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北美洲賽馬活動之分析

作者: 
顏紘頤整理
專題分類: 
專題分類: 

付出更大社會成本的「經濟報酬」

馬兒的損害及受傷

  在賽馬場上,每年數以千計的賽馬都須忍受各類傷害之苦,而且這些傷害經常嚴重到足以毀滅賽馬的生命。最近公佈在Journal of the American Veterinay Association 的一項研究,整理出每1000匹參賽馬中即有1.7匹馬遭受致命性的骨骼和肌肉性傷害。而在美國動物保護團體THE HUMAN SOCIETY OF THE U.S⟨HSUS⟩較早期的研究分析裡,指出大約三百場正式比賽中,會有一匹馬死亡⟨這些數據也僅是根據賓夕凡尼亞州及西維吉尼亞州的資料,以外插法的統計方法計算出來的⟩。這也暗示一匹純種馬若以參加30場職業比賽來計算,則這匹馬有十分之一的可能會因比賽所受的傷而死亡、而這些尚不包括關於這些馬在訓練期間所造成之傷害的正確資料。雖然訓練的確是沒有競爭性比賽那般嚴酷,但不可否認的卻是承受傷害的時間更長,並也因此造成數以千計的馬因嚴重的損傷而提早死亡。這些損傷中較常出現的問題有足部的挫傷、關節炎及因此對膝、踝部、後膝蓋關節造成的傷害;韌帶及筋的損傷;輕微至嚴重的肺出血;脊椎骨的損傷等。

  雖然關節等的損傷通常會造成永久性的傷害,但如果有適當的治療及充份的休息,有些馬仍可能會痊癒。但因為是人們營利性的工具,訓練師們通常僅是利用一些藥物來蓋住這些疼痛,而且並不等他們的傷口完全癒合,就讓牠們帶著傷痛繼續競賽。

  華盛頓郵報的運動記者Andrew Beyer也為賽馬這種受傷的普及性背書。他記錄了1995年在肯塔基州的三冠王比賽中,在19匹馬中只有一匹馬完成了比賽,而其餘18匹馬則分別受苦於肺出血、關節、肌腱與骨骼的傷害,而這些傷害也阻止他們參加Preakness 或Belmont 的有獎比賽。

合法及非法藥物的使用

  在所有舉行賽馬的州裡,都有合法的藥物條例,允許馬兒在賽前可服用某些特定的止痛劑,或是一些「治療性」的藥物,然而這些條例對哪些藥物是合法的,在各州之間又有相當程度的差異。

  值得注意的是在現今各州的純種馬比賽中,phnenyibuta-zone(Butazolidan)和furosoemide(Lasix)都是被許可的。各州利用一套在賽前某段時間限制內,採取賽馬的尿液及血漿樣本的方法,來管理賽馬服用藥物數量的制度,藉以佯裝各州在控制藥物對馬所造成傷害之工作上的績效。然而這種方式是極不妥當且很容易就被矇蔽過去的,特別是Lasix這種很強的利尿劑,由於它是合法的,且能稀釋尿液中的藥量;其他非類固醇類用以控制激動性的藥物,像是Pre-dnisone and anabolio 或 androgenic steroid(是一種性賀爾蒙),在一些州中是明文規定合法的,而在其他的州中雖然是違法的,卻是相當程度的被接受;而可能被賽馬服用的一些類固醇類的藥物則會產生較大的危險性,因為那些藥物會產生長期或者是短期的傷害性副作用。近來引起軒然大波的是被稱做「奶昔」的非法藥物,這個被稱做奶昔的東西,就是在賽前經由胃管直接注入大量的重鈉碳酸鹽(sodiwm bicarbonate,又稱做baking soda),使之在馬兒體內增強乳酸在肌肉中的產生,延遲並減少肌肉的疲勞,使賽馬出賽時表現更好。

  每年美國的運動比賽研究室都偵查數百件「確實」存在的藥物非法使用案件,但這些違法的情形都鮮少在公開的刊物裡被報導出來。事實是,大多數的州都盡量且積極去避免公開這些事情,因為擔心一些醜聞會不利於他們每年從賽馬中得到的稅收,而更令人心驚的是,擔任檢驗的檢驗員認為這些案件甚至少於總數的百分之一。

  這種情形有很多原因,包括:只有少數的賽馬接受檢查,大概每一場中只有2至3匹。一來因研究室缺乏人員、設備、樣本大小及測驗裝備,而無法發揮廣泛的技術去判定是不是因為這些藥物而改變了賽馬的表現,因為總共數千種的藥物可供服用,並且各州皆有不同的標準。在這種情況下,這個研究室(Drugtesting labs) 只是當作一種建立公共關係之工具的功能。而且就算是一些案件被發現且被起訴,涉案的訓練師也僅是被判處輕微的行政處罰,其中包括退還獎金、小額罰款及暫停訓練,而在賽馬方面,便依然是被分派給其他訓練師使之繼續參與比賽。

付出更大社會成本的「經濟報酬」

  倡導賽馬的人提出賽馬能帶動地方經濟成長,但是這些賽馬的擁護者只過分誇張賽馬的經濟潛力,而避不去談賽馬所造成經濟及社會成本的負面影響。 事實是,賽馬在很多社區中已產生負面影響,且它需要額外的公共建設費用,如交通維修、增強警力、增加廢棄物的處理等。儘管賭馬是經由政府擁護及控制的,但它仍舊會招致組織性的犯罪介入。這是因為很多人想藉投資賭金於犯罪組織中來贏更多錢並逃稅。而另一個或許是更大的社會問題,便是那些最無法負擔卻又無法克制過度賭性的人,而這些都造成對家庭及社會嚴重的破壞。

  整個北美洲在公共利益及社會安全考量的支持下,賽馬已呈現急轉直下及持續的下跌狀況,一些經濟趨勢指出,賽馬會在未來為州政府及地方政府增進大筆的稅收的話,已是不可能實現。細心的觀察者預言,這些現有的賽馬場會合併在所謂「超級賽馬場」下,因為只有這些馬場才能在美國生存下去。

失去昔日龐大的政治支持力量

  以下的資料是引述自北美洲對賽馬的統計報導,這些資料也都說明所有的賽馬在北美都正經歷相同悲慘的經濟命運。

  一、在1993年所有來自39個主要賽馬場的經營收入(包含有OTB及ITW)是2.7兆美元,比起去年是削減了12億4千8百萬,同時也是下降了4.5%。

  二、總觀眾人數在持續下降的比率中,大體來說,在全美主要賽馬場中的觀眾數量於1975年達到顛峰是2810萬人,但就只一年後,這個數字就持續下降,到了1993年則只剩下1160萬,總共下降了59%,而單是前十年(1983-1992)即下降了45%。

  三、平均每場比賽的觀眾人數也明顯的下降,從1960年至1992年,每場的觀眾從7599人次降到2484人次,在32年中(1960-1992)共降了67%,單單過去十年(1983-1992)下降了27%。

  四、因為賽馬觀眾的減少直接影響了「現場」賭金的額度,雖然有些州在1980-1990年初因為OTB(off-track betting場外投注)及ITW(inter-track wanger)的合法化暫時增加經營收入,但近來的趨勢仍顯示,這種因賭博帶來的橫財已頻臨將夭折的命運了。

  五、在1993年14個拒絕參與ITW及OTB的賽馬場,據報導他們的經營收入減少了4620萬美元,而在未來還會下降9.9%。

  六、在其他二十五個經營收入包括ITW及OTB的賽馬場中,在1993年也大跌了7850萬美元。

  七、美國及加拿大的報導,在過去幾年中,賽馬場數也將近下降了15%。

  雖然業界都極欲重振賽馬雄風,但在美國賽馬的景況正持續下跌中,已經有數打的賽馬場都已經關閉,且有其他數個也有可能在不久的未來結束營業。雖然賽馬仍然為一些賽馬場的老闆賺了些錢,但觀眾人數急劇的下跌,及因此造成較少的賭金收入,已經使得很多馬主及訓練師退出這個行業。或許更重要的原因是州政府學聰明了,不認為賽馬會提供可靠的稅收,所以賽馬也失去了昔日龐大的政治支持力量。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