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狗之歌

專題分類: 
專題分類: 

  近年來流浪犬問題已躍升北市民眾公害投訴的第一位,嚴重威脅到居民的生活環境。

  環保局雖有專責捕狗人員,但因流浪犬數量實在龐大,在抓不勝抓下,依黃大洲市長的指示.決定自九月29日起至十月8日止.全力展開取締流浪狗行動。

  據統計台北市目前有二十萬隻野犬流竄街頭,案期間每日捕犬量以五百頭為目標,比平日的每日平均數高出十倍之多。由於焚化爐容量不敷使用。許多狗屍改送至垃圾場掩埋。

  此舉遭到民間動物福利團體的強烈質疑,懷疑有不人道殺害之情,有人甚至斷言這不過是一種「選舉症候群」,只是為了年底的選票。

  對外界的懷疑眼光,環保局不但沒有在執行十日後停止,反而宣布決定延續到十月底。

  究竟官民間對流浪狗處理問題的歧異性在哪裏,現將各方的說法整理如後:

民眾投書:
  因任職於環保局的外勤單位,對連日來大量捕捉野狗的行動深感憂心,深怕將奉命支援捕捉、與自身佛教徒不殺生的戒律違背,希望能有人儘快出面制止。否則將採取離職抵抗。(李先生 公務員)

  針對日前的大量捕捉流浪狗屠宰後,製成所謂「狗肉罐頭」的說法提出控訴。希望能結合各界力量加以譴責。(卓太太 家庭主婦)

  有人至家畜檢驗所領養被捕的流浪狗,出來後即感染上皮膚病,檢驗所裏的環境非常差,應派人攝影存證。(沈小姐 自由業)

  對流浪狗的處理問題,希望能立法規範飼主行為,並訂定狗卡制度及節育政策,但眼前最急迫的還是停止環保局的撲殺行動。(王小姐從商)

動物福利團體的立場
  流浪動物之家:
台北市棄犬問題的確十分嚴重,須設法處理,但環保局使用鐵絲捕犬的辦法。十分殘忍,而台北市收容棄犬的空間不足,強力捕犬也造成收容問題。為此,流浪動物之家聯合其他動物福利團體.展開「反大屠殺行動」……

  10月1日 前往市府拉白布條:陳情抗議,要求採取較「人道」的捕捉方式。

  10月8日 對日前赴市府抗議未獲善意回應,復前往台北地方法院控告市長黃大洲瀆職。

  10月15日 於台北市議會和台北市環保局有關人員召開協調會,由市議員秦慧珠主持,會中動物福利團體建議暫停「加強捕捉行動」,但環保局人員表示其基於民意,仍決定不宜停止第二波的捕犬行動。

  10月19日 直接攔截為選舉造勢四處趕場的黃大洲市長,對保護動物團體要求暫停全面捕捉野犬的意見,以市民的生命勝於一條狗的生命將之回絕。

  本會:環保局大量捕犬,卻未考慮到家畜衛生檢驗所無法容納如此大量的狗隻。造成被捕狗隻挨餓、受凍,無人處理,極不人道。建議整頓流浪動物的治本方法是從教育及法律層面著手,而非只是以撲殺來解決問題。

  中華民國世界聯合保護劫物協會:不反對捕捉流浪犬,但建議市府應提供土地設置收容所,,為流浪犬結紮,必要時施以安樂死。、

政府的堅持:
  北市環保局:市民己無法忍受流浪狗危害的情況。捕犬行動仍必需持續進行。對捕捉的方式也願參考國外補犬桿、麻醉槍等措施,但由於槍枝目前屬管制項目,加上清潔隊員缺乏專業訓練,故仍要考量其可行性,目前以鐵線加裝塑膠套管,改進捕犬工具。


市長的補狗政策
鮑家慶

  台北市長黃大洲最近通令加強捕狗,時時宣傳績效。這項政策比起被人詬病的捷運好不到那裏,新捕狗政策不但做不出成效,還可能成為問題的來源。

  加強捕狗永遠都解決不了惡意棄犬的現象,只是讓街上少數幾個月,一兩年內就會死的狗提早死於人為決策。既花錢,又殘忍,又沒效率。利用屍體製造肉骨粉,也不過是轉移注意的想法:捕狗政策要辦就辦,用辛苦抓來的少數狗做肉骨粉成本一定很高,不可能支持這項政策。現在出門隨便看看街頭的情況,就曉得人們養狗的觀念實在很差。在這個情況下,捕狗不但抓不勝抓,還可能使棄犬問題更加惡化。因為既然有人負責捕狗,丟狗的人就可肆無忌憚亂去,反正找丟你撿,狗放生出去自有天命。在這種狗要養就可以養,要去就可以丟的前提下,流浪狗數量不但不會減少,恐怕還會增加。狗口暴增及惡犬橫行跟市政府捕狗與否關係不大,因為再抓也抓不完。養狗的人這麼多,只要有一小部分人亂丟狗,市政府就不用做事了。

  雖然有些狗會自行走失,但現在大部分的狗還是人丟出去的。狗市混亂,商人不斷炒做狗種,大量繁殖圖利,造成狗價大起大落,才出現這麼多一夜之間退流行的棄犬。再加上許多後進市場的繁殖商人出售配到變成雜種的狗混充純種狗,受騙買主丟狗洩忿,才使街上有這麼多流浪犬。狗雖然繁殖快,但死的也多。如果沒人任意亂丟狗,街頭的棄犬會因高死亡率而降至較可忍受的地步。我們也不會動輒在街上見到這麼多牛純種或純種的流浪狗。逛街像看狗展。這個狗問題和過去有沒有切實執行捕狗無關,反而是政府多年來忽視公共政策造成的災禍--就是因為政府放任動物商繁殖炒作,現在街頭才會見到這麼多棄犬。這些商人和其他行業比較顯然少很多責任:汽車和家電有認證制度,有安全顧慮的不能賣;吃東西吃出病也可以申告賠償。就只有寵物業沒有責任,要賣什麼怪物都可以,士洋雜陳,怪力亂神。買錯不管,闖禍不賠。而沒公德心的人也變得輕鬆:時髦的動物買回家炫耀,養到管不動時再扔上街讓「專家」處理。紅毛猩猩、食人魚、獒犬,那個不是如此。

  惡意遺棄常被人想成道德問題。這是道德問題沒錯,但奢望用道德教化解決,卻是非常可笑的。人沒有事事服從道德的必要,但卻有忠於自己財產的本能。登記狗口,處罰遺棄,可能會比浪費大量人力和經費上街替不負責的飼主撿狗來得恰當--沒有道理為這些胡鬧的人虛擲經費。這種管理方案雖然推動困難,但卻不能不去做。派人上街抓狗只是潦倒政客嘩眾取寵的方法,白白苦了狗,累了人。短期內可以看到百分之幾百的業績,但是誰都曉得這足杯水車薪和「兩杯水」車薪的差別,更解決不了長期的問題。這種錯誤政策如果只是五分鐘熱度就罷了。假如要一面執行下去,最後一定會混淆討論的重點,使得寵物管理政策變成愚蠢之集合。合理的管制寵物是任何一個像樣的政府都不能忽略的上作。雖然目前我國沒有詳細規定,但是末來仍要走向這個目標。

  管理動物就是維護生活品質。審查中的動物保護法草案已有包括販賣寵物的證照,寵物登記等的寵物管理條文。做過這些治本工作再談捕捉剩餘棄犬才有意義。減少棄犬,流落街頭的狗多為走失的家犬之後,才值得用法律上無因管理的態度捕捉流浪狗。現在所捕到的狗大多遭到惡意遺棄的,很少被人領回或認養,卻仍要招領數日,以免誤殺少數有主的走失狗。這種低效率的辦法使幾百隻狗擠在一起大吃小,強凌弱,互相傳染。對動物極殘忍,又解決不了人的問題。也讓少數員的因為飼主不慎而走失的狗飽受摧殘。做事的方法很多,這種不用腦袋的作法實在算不上什麼政策。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