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動物控制管理與福利政策」研習會 整個社會的責任都叫清潔隊員扛?

作者: 
李玫
專題分類: 
專題分類: 
專題分類: 

  潔隊員站在處理流浪犬問題上的第一線,常需面對來自愛狗人士及怨狗人士的兩相夾擊;怨狗的人對滿街亂走、又髒又癩皮的流狼狗,避之唯恐不及,連碰都不想碰,只求清潔隊員趕快把牠們「統統抓走」,眼不見為淨;愛狗的人又覺得這些狗被拋棄街頭,本就是不負責的人們造成的錯,為求「效率」,捕捉的方法非常粗暴,捉到之後又不能施以人道對待,實在殘忍。

  說實話,清潔隊員是最無辜的一群。在此次標榜「人道對待」的流浪動物研習會上,他們心裡五味雜陳,感慨良多。

主人始愛終棄 流浪狗見人就怕
  台北市清潔隊員潘先生說,國內的情況不比國外,國外的動物連飛鳥都可以親近人類,但國內的狗可說都是被嚇大的,有時狗吠叫,即會遭人嫌惡的以棒擊趕;在馬路上,汽車常常以喇叭大聲驅趕擋路的狗。所以狗怕人,尤其看見捕犬人員,更是大老遠就溜掉。他說,人心是肉做的,我們也不願被貼上「殘忍」的不名譽標籤。對台北市區十二萬隻流浪犬的處理,他也很無奈的表示,在目前沒有足夠空間收養的情況下,不管用什麼態度抓,最後這些狗仍是一死。抓狗的人,心裡的苦楚有誰能了解?

  台北市環保局郭股長認為,國外動物保護員採蹲姿接近,但國內流浪犬機敏,只怕尚未靠近,早已一溜煙的逃掉,所以必須由背後悄悄偷襲,瞬間捕捉,這自然會造成犬隻的驚恐掙扎。

  郭股長認為,這是整個社會的問題,國人與動物間的關係一直不友善,在人道對待的態度上,僅靠少數個人是不夠的,要求下游的捕犬人員背負道樣的人道責任,也是不公平的。

是動物管理 不是垃圾處理
  一位不願具名的北縣環保人員認為,權責劃分模糊,是造成問題更加不易解決的另一主因。他說,北市在捕犬作業方面有正式的編組,但北縣環保局欲屬機動性的行為支援,基本精神即不相同。各鄉鎮公所有獸醫師編制,北縣環保局則無,隊員訓練完全是土法煉鋼,帶徒弟,不但缺乏整體規劃,也不知如何使用工具,民眾卻不斷要求清除「野狗」,讓基層人員無所適從。

  基本上,他認為管理流浪犬的主管機關,權責應該在農政單位;而非環保單位。偏重動物的管理,亦非著重於環境衛生。農政單位主管流浪犬管理業務,當流浪犬妨害民眾安寧時,應報請警察機關,再通知環保單位捕捉,繼而由農政單位處理流浪犬之收容問題。

  與會之清潔隊員都認為,立法及地方的同步執行是獲得流浪犬全面改善的首要條件。有了正式的編組。就有了統一的作業方式,統一的服裝,那時談人道,才能更全面週延。

(本文部份內容節錄自師大環教所研究生王意如研究報告)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