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茸 凌遲之痛

專題分類: 
專題分類: 

圖:范特西攝影 地點:台灣坪林 
圖說:血已經像用噴的一樣溢出,可以看到鹿露出驚慌又無奈的眼神

 


 

 

憫生

曾看過報上寫著:紐西蘭等舶來「鹿茸」冷凍食品為皮肉之外之副產品,遠遜於台灣不用麻醉且不「殺生」鮮採之噴血鹿茸富含血管神經,壯陽補身效果大好之台灣鹿茸……。看了這等報導,內心實在無比的沉痛,此事早已擱置於心中多年,不講出來實在有昧良心。

據我所知,早年水鹿、梅花鹿等為野生動物,禁止獵捕,約莫在二十多年前國內經濟起飛,民眾較有餘錢補身,牧民見有利可圖,便陸續有人飼養,飼養者一多,為管理方便及衛生安全,便將其列為「經濟動物」。動物一但列為「家禽家畜」「經濟動物」,其慘況可想而知。皮、肉、骨、鞭、血的使用便不在話下,但最慘的是鹿頭上那對角,偏偏又年年可生,不像犀牛角鋸過一次便可終身免鋸(犀角不含神經,被鋸並不痛苦),但是鹿茸有神經組織有血管被鋸時會噴血(如圖)怎不會痛呢?一隻鹿從第一次長角開始就要面臨這樣不斷的痛苦到死,鹿便成為命運最悲慘的一類經濟動物。

電視上常常有鋸鹿茸的畫面,活生生血淋淋的過程實在令人慘不忍賭,就連打馬賽克都很難不看到血跡斑斑。有些西方國家,大都有先加以麻醉,取鹿茸後再打強心針等甦醒劑。但大多數的華人認為若是先施打麻醉劑,對於人類會有不好的影響,因此強調不麻醉的現鋸效果較好。在台灣,旅行團會將遊客帶到景點現購新鮮鹿茸,業者就地即時表演現鋸鹿茸讓觀光客觀賞。可憐生性敏感的鹿兒們,便在東奔西竄、四方圍捕的過程中,被制伏在地上五花大綁,一聲聲的鳴叫聲,痛到二眼發直,淚眼汪汪的讓利鋸鋸斷富含神經血管的鹿茸,在眾人圍觀中頭上噴出的鮮血立刻被泡成鹿茸酒補血,人類張著大嘴喝著鹿血,鹿茸則秤斤論兩的被進補民眾搶購一空,彷彿得到人間至寶一般笑得合不攏嘴。

中國傳統進補觀念凌虐不少動物,近幾年來學術單位一再發表研究報告,不斷地說明鹿茸對人體有何等的好處,使得原本就熱衷進補的國人更是趨之若鶩。就連政府單位也跟著強力推銷,農委會還曾將特優鹿場公佈在畜牧處網頁上,使民眾能夠購買到品質最佳的「鹿茸」進補。網站還有強身補氣-國產新鮮優質鹿茸的新聞報導。而飼養者利潤豐厚,利益薰心之下更加擴大飼養,鹿茸已由高貴中藥材變成食品、藥膳食材,而在龐大需求的背後,就是一隻隻鹿兒悲慘的故事。

看過「生命的吶喊」紀錄片的人都知道,不論是豬、牛、雞、鴨、魚…的命運是如何的悲慘,但鹿的命運與蛋雞相比,似乎不遑多讓。蛋雞是在「無期徒刑」終身監禁、「蛋盡源絕」的情況下被判死刑,而水鹿梅花鹿是在不麻醉的情況下每年被凌遲一次,二十餘年便要驚恐、痛死二十幾次。有人說吃鹿茸不殺生,卻讓鹿兒痛得死去活來二十餘次,最後也是難逃一死,實在比殺生更慘!(尚有殺懷孕母鹿取「鹿胎」進補,十分殘忍)

我寫此文的目的,並不敢寄望人人就此不吃鹿茸,也無法影響到多少鹿場的死忠客戶,我本身學習過中醫,對中醫中藥有一鼓說不出的好感與熱愛,但是人皆有不忍之心、皆有慈悲之心,是否能在補身之餘也思考到一點動物福利?況且許多知名的藥物功效不輸活生生鋸下的帶血鹿茸,臨床效果也很好,鹿茸有再大的療效也一定有可以替代的草藥。今天大家一窩風時興鹿茸的同時,我不得不說出此真相,就像許多人穿皮草時不了解動物的慘烈苦楚,讓許多人不知道而加以消費,使更多動物受痛苦,實在太不道德。希望以後大家在採購動物性食品及用品時,能用更慈悲更寬廣的心來衡量,才是人類與動物、與自然界的相處之道。

 

圖:范特西攝影  地點:台灣坪林  
圖說:看到鹿整個固定的情況,鹿血大約流出有一公升左右,應該說是用噴的

圖:范特西攝影 地點:台灣坪林

圖說:這隻鹿血太多了,上藥後還一直噴出,所以在壓住跟拉繩子止血

編者註:關於鹿茸的替代草藥請參閱台灣動物之聲第144期《就科學和道德論鹿茸及替代中藥》。在此 感謝范特西提供照片,欲知詳實鹿茸採收紀錄請點選下列網址

http://tw.myblog.yahoo.com/jun_ice71/article?mid=311#2830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