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場動物

作者: 
費昌勇/台灣大學獸醫學院教授
專題分類: 

農場動物

動物被快速地宰殺,以至於他們沒有感覺到任何痛苦,甚至不知道他們正在被宰殺,那麼還有什麼錯誤呢?

這是外行人的認知。動物從農場被運往屠宰場的途中即遭受到巨大的壓力,每年有數以百萬的動物痛苦地死在運輸途中。而且在自動化屠宰過程中,動物是被夾在輸送帶中輸送,動物一面掙扎,一面承受面對死亡的恐懼和痛苦。只有未曾目睹屠宰過程的人才會相信在屠宰過程中,動物不會感覺到任何痛苦或不知道要被殺害。更恐怖的是,家禽被排除在人道屠宰法以外。蛋雞在屠宰之前並未實施電暈(stunning)。此外,猶太教的屠牛法(Kosher)也不受人道屠宰法約束。(費註:Earthlings 影片有紀錄 http://www.animalrights.tw;中文版 www.animalrights.tw)。單在美國每年有超過60億的各種動物被屠宰。其實現今大家都很了解,吃肉對人類健康是有害的。我們目前是以對待植物的方式在對待動物,是完全不符道德,我們這樣做不是根據理性,而是根據傳統。

大量的屠宰過程並非如我們被告知的那麼人道。每一種屠宰方法都不符「人道」標準。以電宰為例,我們都會給予接受電擊療法的人麻醉劑,因為會有痛苦;然而殺牛用戟斧(poleax)切斷頸部脊髓神經管,是需要相當的經驗才能在瞬間精確地切斷,但只有極少數的屠夫擁有此一技術,因此大部分動物在屠宰時都會在屠夫笨拙的技術下痛苦的死去。而猶太屠宰下之動物,更是在沒有事先被擊暈的情況下被吊起(hoisted)來放血致死。在吊起的過程中常導致關節韌帶被拉斷,並且在有意識的狀況下慢慢死去。所謂衛生、無痛屠宰的講法只是財團的洗腦劇本。

什麼是工廠式農場?錯誤何在?

工廠式農場(factory farming)是一種工業化的生產過程,此過程是將工廠量產的理念與技術用到動物農場。動物們不被視為是有感知的生靈(sentient beings),而被當成是一個取得蛋、肉、皮革……等目的的工具,這種作法的目標是賺大錢。動物們被育種、餵飼、監禁、打生長素、瘦肉精等各種方式操作,使之能更快的下蛋、更快的增重、並長出更瘦的肉。透過動物屍體的再生利用、極度密飼,與不供應墊草等作法,使成本降至最低。

巴特利(battery)飼養蛋雞量產雞蛋是全世界最普遍的形式。母雞被養在最小空間的籠子裡,過著無法運動也沒有自然行為的生活。母雞痛苦地被除喙(debeaked)甚至除爪(declawed),以保護因密飼而互啄的傷害。籠子沒有地板,糞便能直接掉到最下面的托盤上──而母雞就都站在籠子的金屬網格地板上。層層的雞籠前後、上下堆疊,被放置在一個溫控的房舍裡,母雞就是一個將飼料變成雞蛋的機械。當經過一段短暫、悲慘的生活之後,再以烤雞或雞塊做為最後的剝削。
           

豬的生產過程中也使用了典型的工廠式農場方式。為了保證生產「最好」的豬肉,豬被養在窄狹的水泥舍裡,沒有稻草或泥土,動物可移動的空間只在數英吋的範圍。當母豬生產後即關在分娩欄中,與小豬間唯一的接觸就是乳頭。小牛肉(veal)的生產過程與豬相似。小牛出生(一至三天)斷奶後即被養在狹窄的木箱內,動物無法轉身,只能站或躺。他們一生都處於不見天日的暗室,也不能與其他動物互動。工廠式農場的飼養方式令人無法忍耐;這種空間不足、限制正常行為,和禁止與其他動物互動等不人道的做法,完全未提供動物天性所需要的自然條件。在這種環境下飼養動物不但殘忍,簡直是沒有人性,從生產者到消費者都一樣。

使用化學製品和注射生長素的方式以提高畜牧生產,會危害動物之健康。此外,這種快速生產的畜產品也會對人類造成傷害。

牛不能以工廠式農場飼養,因此我們能吃牠們,對吧?

養牛場所實施的不人道措施有:增加飼養密度、使用飼料添加劑、控制品種。動物權主義所關切的除了飼養方式不人道之外,動物在屠宰前的長途運輸,以及在到達屠宰場後等待屠宰的過程都非常殘酷。工廠式農場飼養法是透過育種的技術以提高「生產力」。這類提高生產的方式,無論是肉牛或乳牛,都非常的痛苦。小牛肉的生產是典型工廠式農場的例子。《THE MANUAL OF ANIMAL RIGHTS》 的作者David Cowles-Hamar 的描述如下:「生產小牛肉的幼犢被養在5英呎長2英呎寬的木箱裡,幼犢根本無法轉身;為了使肉質細嫩色淡,只餵飼不含鐵與纖維的液體食物,動物大部分的時間都處在黑暗中(可使肉色變淡),且不提供臥具(他們太餓會亂吃墊料),這樣經過3-5個月後宰殺。」乳牛的飼養也是慘忍,茲列舉事實如下:

  • 小牛生產後只餵乳三天即被轉至生產小牛肉的飼養場,母子不能相聚造成嚴重緊迫。
  • 每年有十七萬隻小牛因粗劣的飼養,或市場操作,或粗劣的運輸而死亡。
  • 母牛生產後被榨奶10個月,此為小牛自然攝取量的10倍,此舉導致母牛大量發生乳房炎。
  • 為了提升產乳量,母牛被餵以高蛋白精料,常因此導致酸血症(acidosis)和跛足(lameness),約有25%的母牛會到達此一程度之折磨。
  • 乳牛正常的壽命是二十歲,但通常在四~五歲,就會因生產力耗盡而屠宰。

以上的現況,讓我們在道德上無法接受殺牛與吃牛。David Cowles-Hamar說:「建議以動物們的生命來換取牠們的自由,在道德上根本是胡扯。」

牛與雞在不滿足的情況下不會生產牛奶(或雞蛋)

這不是事實。母牛分泌乳汁是生產後的自然生理反應,所以牛是不得不生產牛奶,正如牠們無法避免排尿一樣。同理雞生蛋也是如此,蛋的生產是藉由品種選拔、小心地調整雞舍溫度使其維持在夏季的狀態,再加上營養的控制等方式來達到高產量。若要更深入的了解,那就來看看過去五十年來雞蛋生產的狀況。過去五十年來蛋雞的飼養越來越違反自然、不准蛋雞行動,雞蛋的產量比過去增加好幾倍。這些蛋雞即使在嚴重的不人道條件下,仍然持續的下蛋,因為牠們根本無法讓自己不下蛋。

母雞不下蛋會是一種浪費嗎?

事實的確如此,然而這樣也不能使「用殘酷粗野的人工技術增加產蛋量」變成合理。如果有人問:「我們是否可以撿拾田野飼養(free-range)的雞在田野中所生的蛋來吃?」動物權主義者的回答是:「這種飼養雞蛋的生產法並不如你所想像的那麼理想(見下述)。而且,這種蛋的供應量只能滿足小部分的需求而已。」

動物們不是什麼都不知道嗎?

假如有人培育一種供做奴隸用的人種,並告訴你這些奴隸們不知道有更好的世界存在,所以這種作法合乎道德。你會接受這樣的藉口嗎?重點是,雖然有些更好的世界存在,但是,這些奴隸刻意不被告知。

「不知道有更好的世界存在」並沒有減輕動物們的痛苦。「動物們最基本的需求未被滿足」是牠們最大受苦的來源。例如:乳牛從未親自養育牠們所生的小牛;被養在巴特利式雞籠裡的雞永遠無法伸直牠們的翅膀;母豬無法自己做窩或是在森林中拱土覓食。最後,人類甚至剝削了動物們生命最基本的盼望──將其宰殺。

農民不是比都市人更知道如何對待動物嗎?

這個觀點常常被農民提出,意指農民最懂動物故不要去懷疑他們。「由於他們較接近農場裡的動物,故農民擁有一些特別的知識。」但是若是問他們為何可以剝削動物,或如何降低動物們的痛苦時,卻答不出來,故證明他們根本沒有「特別的知識。」除此之外,還應該要知道的就是,這些剝削動物的農民有極大的既得利益。您相信盜木者會善待森林嗎?專業上,這個論述是個「原創的謬論genetic fallacy」的例子。理念之評估是根據文字的內涵,而不是根據原創者的意見。

有關吃田野飼養(free-range)畜產品的立場

這種「田野飼養」的飼養型態被說成不是工廠式養殖(factory farmed),而是養在田野,使動物可以完全表現自然行為。有些人覺得這種飼養的農產品在道德上是可以接受的。如果這些動物被飼養是為了宰殺肉用,或是提供蛋奶等畜產品的話,那就是錯誤的解釋了「田野飼養」的意義。許多自稱是這種飼養方式的農場,事實上並不比工廠式養殖的農場好。你只要去參觀一個大型的「田野飼養蛋雞場free-range egg farm」就知道了。就營養來說,田野飼養的蛋不會比工廠生產的要好,有部分或全部的原因是在田野飼養方式下,動物疾病的風險高。此外我們要問,為什麼「田野飼養」的動物要比其他動物更值得遭受到沒有必要的死亡?動物權的立場是「動物有權利脫離人類的暴行,去過自由的生活。提供動物短暫的快樂的生活,並不能當做人類對動物暴行的藉口。」試問如果有一對夫婦,他們的小孩是在田野放養,那這個孩子也可以合理的被人類吃掉嗎?對於「田野飼養動物」的畜產品,我們至少可以確認的有四個問題:1. 人類仍然不珍惜畜產品;2. 仍然在破壞環境;3. 動物一旦沒有生產力,就立刻屠宰;4. 沒有生殖能力的雄性動物不是被殺就是進入工廠式養殖(factory farmed),最慘的是那些乳公牛,由於不產乳,大多被送去當小肉牛飼養。

那麼「田野飼養」的蛋有何錯誤呢?要得到產蛋母雞,你必須要先孵化受精的蛋,這些蛋孵化後約有一半是公雞,這些小公雞通常會在孵化後立刻以下述方式宰殺:缺氧灌氣法、碾碎、窒息、減壓、淹水等;或是放在炙熱的人工氣候室當肉雞來養,當養到具有經濟價值時即予以屠宰。光是在英國,每年就有超過三千五百萬隻的一日齡小公雞被宰殺。而牠們的屍體通常是被製成肥料或是直接被當成垃圾填埋。蛋雞一旦產蛋量下降就立刻會宰殺,通常是在兩歲左右,雞的自然平均壽命是五至七年。同時還要注意,有很多被歸類為「田野飼養」的雞場並非真正的「田野飼養」,牠們只是住在較大的雞舍且有走道可以走出雞舍。但是,因為食物和燈光都在雞舍裡,這些雞隻幾乎不敢走出去。

蜂蜜有問題嗎?

在生產蜂蜜時蜜蜂通常要被殺死,如果養蜂人冬天不管,整個蜂窩會毀滅。雖然並非所有的養蜂人會這樣做,但一般的作法是視蜜蜂為沒有生命的物質,沒有內在價值(intrinsic value),只有商業利益。人工受精會造成雄蜂的死亡,但也已成為產生新蜂后的標準作業程序。雄蜂採精法是將雄蜂頭部扯斷(斷頭可以產生電流刺激性神經衝動)。然後只要擠壓身體的下半部就會射精,再用負壓的注射針筒收集這些精液。

(本文摘譯自動物解放〈Animal Liberation Front〉官網有關農場動物資料)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