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破煉獄.還牠一個庇護所

作者: 
搶救公立收容所流浪動物行動聯盟
專題分類: 
專題分類: 

  今年3月9日,「搶救公立收容所流浪犬行動聯盟」於全國北、中、南、東部各地,同步展開「衝破煉獄.還牠一個庇護所」聯署行動,許多趁假日逛街、攜家帶眷的民眾,看到展示的公立收容所實況海報及影片,紛紛停下腳步、挽起衣袖簽名支持,並且主動捐款、捐發票、索取聯署書;許多小朋友,雖然才剛學會寫字,卻也愛心不落於成人,歪歪斜斜地簽下自己的名字,希望公立收容所中的小狗狗們從此有個真正的家。

事情是這樣開始的……
  今年2月8日,在已經事前通知且防治所人員陪同下,動保人士「參觀」了花蓮流浪犬中途之家,呈現在他們眼前的,是宛若人間煉獄的悲慘景象....倒斃狗屍無人清理,食槽內無水、無飼料,兩隻骨瘦如材的狗因極度飢餓,顫抖著啃噬同伴屍體....

  面對動保人士之指責,防治所人員極為難堪,表示乃人力不足所致,命令現場工作人員立刻改善。然而,2月10日動保人士再度去至現場,大門深鎖、無管理人員、無糧、無水,有三隻狗屍正被啃食,另一間犬舍的狗擁擠不堪,狗大便遍地。情況毫無改善,動保人士再度警告防治所,要求立即改善。

  2月14日,公務人員收假前一天,動保人士又到收容所現場,看到收容所仍然緊閉、無人,飼料槽、水槽仍然空空如也。更令人髮指的是,發現一隻狗攤倒於地尚未斷氣,就被其他飢餓至極的狗啃咬,奄奄一息、無力地抬頭呻吟,其悲慘萬狀令目睹之人淚灑當場。

  在忍無可忍之下,動物社會研究會、關懷生命協會等動保團體乃檢具現場蒐證拍攝所得的照片及錄影帶等具體事證,於27日召開「別拿我的納稅錢去虐待動物」記者會,譴責公立收容所知法犯法、虐待動物,是動物保護工作的大黑洞。並要求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檢舉,依動物保護法處罰相關人員,督促吉安鄉公所立即改善。

  吉安鄉公立收容所,是於88年夏天完成大部份的硬體設施,當年舉行啟用典禮時,號稱是狗狗的「五星級飯店」、「全台灣最好的收容所」。但是這三年來,裡頭虐待狗的傳聞一直不斷,曾有動保人士意欲前往認養流浪動物,卻屢遭回絕,不讓人進入收容所內。即使幸運得入收容所之內認養,卻仍被工作人員以拒絕提供認養書刁難。更有甚者,於2月8日、10日、14日等連續幾天前往探視,卻驚見狗吃狗的駭人畫面。證實長久以來,收容所虐待收容動物,不給飲食,疾病叢生,動物不是餓死、病死,就是相互打鬥而死的傳聞,皆是事實。

  據調查,花蓮縣府編列收容所相關經費每年250萬元,其中編列每日每隻狗25元飼料費(民間繁殖業者曾表示,「冠軍犬」的每日飼料費也不過10元),卻仍然發生飢犬餓斃、等不及同伴斷氣即予啃食的情形,令人懷疑經費的流向及用途。顯見動保法的執法工作有極大缺失存在,尤其以負責第一線的地方收容所工作人員失職問題最嚴重。

  一位目睹「狗吃狗」現場的高中生難過地說:「我以為狗狗在公立收容所比在外面流浪好,可是狗已飢餓到吃同伴屍體了,為什麼人犯的錯誤,要讓狗狗痛苦的承擔?」

  與會動保團體根據近年來觀察公立收容所的經驗總結表示,中央主管機管農委會應雙管齊下,透過行政監督與行政處罰,督促地方落實動物保護法。並儘速訂定「公立收容所管理辦法」,將「民間參與」和「公開透明」兩大機制納入收容所的日常管理工作之中,以杜絕弊端。

農委會的改善「誠意」
  農委會防檢局官員出席記者會,面對動保人士的強烈指責,卻一再表示:「花蓮縣的事件『純屬個案』,是過年期間人力不足所導致」。看了動保團體當場提出的蒐證影片及照片,防檢局官員居然還嘴硬說:「政府會去調查,查證屬實後會依法處理」。

  在記者會前一日,防檢局與動保團體曾私下溝通,還說:「動物收容所是屬於地方政府執行層面問題,中央『主管』機關農委會管不著」,換言之:「責任不在農委會」,要動保團體把矛頭向著地方,找農委會「沒有用」。記者會當場,動保團體以此砲轟防檢局,防檢局官員始改口:「管得著!管得著!會對失職人員展開調查及處分。」

  對於花蓮縣公立收容所發生駭人的「狗吃狗」事件,農委會諉稱純屬「個案」,但是動保團體並不這麼認為。自動物保護法於民國八十七年十月立法通過以來,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每年編列大筆經費補助各地方興建收容所,且已連續三年舉辦三次全國公立收容所評鑑(評鑑結果資料請見「還牠一個庇護所」專屬網站http://www.tw-shelter.org),但是八成以上三年前不及格的現在依舊不合格,甚至每況愈下(如花蓮縣)--顯然,大多數公立收容所的管理,有著嚴重的漏洞存在。

  即使硬體設施改善、經費也足夠,但是人謀不贓的結果,讓公立收容所變成虐待、屠殺動物的「死牢」,讓動物經歷種種恐懼、痛苦的折磨至死!顯然台灣流浪動物管理政策仍然與動物保護法的要求相差甚遠,農委會實難辭其咎。(見附表一)

  花蓮縣的「狗吃狗」事件當然不是「個案」!農委會防檢局於記者會中所表現的「誠意」、懲處行動的緩慢,以及過去幾年來各地收容所每況愈下的慘況,讓動保團體相當失望。

  於是,動保團體乃結合成立「搶救公立收容所流浪犬行動聯盟」,從3月9日中午開始展開全國聯署運動,加盟各團體動員義工於各縣市街頭展開聯署行動。在台北,世界關懷台灣流浪動物聯盟、中華民國關懷生命協會、世界聯合保護動物協會於建國花市的愛心小站舉辦簽署活動,另外,關懷生命協會亦在華納威秀影城廣場設聯署攤位。

  此外,古代同盟會亦於永和天恩堂舉辦的跳蚤市場中進行聯署活動;新竹市則由新竹市保護動物協會、台灣流浪動物福利聯盟舉辦;台中市由台中市世界聯合保護動物協會舉辦;台南地區則有台南市流浪動物關懷協會、台南縣流浪動物協會;高雄市由高雄市關懷流浪動物協會、花蓮事由珍古德協會花蓮分會分別負責 。

  直到五月中旬,聯盟各團體已在全台各縣市舉辦了三十多場連署活動,匯集到八萬多人的簽名,許多學校、社團、老師亦於校內響應連署活動。聯盟希望在五月底以前,能達成十萬人以上的簽名,促使政府正視此慘無人道的事實,關閉不合格的公立收容所,積極改善其惡劣之環境;培訓合格的動保員進駐公立收容所,開放收容所公辦民營;成立示範性動物庇護所,並以推動領養及動保教育為目的;不能再將流浪動物當廢棄物處理,以扼阻不斷在公立收容所發生的動物受虐問題。

編按:
在本刊出刊之時連署人數已突破十一萬。


關於連署活動常見問題集
一、什麼是「公立收容所」?
  所謂「公立動物收容所」,就是政府的捕狗隊抓了狗以後把狗帶去的地方。(和民間私人的流浪動物之家不一樣。)全台灣有將近六、七十個公立收容所,包括台、澎、金、馬,各縣市都有。這些公立收容所都是由當地地方政府主管,有的是縣市政府主管,有的是鄉鎮公所管轄。至於實際管理的單位,有的是家畜衛生防治所、建設局、農業課,有的是由環保局或清潔隊管理。

二、公立收容所在哪裡?我怎麼知道我住的地方有沒有收容所?
  在大多數的縣市,公立收容所的管理長久以來都沒有受到重視,大部分的收容所都位於垃圾場等偏遠地方,一般人除非特別去找,否則是不會知道的。也因此,狗狗被捕後的命運總是無人關心,才會導致目前大多數收容所都是慘不忍睹的狀況。如果您想知道收容所的位置,可以先打電話到各縣市政府或鄉鎮公所清潔隊詢問是否可以幫忙捕捉「野狗」?如果他們回答「是」,表示此處必定有收容所,再詢問收容所位置。如果他們回答「不是」,那麼再詢問是否有收容所?

  您也可以到我們的網站查詢全台目前已知的收容所位置。如果您知道有其他收容所,也請您告訴我們。

三、流浪狗那麼多,不抓怎麼辦?
  流浪狗如果製造問題當然必須要處理。我們並不反對政府抓狗,但是,從捕捉→留置→認領養→以至於不得已的安樂死,這整個過程都必須是人道且合法的。依動物保護法及公立動物收容所管理作業規範規定,收容所必須提供這些動物妥善的食物、飲水、適當的空間,及其他基本的生活照顧,並且開放民眾參觀及認領養。如果期限到了而狗還沒有被認養出去,或有其他重大疾病,才可以由醫師為狗做安樂死。但是,直到今日,台灣大多數的公立收容所都沒有依照法律及規範行事。大部分的公立收容所都位於垃圾掩埋場,平時不可能有民眾到訪;許多收容所沒有駐所管理員,或者管理員根本沒有盡責管理。在這樣的情況下,狗兒長期遭受嚴重虐待直到痛苦慘死都無人知曉、無人關心。

  今天我們看到這些慘不忍睹的照片與影片,我們抗議的是政府這種欺瞞百姓、殘暴不仁的處理方式。政府捕狗與公立收容所的經費都是人民的納稅錢,我們有權力要求政府停止再用我們的錢去做殘害與虐待動物的事情。

四、公立收容所真有那麼糟嗎?是不是動保團體只挑個案誇大其事?
  從民國86年,關懷生命協會第一次對全台收容所進行大規模的實地調查,並公佈第一本圖文並茂的調查報告─「犬殤」,揭開台灣公立收容所裡狗吃狗、活埋、水淹、電擊、或亂棒將狗打死的黑幕後,我們便持續關心這部分的問題。民國88、89、90年連續三年,行政院農委會委託進行的「公立動物收容所評鑑報告」,也可以看到公正客觀的完整調查報告,內容並包括照片與影片。這些都是無法捏造的事實。當然有少數收容所狀況尚可,但是大部分收容所動物受虐的情形仍然非常普遍與嚴重。想要求證的人,可以在網站上尋找這方面資訊,或者親自走訪一趟當地收容所,便可以了解我們所公佈的情形是普遍性的常態,絕非個案。

五、請問這個連署活動的目的是什麼?連署抗議有用嗎?
  連署是一個手段,我們希望藉著達成十萬人連署的目標,讓我們的志工走入人群,讓社會大眾瞭解台灣公立收容所慘無人道的事實真相,同時,越多人支持這項行動,簽下名字,也代表越多的民意,要求政府正視流浪動物問題的力量也就越大。至於連署行動有沒有用,完全在於民意的多寡,政府主管機關,甚至媒體都在觀望我們這次的行動到底能持續多久,如果只是曇花一現,那肯定沒用。但是幾個月來,越來越多人與團體參與這個活動,我們的聲音已經漸漸受到重視,且讓中央主管機關備受壓力。要如何將之進一步轉換為有用的籌碼,就端看我們撐不撐得下去,社會大眾是否能繼續賦予我們突破困境的支撐力量。

六、可以只簽名不留其他通訊資料嗎?
  這次在各地或透過網際網路進行連署活動的各個動保團體,都是多年來為台灣流浪動物打拼的愛心團隊,願意相信我們愛動物的心的朋友,大可放心地簽名。我們已經集結數萬份的連署名單,都將只做集體呈現,絕對不會作個別使用。況且,我們設計連署表格時即考慮到這一點,也詢問過律師,由於我們只是為了廣集民意,所以,也不需要留下身份證字號,其安全性是很高的。

七、請問連署的期限到什麼時候?後續還有其他的動作嗎?
  我們的抗爭行動是不會停止的,除非政府確實提出具體改善方案及時程表,那我們就會轉而監督各地公立收容所改善情形。目前,我們已著手蒐集更多證據資料,提交監察院調查公立收容所運作之各項弊端,邀請國外動保組織及相關學者專家召開研討會,再一次徹底檢討台灣流浪動物政策,研擬公辦民營具體方案,同時,也不排除許多團體所提出的各項建議。總之,只要是能夠改變流浪動物命運的方法和手段,我們都有可能付諸實行。

八、除了簽名連署之外,還能幫上什麼忙呢?
  我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盡量將公立收容所的真相讓全國人民知道,增加連署人數,加強我們的民意基礎,所以有意進一步提供協助的朋友,可以跟我們索取連署書,回去請親友連署。也可以親自到各個連署點去幫忙做街頭連署,或是和各地動保團體聯絡當義工。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