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來見過「屏東鯨鯊」的人同聲一哭

作者: 
楊憲宏
專題分類: 

資料來源:yahoo新聞 楊憲宏專欄
發布日期: 2013年7月12日

以下所講述的是一次殘忍虐殺受保護的野生動物的荒謬過程。而馬英九政府坐視,甚至縱容,這次「棄養」行動,今年四月曾有國際保護野生動物團體來台連同「關懷生命協會成」員一同警告漁業署與教育部,可是完全無效,未來馬英九政府棄養虐殺鯨鯊的醜聞將傳偏全球。台灣的形象將受重創,監察院應主動調查,立法院應追究相關部會責任,而地檢署也有義務就野生動物護法起訴加害者的刑責。



我在今年三月以「關懷生命協會」理事的身份到屏東海生館去觀察這尾鯨鯊的生命狀況,它已因環境極差而受傷,面臨如何野放的難題,而且綜合多方學界意見,最佳的選擇是設中繼站,不要突然將這尾鯨鯊直接投回大海,這樣的行為形同「棄養」,這些話都在漁業署與教育部說過,當時漁業署長還曾表示,野放一定不會成功,他不贊成。至於不野放的話,這尾鯨鯊一定死亡,還記得署長的想法是,如果死亡,就應做成標本。重點是,「直接投回大海一定會導致死亡」的論點是大家早已心知肚明的事。可是七月十日,這群人還是蠻幹。



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飼養八年多的一尾鯨鯊野放,但因鯨鯊已習慣在水缸內繞游,且野放距離太近,致兩度洄游到岸邊擱淺受傷,第三次拖到離岸八公里外海野放則生死不明。監看野放的動保人士怒批:「海生館野放太粗魯,簡直想害死鯨鯊。」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主任陳玉敏痛批:「簡直是棄屍行為!」網友也批評野放過程太粗糙,讓人看了不忍及不滿。



海生館七月十日野放的鯨鯊編號「二號」,體長七點二公尺、體重三千六百公斤,昨凌晨一時展開野放行動,工作人員先將鯨鯊誘入箱網,由拖板車載往車城鄉竹坑海邊,並在鯨鯊背鰭裝上追蹤器。清晨近四時抵達海邊,起重機吊起鯨鯊放進海中箱網,以竹筏拖出外海約一點五公里處讓鯨鯊游出。 二號鯨鯊長期生活在海生館長三十三公尺、寬二十二公尺的水缸裡,已習慣不停繞圈游,因此野放後可能是不斷繞圈洄游,上午七時被發現擱淺在竹坑海岸岩礁處,工作人員重新以箱網把鯨鯊拖到距岸邊四公里海域野放。但上午十一時鯨鯊再度擱淺,身上已有多處擦傷,工作人員於下午四時第三度將鯨鯊拖到距岸邊八公里處野放。參與野放的海洋大學鯊魚永續研究中心博士徐華遜指出,從鯨鯊受傷情況研判,存活機率不樂觀,因此第三次野放前決定將追蹤器拔除。整個過程簡直是虐待謀殺。



兩年前早就該野放這尾鯨鯊,且環保團體要求野放前海生館應設中繼站,讓鯨鯊有適應緩衝時間,但海生館執意直接投海,就是想害死鯨鯊。海生館從二○○五年先後引進三尾鯨鯊,一號鯨鯊已於二○○七年三月野放,因未設追蹤器,無法了解野放後情況,死亡的機率極高;三號鯨鯊則於同年五月因病死亡,僅存的二號鯨鯊雖在海生館待了八年,因繞游常擦到缸壁致尾鰭受傷,動保團體曾於今年三月抗議海生館是「鯨鯊監獄」,要求設中繼站野放。 



海生館與廠商如此粗暴棄養這尾鯨鯊,是因為他們還妄想再去買小一點的鯨鯊來養,為他們增加門票收入,這些行為都違反野生動物保護法,可是口口聲聲「依法行政」的馬政府,卻一直姑息這種惡行。這尾鯨鯊其實很多台灣小朋友都見過,它的被虐而死是很悲痛的記憶,希望八年來見過它的人都一起站出來抗議,要求加害者與行兇者負起他們的罪責。
原文網址:
http://tw.news.yahoo.com/blogs/society-watch/%E5%85%AB%E5%B9%B4%E4%BE%86%E8%A6%8B%E9%81%8E%E5%B1%8F%E6%9D%B1%E9%AF%A8%E9%AF%8A%E7%9A%84%E4%BA%BA%E5%90%8C%E8%81%B2%E4%B8%80%E5%93%AD-062835366.html

Tag: 
Tag: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