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肉精、禽流感、口蹄疫風暴—集約飼養農業的潰敗

作者: 
munch
專題分類: 
專題分類: 

紀錄片導演李惠仁戳破台灣雞隻早已爆發高病原性禽流感風暴,在此同時豬隻從去年開始分別已在澎湖、台南、金門爆發口蹄疫疫情,諷刺是國內食用動物疫情頻傳,政府卻在此時計畫有條件開放美國瘦肉精肉品進口。
 
從雞、豬、牛等食用肉品,紛紛傳出安全問題,民眾憤怒政府不思防疫工作失敗,甚至面對美國壓力卑躬屈膝,強硬開放瘦肉精肉品進口,讓國民的食品建康,接連不斷嚴重亮起危機警訊。
 
在現今,針對病毒擴散,飼料添加物的問題,集中在防疫與用藥安全量的討論,但是問題的背後,不只是撲殺、打疫苗,或吃多少安全的問題,而是這些肉品風暴,其實反應著集約飼養農業的潰敗,甚至直指資本體系下,藥商、畜農經濟的重重問題。

禽流感、口蹄疫都是病毒傳染,但是傳染速度之快,以及病毒不斷變種,都和飼養方式與環境有關。

在集約飼養農業下,雞隻要求快速成長,快速出貨市場,一隻仔雞飼養40多天,就可以宰殺上市,豬隻也是同樣方式,仔豬飼養10個月左右就可出貨上市。為了快速成長,飼養場所採取集約式養殖,關在小小籠欄裡,以固定調配的食物,外加生長激素,快速增加體重,在只求肉質快速成長下,雞、豬的抗體不足,就以抗生素、疫苗來抵抗。
 
這樣的畜肉,遊走在用藥的成長銷售,以及用藥的食品安全界線上,投藥過量或違用禁藥,影響食品安全,一旦用藥過低,一旦面臨疫情來襲,就是整場撲殺損失。於是,常常為了肉品經濟,以隱瞞疫情或粉飾藥害,來危害使用者健康。
 
動物病毒存在四周環境,有著各種不同感染途徑,但是對於病毒的抵抗與擴散,卻是在集約農業下,提供病毒一個溫床,感染體弱的畜類,在密集飼養環境中,快速交叉感染,甚至撲殺雞豬,也無法撲殺病毒下,再度重覆集約飼養方式,就是流行病學專家最擔心的病毒變種問題,因為人類提供一個病毒可以肆虐的飼養方式和環境,讓病毒有載體可以進行演化變種,從不同畜種,再到人類身上。
 

同樣瘦肉精風暴,也是牽連著集約飼養的問題,關在挾小畜欄裡的經濟動物,只能進行餵食、睡覺,根本沒有足夠活動的空間,在要求肉質不要過肥下,就投以瘦肉精,來增長動物瘦肉,增加銷售利益。
 
當瘦肉精背後隱藏的動物藥廠的龐大利益,以及集約飼養的便利經濟,完全被化成用藥多寡吃不死人的問題,為何不能回歸問題本質,要好的瘦肉肉品,就讓牛、豬,有足夠的活動空間,減肥瘦身,以及使用營養均衡的自然食物,健康肉質。


 
但是進入現代社會,為了提供城市龐大的肉品市場,百年來集約飼養農業,不斷蓬勃發展,在看似科學精算的飼料、畜欄效益下,其實為了降低成本、快速競爭,這些經濟動物離自然成長越遠,如同塞進飼料、填入藥品的籠裝肉塊,在一塊塊美味包裝下,根本沒人知道畜欄裡的秘密,人們吃進多少病毒,或是吃進多少藥劑。
 
瘦肉精、禽流感、口蹄疫風暴,不只是衝擊人類防疫或用藥安全的問題,而是一種預警,警告世界百年來的集約飼養農業,已經面臨最大危機,它不是生產美味肉品,而是提供藥品與病毒異樣生存的空間。
 
其實,無論是自然養殖或生態養殖,增加食用動物的健康,甚至保護海洋自然環境,降低養殖動物的需求,獲取自然生長的海洋食物,以及減少食物浪費、肉類的攝取,都是在集約飼養農業產生問題後,世界的反思與行動。
 
有條件開放瘦肉精,禽流感、口蹄疫防疫失敗,政府都只是屈服在外國勢力、藥廠利益,集約經濟的勢力中,在捉襟見肘,一再解禁中,以人民健康玩起危險遊戲,從不思考如何一步步輔導農民,走向生態或自然養殖,減少、禁絕動物用藥,增加病毒的抵抗力。
 
瘦肉精、禽流感、口蹄疫風暴,相繼來襲,它不只是防疫與用藥安全的問題,而是更深刻集約飼養農業的潰敗,以及資本化體系下大型藥商與肉商的金權利益。

 

本文徵得作者同意,轉載自漂浪島嶼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