錢。人通常不反對動物福利。以養雞場為例:雖然養雞場的生活環境不比自然環境,但成本許可時,雞場主人仍然願意投資經費改善雞場的通風和食物,因為維護雞隻福利等於提高產量。然而這種動物福利是將本求利的,不能賺錢的就不重要。動物福利論者希望動物福利能與人類利益相契合,其他不易達到的部份再訴諸善心。然而這種理想有時不易達到,更不用說兼顧到不具經濟價值的動物。滿街跑的流浪狗不能替人謀得利益,難道就不值得好好對待嗎?動物福利的論點有其兼顧現實的好處,但這也是其缺點。

  動物福利的觀點並不能解決所有問題。動物福利不能及的地方通常就是動物權觀念處理的重點。動物權觀念直接說到動物之所以不能任意侵犯的理由:生命主體性。我們把自己的生命看得很重要,但是卻常常忽略其他的生命。這就是為什麼很多虐待動物的人不以為這是罪惡的原因。為了保障動物利益,也為了減少人類因無知所造成的損害,所以要推展動物權的觀念。法律上動物當然是沒有什麼權利的,因為就算動物有權利,動物也無法主張自已的動物權。動物權觀念的重點是讓人意識到動物的意志和主體性,進而停止對生命尊嚴的侵犯。

因為尊重人性,才提出動物權
  談到動物權時,很多人的第一個反應恐怕是:「什麼?人都不重要了,還管動物?」這種觀點恐怕是反對動物權最糟糕的理由。因為人權不彰不能從剝奪動物權的作法中得到改善。相反的,只有野蠻的社會才會對動物的苦難習而不察。理性的社會不需要靠虧待動物維持。就是因為尊重人性,我們才提出動物權。

  沒人知道台灣不當利用動物的情況有多嚴重,顯然不少。目前虐待動物的罰則不但很少,而且起的作用不大,大部份人也不清楚,更少見執行。很多人仍然認為動物是可以任意處置的,喜歡時喜歡,討厭時就任憑宰割。還有些人把身邊的寵物當成流行過後就可以丟掉的物件。更不要說經濟動物更悲慘的處境。施政不當常常造成產銷失調,每次價格滑落之後都可看到家禽業者大量撲殺過剩的雞鴨。野生動物同樣處境堪慮:原始棲息地遭受破壞不說,還要面臨人類的濫捕。種種不利的因素加在一起,台灣的動物不論飼養或野生,命運都不大好。在動物生存如此困難的情況下,談一點動物權其實不算是打高空,而是在惡劣環境下不得不作的反應。這些動物雖然不是人,但是人的生活仰仗到這些動物共同構成的生態環境以及經濟資源。即使是把動物當成剝削的對象,人也不應該如此的殺雞取卵。更不用說是像現在這樣毫無節制的濫用動物。

動物問題的光譜
  動物權的概念當然不如前面所寫的這樣簡單。動物權其實包括了很多不同的部份。以現在歐美的動物權團體而言,目前他們所反對的事項主要包括了動物實驗、大批飼養動物的工廠化農牧業、寵物及動物娛樂等。這些問題代表歐美現在較為嚴重的問題,和台灣現在的重點不同。但這並不是說我們在這幾項上做得好,而是台灣現在還有很多問題要解決。動物權的實踐有些比較溫和,也有些很激進。溫和論者可能因為尊重動物生存權的理由而拒絕肉食、激進論者主張人不能為自己的利益忽視動物的主體性,因此反對包括動物園在內的動物飼養。動物權的活動和思考追求等於是動物和人互得其利,和平共存。

  這些年來西方興起了另外一些比動物權更激進的思想:「動物解放」。主張者甚至到實驗室、農場去「解放動物」,或是攻擊虐待動物的人,被很多國家被為恐怖活動。各人對動物問題的認知不同,實施手段也不一樣。站在動物利益的觀點來看,從生態保育到極端的解放動物都有其價值,沒有那個思想能處理所有問題。百家爭鳴較能涵蓋各式各樣動物與人類問的問題。站在人的觀點來看,若干極端的作法也確實危害到人權。我們無意討論極端思想的道德層面,因為人有各自的立場。而且這些人的行為也不代表一般愛護動者的態度。建立本土的思考方法、做事態度以及過濾各種思想比討論這些問題重要。

不願做動物福利國的孤獨老么
  台灣的動物權運動才剛開始,事實上,台灣的動物福利和生態保育也一樣還在「嬰兒期」。野生動物保育法在兵臨城下之際完成修正,而動物保護法居然還留在農委會審議,甚至被行政院駁回,在各開發中國家相繼通過之時等待解凍,準備成為孤獨的老么。現在我們能做的只是不斷的提醒社會注意這切身相關的動物問題。越多人瞭解動物權,軌越能找出適合台灣杜會的方式。推展動物權不僅是替動物著想,同時也是改造台灣社會的一種方法。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