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動物實驗的強烈質疑

作者: 
釋昭慧/ 本會創會理事長.玄奘大學文理學院院長
專題分類: 

對動物實驗的強烈質疑

孟子的職業分工論——「君子遠庖廚」

        一向提倡戒殺、護生乃至素食的佛家姑置不論,即使是並未提倡素食的儒家,都相當明白:人類對動物的苦樂情緒,有著感同身受的能力。因此當齊宣王對著待宰牛隻,產生了「不忍見其觳觫」的惻隱之心,孟子就此而作了精確的剖析:那是一種「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的天性,有以使然。
  就孟子而言,不忍眾生受苦的情感,本來人皆有之,這是一種不辯自明的素樸情感。但是洞悉人性幽微的孟子也知道:倘若不能遠離「庖廚」環境(屠宰場與宰殺動物的廚房現場),那麼屠宰動物這類工作,會讓人產生「對眾生苦無動於衷」的心理自衛機轉;也就是說,在反覆操作「宰殺」動作之後,人在情感上會由震撼、悲傷、痛苦、內疚而逐漸麻木;久而久之,在殺戮時甚至還會產生感官與心理上的莫名亢奮,終至培養出「嗜殺」的職業慣性、變態心理。因此「麻木」還不是宰殺者最壞的心理狀態,更可怕的是頑強的殘暴慣性。
  孟子對這種殘暴慣性的危險性,有很深刻的透視,但肉食習慣在社會上是不可能一時斷除的,因此他認為:最起碼身居要津的「君子」,是必須遠離「庖廚」以維護其清明良知的。有這種「不忍人之心」,才能「行不忍人之政」,而不會逞凶肆虐,帶來生民塗炭的大災難。他用「職業分工」方式,來看待天大地大的「宰殺」一事——既然宰殺動物勢不可免,那就讓基層「小人」來從事這一個行業吧!
  在這個世界上,充斥著受到「欲望支配」或「觀念影響」的人,他們日復一日地,直接或間接地屠殺、虐待或剝削動物,而且如此這般地振振有詞。更恐怖的是,過往這種人大抵屬於孟子口中所說的「小人」——亦即低階層民眾;如今中高階層的大量「君子」——包括了相關行業的財團主腦、企業CEO,以及科研機構的知識菁英——竟然樂此不疲。

 

「思想殖民」的動物實驗

  最令人不安的是,標準西方規格的生命科學(含醫學)研究流程,使得「動物實驗」幾乎成了必不可少的一環,否則那些研究的正確性將被強烈質疑,其研究成果也經常被拒絕採用。例如:在政策上只要規定:「任何新產藥品的推出,都必須經過一定時期與一定數量的動物實驗,再進入人體實驗的階段,最後才能上市」,那麼任何新藥的研發者與製造廠,就不敢不完全照辦。
  東方醫藥學界原本重視感同身受之冥契經驗(望、聞、問、切的功力培養),及以自體作為藥性測試的實驗對象(如「神農嚐百草」的良好傳統),如今在中國大陸的中醫藥大學與中醫醫院,竟也被課以「必須經過動物實驗」的「標準規格」,並且引起自豪。
  如曾聰彥於〈開展動物實驗研究提升醫院科研水準——記我院中藥藥理實驗室〉一文,就很自豪地表示:「動物實驗是開展醫藥科學研究的重要支撐,醫藥學科研中採用動物實驗,可以把很多人體上非常複雜的問題簡單化,可以進行各種因素的細微探討,而這是臨床研究難於做到的。……中藥藥理實驗室的成立使我院科研水準上了一個新臺階,躍升至中山市乃至廣東省的醫療衛生系統前列,並開創了幾個重要突破。」,詳見廣州中醫藥大學附屬中山醫院網站http://www.zsszyy.com/html/html/zkzb/yxb/201115/1089.html,2011年1月5日,2011/10/20線上查索。

  這種現象說明了什麼?它說明了「思想殖民」的殘酷事實。在西方強勢科技文明的主導下,東方從西方輸入的,絕對不止是許許多多的「科技」,而是科技深層的一整套「思維邏輯」。他們將動物視為「活動機器」,而高推人類「理性」的尊勝。這是西方人類中心主義(Anthropocentrism)的思維邏輯有以使然。因此即使是在東方科學界的實驗室裡,那些視動物保護為「良知良能」之類的東方哲學,也毫無立足之地,因為它已接受了「全盤西化」的思想訓練與標準作業流程的嚴格要求。

 

一群「君子」操作下的「產官學」合作的綿密機制

  另一方面,源自西方的資本主義,同樣無遠弗屆地席捲全球,在利潤掛帥的思維下,傳統農莊動物在宰殺前所擁有的蔚藍天空、青青草原與自然飲食已成奢求,從出生到死亡,經濟動物受到無以記數且令人髮指的荼毒虐待,並且大量抗生素、荷爾蒙與瘦肉精等非法藥物的施加,使得肉品消費者的健康,同樣深受鉅害。
  屠宰從業人員只是孟子所定義的「小人」,因此他們的職場環境與身心狀態即使惡劣,對社會的潛在危險都還有限;但是在錯誤觀念的導引下,學術金字塔頂端的大量「君子」,卻在反覆操作著類同劊子手或屠宰從業員一樣的動作。他們是人,同樣會經歷由震撼、悲傷、痛苦、內疚而逐漸麻木的心理自衛機轉;我們難保這些當代的「君子」們,會不會產生莫名的亢奮,終至培養出「嗜殺」的職業慣性。而正是這群「君子」,透過「產官學」合作的綿密機制,可以對政策產生無遠弗屆的影響力!
  在情感上,最難讓人割捨的是口腹之欲,它經常受制於人們的感官本能與生活習慣。人們即使懷抱著慚愧之心,依然可能在「無法抗拒食物誘惑」的情況下,繼續吃眾生肉,因此屠宰這項古老行業的存在,勢不可免。
  然而更恐怖的不是難捨的欲望,而是荒謬的見地。欲望難以遏止,還會讓人感到慚愧,反倒是諸如人類中心主義或資本主義之類的意識形態,縱容著人們肆無忌憚地虐殺動物,而且做得心安理得,毫無慚恥愧恧之心。這種理直氣壯的心態,使得人們絲毫不想尋求「不必傷害動物即可自保或增進人類福祉」的替代方案。 
  因此,動物保護者最須正視的,就是以「自衛」、「人類福祉」或「公眾利益」之類的理由,而將虐殺動物的任何行為,視作「理所當然」的言行(例如:聲稱為了人類福祉或整體的最大善(最小惡),而作殘忍的動物實驗)。傷害動物的行為,一旦在倫理認知上賦與了正當性與合理性,將會使人逐漸淪喪易地而處的道德感情,從而堅拒研發其他可能的替代方案。

(以上,摘引自釋昭慧,2011,〈動物保護的兩大依憑——動保良知與動保論述〉,中央大學,《應用倫理評論》第57期,頁124-130。

 

 

 

 

 

 

 

 

 

 

 

 

 

 

 

 

 

 

Tag: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