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犬悲情歲月何時了? --愛心需要智慧 執法需要擔當

作者: 
釋悟泓
專題分類: 
專題分類: 

  現場滿佈已快被蒸乾的狗大便,充滿惡臭,血跡斑斑 。當我們到現場時,目睹兩隻狗正在啃食不堪折磨而死亡的狗屍 ,稍早趕去餵食的 「義工」還曾踩到滾落地上的 「眼珠子」‥‥‥

  一月十三日,新年開春之際,台北縣板橋市流浪犬收容所爆發「狗吃狗」慘劇,再次顯示出「流浪狗」現象實已成為「結構性」的社會病態。從主管機關的「農委會」到最下層的實際「執行者」-清潔隊員,在面對動物生命時的心態與行為,多是不肯發自內心來關懷或尊重。農委會法規會才剛通過「動物保護法」草案,卻爆發出如此慘不忍睹的悲劇,「保護」何止太遲?!

  這次的「狗吃狗」慘劇,表面上看是肇因於「清潔隊員集體自強活動」,在無人餵食極度饑渴下產生。但該處收容所早已是一廢棄的垃圾場,現又因大漢溪封堤而斷水斷電,車輛進出不便。我一直試圖用相機捕捉牠們的「眼神」,想要了解牠們昂什麼會被逼到連和自己一起患難生活的同伴屍體也忍心吃了比起那些仍在流浪的同伴,如果牠們可以選擇,我想他們寧願回到街頭。當「義工」早上趕到現場時,該收容所的管理人員還「惡行惡狀」地對待她們;等傍晚「記者和議員」到場,卻又極力辯稱有按時餵食,竭盡所能地撇清關係,以規避其「惡意遺棄」之疏失,這種前侷後恭、口是心非的態度,正可為這個「收容所」內所發生的種種慘狀下一個旁註。

  我們已不想指責那些失職清潔隊員,事實上自「樹林沼氣洞-狗活埋」、「瑞芳垃圾場狗餓死」,到這次的「板橋收容所-狗吃狗」,三起事件「湊巧」皆發生在台北縣,然而這不是巧合,只是「冰山一角」,與此類似或更悲慘的事件,全台灣不知還有多少?台北縣幸因有較多人士關愛動物,才有機會揭露這些過去被遮掩在陽光背後的黑洞死角。面對一再發生的慘案,官員多數仍有口無心,台灣流浪狗的明天在那裡?!

  農委會面對棘手的流浪狗問題無力解決,其法規會所通過的「動物保護法」草案,將監督制度取消,而「實驗動物委員會」和「保護動物委員會」也都遭刪除,猶如化外之法。不僅如此,該版本原先許多立意甚佳的條文均被修改,甚而不再禁止「利用動物進行競技比賽」,不啻是為「賭馬」與「賭狗」大開方便之門,為了「圖利少數人」,竟罔顧動物生命權與尊嚴。檢視許多屬農委會監督管理的動物,無一不出問題:病死豬、病死雞、藥兔、虎鞭、熊膽、海豚肉之外,又想加上「斷腿馬肉」,無異搬磚砸腳,恐怕原為保護動物而訂的「動物保護法」,將變質成「虐待動物法」矣!

  去年底來台的英國世界動物保護協會觀察員,在參觀過台北縣的流浪狗收容所後,對於被「收容」的狗兒,無法得到應有的基本照顧,極感訝異,然更令她詫異的是所內員工的回答:「因板橋市政府只有一個獸醫,無力予以適當治療」。當她到新加坡後,曾寫一封信給我,提及她的「觀後感」,她強調:「政府動物收容所內的狗兒所受待遇,竟比流落街頭無人照管者更差‥‥‥台灣流浪狗的境遇,與今日台灣的國民所得不成正比,似乎台灣的社會進化程度並不等同於其國民所得水平」。這位觀察員一再強調,她亦是亞洲人,更有著中國人血統,並非從西方觀點來看台灣。孰料她離開台灣後不到兩個月,板橋收容所就發生「狗吃狗」的慘事!憶及當晚冷風颼颼,浮州橋上車水馬龍,橋下垃圾惡臭,近兩百隻狗的嗚咽聲,全都淹沒在黑暗中,在這種人優獸劣的環境下,人間豈有真正的淨土?!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