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澎湖隘門沙灘BOT案看開發觀光案對動物與人的傷害

作者: 
吳雙澤/澎湖海洋公民基金會發起人
專題分類: 

從澎湖隘門沙灘BOT案看開發觀光案對動物與人的傷害

破壞的不只是綠蠵龜的家

從我們這一代有記憶以來,隘門沙灘就是綠蠵龜延續生命的勝地,牠們每年都回到隘門沙灘產卵,那時候的沙灘真美,就像上天灑落凡間的一片細碎黃金。然而,等到機場的建案在沙灘上到處開挖後,不僅綠蠵龜不敢再上岸,村民也不再踏足沙灘。一個製造美好記憶的天堂,隨著機場落成也變成不堪回首的垃圾場,毀去了綠蠵龜小寶寶來到這世上的家,還有隘門鄉親心目中的故鄉。

十四年前李天育老先生當選為隘門村村長後,為了讓沙灘的美再回來,也讓村民多個遊憩的地方,夏天時他比太陽還早起床,不停地撿拾大大小小的枯木、垃圾及石塊;到了冬天,他拿著粗竹竿,架上了攔沙網,硬是把沙子留在沙灘上。經過老村長的護灘養沙,隘門沙灘再度成為澎湖重要的旅遊景點,也是全台灣最大最美的黃金海岸線,自然環境認證專家綠蠵龜,於民國96年又回到隘門沙灘產卵,這就像給予隘門沙灘具自然生命力的認證。

但好景不常,澎管處接管之後便投入了不少硬體設施,總認為要多點水泥建築才像樣。最近更要把沙灘 BOT 出去給財團,讓他們在沙灘附近蓋 villa 跟飯店,澎管處的官員在環評會場說:「我們是為了打造澎湖國際島嶼,沙灘飯店會讓『高級遊客』有更好的選擇。」把條件這麼好的沙灘拿去蓋飯店,只是為了每天多住四百個人,在開發觀光的心態下,澎管處忘了隘門沙灘不但是在大海中千里洄游綠蠵龜的家,也忘了是李天育老村長與隘門鄉親努力十四年重新復育的家,輕易將十二公頃土地,以一年不到四十萬的租金,甚至比馬公街上的店面租金還便宜,租給財團。在財團經營的漫長四十年間,排放的廢水、砍掉的樹、挖走的沙子,還與村民搶奪水與電的使用、祖墳要移、妨礙居民的沙灘使用權,種種對在地住民的傷害,對於在地漁業及觀光產業更是一大打擊!更別說瀕危的綠蠵龜這次將永遠失去延續生命的勝地。

用家鄉美麗的資源供養外地財團,消費式的旅遊只讓觀光客如蝗蟲過境般摧毀隘門沙灘,除了讓這個製造美麗記憶的天堂再度成為不堪回首的垃圾場,也不會讓觀光客對澎湖的自然人文有多一點的認識與情感連結,難怪村民不能理解這些官員的思考邏輯。

沙灘屬於自然,但也是自家後院

先不論隘門村民有沒有發展澎管處所認定的「國際高級」觀光能力,但絕對可以管理一輩子休戚與共的好沙灘,只要給他們機會發揮努力與創意。六月一日環教法上路後,本島很多中小學生來澎湖做海洋生態教育,隘門沙灘的活動空間大、設施完善;最重要的是,在地的人才多,只要把社區的資源串連起來,就有機會讓各地的孩子來體驗農漁村生活、了解海洋文化、參與各項海洋活動。隘門沙灘的生態旅遊,可以從事的活動很多,舉夢砌民宿的作法為例,也談異於開發觀光的當地「產業」契機。

夢砌民宿距離隘門沙灘很近,隘門沙灘幾乎就是它的後院。它的潮間帶生物多樣性很豐富,有全澎湖超過百分之八十的物種,不管是各種藻類、海綿動物、剌胞動物、扁形動物、軟體動物,或是蝦、蟹等節肢動物,或是棘皮動物及脊索動物等,牠們的分佈都很廣泛,容易觀察到,所以隘門沙灘旁的這片海蝕平台,也就成了夢砌民宿主人郄大哥最重要的潮間帶行程基地。

郄大哥本身是退伍軍人,多年前回到他從小生長的故鄉,湖西鄉隘門村。他的父親留下來一棟老房子給他,這棟四十年前所蓋的古厝,在厚實的外表下自有它古樸的美。他的父親用在地的珊瑚礁骨骼,也就是俗稱的老古石來做牆身,整個房子冬暖夏涼十分宜人。它正面牆上貼著彩磚做裝飾,屋頂有磚坪可曬菜乾蕃薯簽,有挖井來讓水源可自給,門口有老古石菜宅,種菜採豆可以自足矣。

老房子本身是古代生活方式的陳列及展示,因為有了這棟房子,所有的生活空間都發生了意義,在屋子裡自然可以嗅聞到一種古式的生活氛圍,可以想像以前人克勤克儉,與萬物共生的生活哲學。這也是旅人來到澎湖時,可以擁有的生命感動與震憾之一。來到澎湖,很多人會發現自己可以穿越時空的蛹道,到湮遠的古代,去感受一種更貼近自然的生活形式。祖先們過的是更靠近海洋與土地的生活,他們很自然地就會維持生態平衡,不像現代人竭澤而漁,一味地剝奪所有的資源,趕盡殺絕,到最後連自己都喪失掉!

很多旅人來住郄大哥的古厝老家,沒有像飯店那樣豪華的設備,但是每天自在來去,臉上掛著最幸福的笑容。郄大哥用澎湖人最真誠的笑容對待客人,永遠都像招待好朋友般,準備好要提供任何必要的協助,以及最多無私的分享。這樣的人情味,也是澎湖民宿最特有的招牌,是一種共同的識別標幟,讓所有來訪的旅人都打從內心感受到一種人與人相待的溫暖,這是久住都市的人,所遺落很久的寶藏。

尊重在地「主人」,才能發展隘門地方產業

做為一個旅人,只要讓郄大哥帶領過潮間帶行程,在行囊之中很容易裝著滿滿的感動。走在海蝕平台上,不管看到了什麼樣的生物,他最常告訴客人的是:「我們看看就好,不要把牠帶回家,因為我們是好客人,不會去侵犯這些在地的『主人』。我們甚至不要移動牠們,把牠們留在這塊石頭下,以免牠到別的地方水土不服。」這是非常「以生物為本」的環境教育方式,每個生物都值得我們的尊重與疼惜。

「哇,你看看這隻海蛞蝓像不像西班牙舞者『佛朗明哥』,牠的色彩多斑爛,好漂亮不是嗎?如果來生物選美一定得皇后。」或是「哎啊,你看看這寶螺上的金環,這麼閃亮,整個法瑯質還這麼完整,可見牠還是活生生的。你看,牠的身軀出來了,好美,不是嗎?」郄大哥不僅把這些生物當作平等生命個體來看待,每一隻也都是他的好朋友,看到他的眼神在黑夜中閃著興奮的光亮,所有的旅客也會沐浴在一種近乎大同世界的聖光之中。郄大哥帶團的全心投入,真的會讓人感動,也感動於自己原來是有神性,對於上蒼所賜的每一隻生物,除了心生喜愛,也都心存悲憫,不忍牠們受任何傷害。所謂的環境教育就當如是,如此才能教育下一代尊重環境、尊重生命,也才能從真正的自然環境中認識豐富的生物多樣性。而不是將動物圈養,無法表現自然行為,更甚者是進行人工化訓練,讓動物表演人類滑稽舉動,這只會讓我們的下一代獲得錯誤的自然與生物知識,及扭曲的生命價值觀。

雖然隘門沙灘幾乎是郄大哥的後院,但郄大哥卻尊重潮間帶的每個生物才是真正的主人,並且與牠們和諧共存著,潮間帶的多樣生物也因此展現東道主的熱情生命力,呈現豐富生態美景讓每個來夢砌民宿的客人欣賞。老屋風情及生態風景,是再多金錢投資也「開發」不出來的觀光資源。更重要的是保存了原居住人的情感與原居住動物的生存,於是生命本質的美好得以散發傳播,讓每個來澎湖觀光的旅客,體驗最真實美好也最震撼難忘的旅遊經驗。

成為有影響力的公民 保護家園生命不受傷害

發生在澎湖隘門的旅人故事,就是公民社會中,最值得宣揚的信念。身為公民社會的一份子,我想,是要去承擔一些社會責任。以隘門沙灘 BOT 案可看出目前台灣的環評程序出現了很大的問題,幾位學者專家就決定了攸關國土未來重大發展的環境議案。如果澎湖鄉親不發揮公民力量了解、參與隘門沙灘 BOT 案,對澎湖很陌生的環坪委員要如何做環評?決定澎湖沙灘命運的環評會在台北召開,在地人沒有機會參與,環評成了一堆數字的堆砌,而不是深入去評估開發案對於各方面的可能影響。

又念及台東「陋醜灣」那些還在現場奮戰的阿美族人。他們是經濟社會的最底層,但他們堅持用最實際的行動,用自己的生命,在為土地付出,也共同承擔社會責任,這也給了澎湖反對隘門沙灘BOT案的夥伴們無比的力量。

我們每一位都有可能成為「有影響力的公民」,在自己努力自持的領域中,會有機會扮演關鍵角色。當機會來了,你會如何把握?賺到錢才是真的,其他的都不重要?或是把機會變成是形塑自己生命高度的契機?我思考著這些問題,想到的都是這些所謂的專家學者們支支吾吾,無法自圓其說,冏狀百出的臉。因此真的很希望所有內心有情有愛有感動的朋友,一起關心我們的生命共同體──土地、海洋及所有和我們共享土地海洋的多樣生物,有牠們才會有我們。

其實這兩年,民眾對環境保護觀念益臻成熟,也因此幾個嚴重破壞保育類動物棲地開發案都成功被阻止,如經由一人一信給林務局讓苗50的道路暫緩開發後,保存了石虎的棲息地,經政商複雜角力與 NGO 團體和在地居民不懈奮戰,本來要轉彎的中華白海豚也可以安然的繼續在海洋悠遊,我們也希望隘門沙灘可以成為綠蠵龜在澎湖的另一個家。然而並不是因為保育類動物的珍稀才為牠們爭取存活空間,很多地區真正原住的主人是動物,人類才是客人,要想發展地方觀光,只有像郄大哥對「主人」的尊重,「主人」才會熱情招待,帶動地方「發展」。在台灣,每一個公民護土行動都會成為下一次更大行動的能量。我和反賭博合法化聯盟的夥伴會去趟馬祖,同樣是離島,我們的反賭場經驗分享對於馬祖人捍衛自己的家園,保存家鄉原味的自然風景與風土民情應會有所幫助吧。我衷心期盼著,台灣美麗的小離島,都不要變成澳門的慾望之城,用豪華虛幻的賭場遮住遼闊的海天一線,讓純樸可愛的民心變成整天擔心色情犯罪,讓充滿生命力的海洋變成死氣沉沉的髒水。

海洋公民基金會等澎湖在地環保團體也強烈建議,澎管處在張處長新上任後,實應扮演海岸線守護者角色,以低度開發為原則來妥善管理旅遊資源。並全面揚棄開發思維,用創意與行銷等軟實力來經營澎湖,與地方人才結合,串連更多社區資源,也與縣政府進行合作,幫助農漁業等一級產業轉型、升級,這也才是居民與環境雙贏的棋局!

怪手挖下去的,不光是動物賴以維生的棲息地,也是在地民眾永遠的情感。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