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對新政府的期望 - 經濟動物福利部分

作者: 
廖震元/社團法人台灣農業標準學會秘書長
專題分類: 

一、經濟動物福利推展之國際現況

重視動物福利是世界趨勢,善待動物並提供友善的飼養環境,亦是普世價值,因此動物保護的議題也經常在國際會議中出現,並訂定相關計畫與措施。例如,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自2001年起已將動物福利列入優先策略計畫要項,在其陸生法典中亦已完成陸路運輸、海路運輸、人道屠宰及疾病撲殺等4 項規範,接續將關注農場動物生產飼養系統之福利議題。歐盟亦正倡議全球性實施經濟動物人道飼養模式,例如於2012年及2013年分別禁止蛋雞巴達利籠及母豬狹欄之使用等。此舉勢必對於我國畜產品之生產模式和國際貿易有所影響,為了面對世界趨勢未雨綢繆,我國也應對此一人道趨勢預先做好準備。

以母豬隻福利為例,母豬夾欄禁令列於歐盟執委會第2008/120/EC 號指令,其中制定了豬隻保護之最低標準。歐盟於2013則開始全面禁用母豬狹欄(但配種後四週可暫時使用以利安胎),希望能給母豬更舒適的空間並滿足其社交行為。不過,至2013年比利時、賽普勒斯、希臘、法國尚未達成,斯洛維尼亞與芬蘭亦收到初次警告函,目前歐盟之全面推展母豬廢除狹欄之情況仍在努力中。而美國某些非養豬重鎮的洲也開始逐漸廢除狹欄。依據美國人道協會HSUS 之資料,美國目前已有5個州對母豬狹欄設禁止令,加州最晚於2008年11月公投通過2015年開始禁止。

除了母豬議題,蛋雞飼養之福利也是歐盟倡議全球性實施的經濟動物人道飼養模式,例如歐盟已於2012年禁止蛋雞巴達利籠之使用。

面對世界動物福利之趨勢,我國於民國87年陸續公布「畜牧法」與「動物保護法」,並於民國94年發佈「動物運送管理辦法」、民國97年發佈「經濟動物人道屠宰準則」、民國103年公布「友善雞蛋生產系統定義與指南」,筆者也有幸參與其中。在推動經濟動物福利的過程中,雖不乏遇到各種困境,卻也不斷地有所突破;而最令人慶幸的事,當然是業者的想法與作法的逐漸改變,或許一般大眾無感,然而相較十年前的情況,畜牧業包括飼養、運送與屠宰的動物福利現況,確實因為潛移默化而有了大幅的改善。

二、如何有效推動我國經濟動物福利

由於我國經濟動物福利現況與其他先進國家之趨勢與現況相比,仍有努力的空間,而2016年又將來臨,筆者希望藉著本文,依據推動經濟動物福利的經驗與對於產業的了解,提供2016年政府的新執政團隊有效推動經濟動物福利之建議。

要有效地推動我國的經濟動物福利,重點不在於嚴刑峻法及各種規定,而在於正確的消費需求以及推展方向。

(一)引導正確的消費需求

其實國際經濟動物福利之發展,其各種之人道規範與措施,皆源自於消費需求。因為消費者對於食材生產過程與等級之了解,在消費時進行正確的挑選與支付附加價值,因而刺激了業者在飼養、運送、屠宰等等技術上朝著消費者需求方向去改善,也連帶地改善了經濟動物福利,該國政府從而將此一作法收納彙整為法規。而更進一步,將此類經濟動物福利納入貿易障礙,使得本國自銷或是外銷生產不得不遵循經濟動物福利之規範,利用這種來自於消費需求的動力來推動經濟動物福利,水到渠成、毫不勉強。反觀我國因為面對國際趨勢與輿論壓力,急就章的制訂公布各種規範,除了與產業現況脫節無法立刻扭轉現有局勢,也因為沒有搭配現有國內的消費需求,生產者的投入沒有相對應的回收,更顯得經濟動物福利之推動效果不彰。

因此,我們在台灣可以從消費者教育及通路制度著手提昇經濟動物福利。提到消費者的教育,從小教育學生正確的觀念,就是教育現在與未來經濟動物的龐大消費者。筆者所提的教育,並非一般常見地灌輸學生愛心或動物權觀念的空洞作法,而是希望從現有的教育制度,有計畫地加入食材的生產過程、食材的選用以及烹調等知識,讓學生對於優良畜產品之生產與選擇有ㄧ定的知識;如此一來,當這些學生進入社會開始消費畜產品時,便有正確的知識與觀念,做出正確的選擇與消費方向,連帶地刺激業者朝向消費需求去改善經濟動物生產技術,經濟動物之福利自然大幅提升。

而在通路制度部分,我們可以很簡單地先從要求商現通路落實原有制度著手。此話怎講呢?基於保有市場上的競爭優勢,國際通路商為了保障自家畜產品之品質,因此對消費者公布了各種各樣的的承諾,其中與動物福利相關之承諾不少。例如:美國麥當勞公司在2012年宣布將在10年內要求其豬肉供應商廢除母豬狹欄,而2015年則宣布在美國和加拿大的連鎖店也在10年內全面改用非籠飼雞蛋;漢堡王2012年宣布2017年將全面改採非籠飼雞蛋:Subway也早在2010年起逐步採用非籠飼雞蛋;而2015 年底前,嘉吉(Cargill)公司的全部自有母豬將採取群養方式飼養,且該公司全部的契約豬場必須於2017 年底前轉換完成。同時,國際連鎖超商例如家樂福等,皆有其自訂之經濟動物福利規範,這些承諾到了台灣卻因為消費者不重視而毫無動靜或未加以落實,要求這些廠商在台灣符合其自訂之標準,這是在通路制度上改善經濟動物福利最迅速的第一步。

此外,建立基本的畜產品分級制度(因為動物有好福利才會有好產品),鼓勵通路商、農產販售點或超商建立高動物福利產品專櫃,或甚至強迫通路與餐飲業於過渡期限後,必須採用一定比例之高動物福利產品…等,相較於制訂各種經濟動物福利規範之現況,從通路制度下手之作法,對於經濟動物福利推展絕對有最直接之效果。

(二)建立正確的推動方向

由於我國推動經濟動物福利的誘因不似國外強烈,例如缺乏外銷需求,便沒有提昇經濟動物福利水準符合國際規範之動力。國內市場對於優質或高經濟動物福利畜產品消費量低,也連帶使業者改善之興趣缺缺。然而,當我國面對國際趨勢與國內輿論壓力時,卻又不得不於短期內,參考國外制度制訂各類的法規或規範予以因應,此一急就章的作法或許解決了政府燃眉之急,卻多半無助於我國產業之永續經營;其原因在於,我國之經濟動物福利議題,嚴重缺乏本土化之基礎研究,由於我國之環境氣候、飼養模式、土地空間、法規、風土民情、消費習慣甚至國際貿易之狀況與其他國家不同,套用國外之法規甚至飼養規範,絕對不是正確的作法。而國際上使用之經濟動物福利法規,亦是經過該國多方考量氣候、地理、社會、經濟等等條件後,進行多年之本土基礎研究、取得背景資料,方得以制訂出合理之經濟動物福利規範。因此,若能由政府支持建立我國本土化基礎研究團隊、機構,訂出時程表,進行我國本土化經濟動物福利改善之相關基礎研究,並從而制定適合我國之各類經濟動物福利規範,實為當務之急。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