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連署活動的心情點滴

作者: 
本會義工
專題分類: 
專題分類: 

  由於一起發生在今年2月間的花蓮縣公立動物收容所「狗吃狗」事件,引發全台動物保護團體及社運團體的反彈,進而組成「搶救公立收容所流浪動物行動聯盟」,發動全台連署活動,目標為集結十萬民意,向政府提出嚴正抗議及具體修改現行流浪動物政策訴求。(詳情請參閱文末所附之「連署書」及上網查詢:http://www.tw-shelter.org)

  這次的行動可以說是台灣近四年來最大規模的動物保護運動,連署活動自三月初正式對外展開到5月12日止,已募集到了七萬五千餘筆支持者的連署簽名。許多參與街頭連署的義工及關心動物權益的朋友表示,對於這樣的成績,內心感到些微焦急,因為「十萬人」乍聽之下是一個龐大的數目,但是只要有五千個人,每人將這個訊息及保護動物的觀念傳達出去,找到20個人來連署就可以達到目標了,這個路途應該不是那麼遙遠才對。

  以協會在網際網路上所發行的「台灣動物之聲電子報」擁有5千多名訂戶,以及各個加盟團體的動員,在我們最初的規劃和想像裡,以為應該四月底即可完成十萬連署,但實際進行時程似乎不如我們所希望的那麼平順,尤其是在北中南幾個擁有保育場的加盟動保團體及個人,陸續受到當地防疫主管機關高度「關切」,為了上千隻狗狗未來的平安,只好取消在公開場合舉辦連署活動,對整個行動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舉例來說,世界聯合保護動物協會每個週末均在台北市建國假日花市舉辦認養活動,認養會場上的愛心媽媽和義工們,多年來不遺餘力地站在救援流浪動物的第一線,他們相當清楚政府政策方向錯誤所衍生的問題,以及社會大眾對貓狗等動物的普遍價值觀和認知,所以一個多月以來在認養會場上大聲疾呼。

  但台北市政府卻以「連署活動」不在該會申請設置攤位的經營項目中為由,強以公權力介入,要求該會不得對外進行連署,而就在數公尺之外的紅磚道上,違法寵物繁殖業者公然販賣一窩窩尚未斷奶的小貓小狗及其他來歷不明的動物。在「動物保護法」及「寵物業管理辦法」相繼公佈實施後的二、三年來,和執法單位合演的躲貓貓老把戲卻儼然默契越來越好,至今仍相安無事,與另一端遭棄養的流浪貓狗送養形成強烈對比。

  對於諸多這樣荒謬的現實景況,政府相關單位從不曾主動面對及研究對策解決,卻在民間抗議聲浪出現時,瞬間膨脹公權力,認真執法起來,真令人又好氣又好笑。對了,各位讀者也許還有人不知道台北市擁有一支號稱全台訓練最有素、人數最多的『動物保護檢查員』部隊。

  這二個多月期間,幾位長期關切動保議題的媒體記者和電視節目,都曾以不算小的篇幅報導流浪動物處境及政府相關政策失當等問題,每回也都能夠短暫地得到不少民眾的關切共鳴,然而台灣近幾年來天災人禍不斷,每天比「狗事」更勁爆的「人事」層出不窮,要爭取大眾傳播媒體空間持續替流浪動物發言實屬不易,幾個禮拜才曝光一次的動保新聞,怎麼可能像樂透彩一樣在短時間內就深植民心呢?

  訊息發送流傳管道有限,也是這次連署活動進行速度緩慢的原因之一。「發生這麼可怕的事情,我們怎麼沒看到新聞報導?到底是不是真的?」這是我們在街頭進行連署時,很常遇到的反應。作為一個弱勢團體,沒有源源不絕的資源可供運用,我們其實早有行萬里路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所幸許多朋友透過網際網路傳遞這項訊息,進入五月之後,連署的速度突然加快起來,十天之內就增加了近二萬人,讓我們相當振奮的是,許多在校生及學校社團自發性地在班級中和校園裡發動連署,並且有教師協助安排校內演講。

  不論是動物保護或是其他攸關生態、環保等議題的社會運動,一直以來最憂心的即是新世代的年輕人長期生活在填鴨式教育體制下,以及受到日趨複雜、崇拜物慾的社會潮流所影響,已逐漸喪失對這片土地的情感與尊重,不再與地球上的所有生命體一起脈動、呼吸,對於其他生命為人類的付出也感到理所當然,不懂珍惜,而許多老一輩人對於動物的認知又已根深蒂固難以改變,......唉!

  但是,這次大規模且密集地在街頭實際和民眾交流、對話,以及在網路上將我們所蒐集到的資料完整呈現,反倒讓我們有了不同的看法,多數的年輕學子其實仍保有很純真的赤子之心,只要用他們能理解的、能接受的方式讓他們瞭解事實真相,他們對新觀念的接受度是相當高的。每回看見一些臨時加入義工陣容的高中小女生小男生頂著大太陽,不厭其煩地為民眾一一解說,就覺得我們所希望的那個美好未來一定會來到。

  我們是多麼多麼衷心地期盼,「花蓮狗吃狗事件」是為人類奉獻無私忠誠的狗狗們,最後一次用最極端的方法犧牲自己來教育人類,請不要讓他們的血白流,不要讓他們承受的苦隨著時間流逝而被淡忘。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