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團慘劇何時休?──呼籲官方禁演、民間拒看動物表演馬戲團

專題分類: 
專題分類: 

  報載:拉斯維加斯馬戲團,十一月廿八日運送兩隻孟加拉虎,行經高雄左營區停等紅燈時,一名安姓婦人疑似好奇上前觸摸,遭老虎咬斷右手掌,隨車的團方主持人將其緊急送醫,不過,安婦手掌疑似已入虎肚。

  關懷生命協會對此事故至為關切,秘書長傳法法師電詢馬戲團動物來源,相關防檢單位表示,事實上該團今年輸入的動物只有灰狼及棕熊,老虎是幾年前就輸入的。我們不禁要深感納悶:外國人入境,尚且要以簽證控管其在台期限,面對如此凶猛動物的進口,難道竟然都不需要追蹤牠們的下落嗎?萬一牠們逃逸而咬噬人畜,我們當如何追究其責任歸屬?

  還有,有的動物來自狂犬病疫區,至於是否尚有其他可能還檢疫不出的病毒?也尚不得而知;因此,不要說是滯留在台會有危險,只要是將牠們進口台灣,就算是表演完畢能如期運載出境,也還是會讓全台灣人民共同承擔不可逆料的風險。

  過往的馬戲演出,就已有過幾番表演結束之後,動物就被業者棄置不顧的「不良紀錄」,難道相關主管單位的教育部與農委會,都可以完全無視於前車之鑑,也無視於我人的一再抗議,而繼續讓動物表演的馬戲團進口嗎?

  拉斯維加斯馬戲團經紀人表示,馬戲團安全措施絕對沒有問題。至於本月底在國立高雄海洋技術學院的表演活動,校方表示,將檢視安全無虞後才能舉行。

  我們無意擋人財路,但必須忠告業主與校方:沒有人能保證安全無虞!因為這些動物在長期非人道訓練的過程之中,早已積壓了不盡的怨怒之氣,何時會是牠們「爆發」的臨界點?即使是與牠們朝夕相處的馴獸師,也都不知。

  所有馬戲團的野生動物,最初都是來自野外,因此,野外盜獵動物與走私動物,是馬戲團表演動物的重要來源。由於年幼動物較成年動物易於訓練,因此盜獵者往往使用凶狠的手段,獵殺母獸或其他家族成員,以擄走毫無庇護的幼獸。

  動物平時被關入窄小的籠內,或被鐵鍊鎖住。當馬戲團一站一站巡迴演出時,動物則被關在糞尿堆積、沒有燈光、沒有通風、冬日嚴寒、夏日炙熱的貨車廂中遷徙。行程往往長達數十小時,而途中只給予動物極少的食物和飲水,以減少其排泄量。當動物不再有利用價值之時,牠們的下場就是被屠殺與拍賣! 為了馴獸師的安全,牠們被拔去利爪和尖牙。

  為了讓四足動物學人用兩腳站立,牠們被燒傷或電擊前腳,以致前掌一落地便又痛得不得不立刻高舉起來。

  為了讓凶猛動物的威風徹底瓦解,牠們長期承受著鞭笞、拳棍和電擊之苦。

  為了讓牠們馴服地學習各種非屬動物本能的把戲(如跳火圈、騎單車、站立走路等),牠們時常忍受飢渴。

  在這樣的訓練過程中,許多動物早已因不堪虐待而發瘋,也有動物撞籠自殺。還有些伺機反撲,誰也無法逆料何時或何人,會付出昂貴的生命代價。

  近年來,國際上發生一連串表演動物反擊的新聞,引起了歐美各國政府對馬戲團的嚴格管制。一九九四年,一名叫「泰克」(Tyke)的大象,在激怒中踩死了馴獸師,傷及十二位圍觀的群眾。一九九六年六月,在智利,有一大象將場內的兒童踩死。一九九七年四月,一名清理員被大象撞傷。同年五月間,美國德州有一管理員被母象踩死。

  過往紀錄與眼前安姓婦人的遭遇,都是如此地血跡斑斑!請問,馬戲團憑什麼告訴我們,安全措施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馬戲團在歐美已被視為恥辱而乏人觀賞,歐美各國都有嚴厲的法律管制馬戲團,更有許多城市禁止以野生動物作表演。小規模的馬戲班已被淘汰,大型馬戲團在歐美已無市場,因而轉進亞洲。亞洲人難道甘做國際上的「次等公民」嗎?

  我們緊急呼籲:為了觀眾安全、動物福利、動物教育與國際形象的緣故,請官方禁止拉斯維加斯馬戲團繼續演出。請官方立刻修法,禁止爾後動物表演馬戲團之來台演出。

  也請各位仁慈的讀者朋友想想,跳火圈的老虎,騎單車的小熊,牠們親子骨肉分離,待遇生不如死,心中是多麼的悲哀、無助啊!我們怎麼忍心將這種檯面上「精彩絕倫」,檯面下卻「慘絕人寰」的動物表演,當做親子娛樂的節目呢?唯有大家都拒看動物表演馬戲團的任何演出,這些動物的苦難才有終結的一天!牠們的生路,正寄託在我們的身上!

(原刊於91.11.30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