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道善待動物──英格麗‧紐寇克(Ingrid Newkirk)

作者: 
寒荻
專題分類: 
專題分類: 

沒過多久,街頭就不定期湧現大批的裸體,不論男女、環肥燕瘦;他們不是要開性愛派對,而是自願自發的想要共襄盛舉,以沉默的熱鬧來呼籲大眾──不要殘害動物。

 一九七五年以後,一本由彼得‧辛格(Peter Singer)著作的《動物解放》像震撼彈似的引發人類的省思或反彈。當英格麗‧紐寇克也翻閱了那本書,便再也無法對動物的遭遇置身事外。那個年代,彼得‧辛格的思維,似乎得俱備十足勇氣才說的出口:

動物不是無生命的物體,牠們能知覺愛與歡樂、寂靜與恐懼,或者更多,就如同我們人類。雖然,在動物面前,我們將自己升格為應允眾生請求的上帝,但就生物學而言,我們只不過是許多動物中的其中一種…。

隨著對動物處境的真相大白,英格麗也確立了自己的生存意義,她終於瞭解,她是為了動物的幸福而來。於是,呼應著《動物解放》,她開始全力指揮,向人類的盲目與貪婪宣戰…。

刻骨銘心的奮鬥

 英格麗‧紐寇克(Ingrid Newkirk), 一九四九年七月十一日 出生於英國,但童年的大部分時光是在印度度過的。當時,她的母親在印度一個類似「泰瑞莎修女孤兒院」的慈善機構負責為痲瘋病患包藥丸、捲繃帶及為孤兒製作 填充玩具;此外,也在自家裡收容許多流浪動物。她的母親常說:「我才不管是誰在受苦,只在乎自己是否能為受苦者幫上什麼。」英格麗就這麼被母親的博愛情操 潛移默化;不知不覺間,也注定將為動物們的悲慘命運而奮鬥。

二十世紀七○年代早期,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裡,她到美國馬里蘭的一間動物庇護所見習。那個所謂的「文明的場合」,其實看來既髒亂又粗暴,她親眼看到許多 貓狗受盡不人道的對待。人類,竟是如此的鐵石心腸,讓動物囚禁在煉獄般的地方!這個震撼性的體驗,讓她辭去股票經紀人的工作,轉而投入保護動物的領域,她 申請到動物庇護所的工作機會,一進門,就先大力刷洗髒亂的環境。

然後,當她閱讀完《動物解放》,便更積極鋪陳解救動物的道路。

一九八○年,她轉任哥倫比亞特區動物庇護所,在那兒結識原本從事非法捕鯨的亞歷山大‧派屈克(Alex Pacheco)。由於兩人都看盡動物的生死掙扎,也對「人類應改變態度」有所共識,便聯手催生保護動物組織PETA(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旨在倡導「人類以人道善待動物」。而英格麗的工作之一,是負責到各處調查虐待動物事件。令人意外的,這個組織發展迅速,吸引許多人前來 一探究竟。

但英格麗一開始並未察覺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有何矛盾之處,直到爆發了一件刻骨銘心的憾事…。有一次,她接了一個慘絕人寰的案子--一群動物被主人遺棄在 農場庫房達一個星期以上。而那主人在離去前,竟舉辦了一場飲酒派對;一群人,就在酒酣耳熱之際將酒瓶丟向畜欄。於是,馬匹與豬隻紛紛死於長久的饑餓與玻璃 碎片的凌遲。只有一隻小豬倖存。

英格麗淚流滿面的抱起氣若游絲的小豬,餵牠喝水;牠發出了似乎在感激的聲音。她感受到牠強烈的求生意志,於是火速送牠就醫。之後,她積極的到處搜證,試圖查出那群兇手的去處。

一陣奔忙後,英格麗開著車返家,一路上,她思索著晚餐要吃些什麼。她想著冰箱裡還有的食物──一些豬排。對,就吃豬排吧。
突然間,彷彿電光一閃‧霹來一記重重的當頭棒喝,從來沒有過這麼痛的覺悟。是啊,才剛憤怒的救回一隻受虐的小豬,怎一回頭,就想到要吃豬排?難道說另 一隻死於非命的豬就沒受過苦?她這麼拼命的為農場小豬的存活而努力,又怎麼能對另一隻死無全屍的豬不覺悲憫?太諷刺了!

她不敢,也不願碰那冰箱的豬排了。那年,她約莫二十四歲,成為道地的素食者。此後,基於職責,她查訪了許多屠宰場,眼睜睜看著動物們為了逃避屠刀而混 亂而驚慌。死亡的氣息,混合著動物受苦時釋放的毒素,玷污了屠夫及整座屠宰場。她終於明白,何以許多人在吃過肉後會昏昏欲睡?

他們,豈非受了毒素,或者說,怨氣的詛咒?

裸體上街頭--動物不是我們的

舉著色彩醒目的大標語──「動物權利(animal rights)」及「動物不是我們的(Animals are not ours)」,PETA開始走上接頭大聲說出他們的訴求→

動物也有屬於牠們自己的生存價值,牠們並不比人類低等,只不過是樣子和人類不同罷了。牠們「真的不是」為了人類而存在,牠們不屬於我們!

然而,光是舉著標語遊行,似乎改變不了冷漠的人群。PETA意識到,這是一場長期的戰役,若不出奇致勝,恐怕很快就要彈盡糧絕。但如何能引起群眾廣泛注意,進而關心保護動物的各類議題?PETA智囊團傷透了腦筋。

「啊,有了!」就像卡通《北海小英雄》中小威的靈光一閃,PETA想到了一個勁爆的點子。而願意勇敢成為前鋒執行者的,是一位名為潘‧安德森(Pam Anderson)的女子。

於是,當潘‧安德森一絲不掛的出現在街頭,對抗龐大的動物毛皮市場時,果然震撼了美國社會。令人意外的是,一些婦女同胞受到感動與鼓舞,也紛紛拿出珍 藏的皮草,當眾撕扯稀爛以明志向。再沒過多久,街頭就不定期湧現大批的裸體,不論男女,不論環肥燕瘦;他們不是要開性愛派對,而是自願自發的想要共襄盛 舉,以沉默的熱鬧來呼籲大眾──不要殘害動物。

 

peta推出一群裸體男女,在重要部位擺張牌子,他們是在抗議亞洲諸多國家虐待大象的行為

當然,裸體遊街的行徑也遭來四面八方的撻伐。不少社會評論家批判PETA傷風敗俗,以「性的炸彈」邊緣化、膚淺化社會的改革。潘更首當其衝被指責賣弄 風騷;可憐的潘,從此以後不管走到哪兒,穿了衣服或不穿衣服,都會被好事者恫嚇或揶揄。對於排山倒海而來的善意規勸或惡意攻擊,英格麗在接受訪問時做了很 誠懇的聲明:

「在我的書桌上,擺有一幅只有一個乳房的婦女裸體照,那是她為歌頌乳房切除術而拍下的照片。只擁有一個乳房的她是如此美麗!美麗並不一定要以裸露來表現。但以美好的人體來推行某個理念也並沒有什麼錯誤。」

她更指出,所有的女人和男人都是自願貢獻「裸體」,沒有人主導他們這麼做。和「穿毛皮大衣能讓人看起來性感」這樣的謬思來競賽,那麼,裸體豈不更能達到「性感」的需求?這便是「寧願裸體」活動所要傳達的意義所在。

身為PETA的會長,英格麗平常就帶頭以棉、麻、人造絲、尼龍等衣物來保暖或裝飾身軀。她認為,無論就價格或舒適度而言,它們絲毫不亞於動物的纖維。但最緊要的是--「不要穿一塊死亡動物的皮膚在身上」。

儘管衛道人士還是很難接受「純真的裸露」,但這個策略倒讓PETA受到關注了;它迅速發展成全世界最壯觀的保護動物組織,會員人數至今已超過三十萬。

而為了因應可能引來的爭議,PETA也訓練了許多社會知識與動物知識豐富的評論者。英格麗自己便是那毫不遲疑的戰馬,能夠隨時迎接尖銳的攻擊;然而總是難以避免持久戰。

舉例來說,拉斯維加斯(Las Vegas)的某個秀場主持人養了一群可憐的猩猩,牠們經常在表演前得挨上一頓鐵條。PETA在插手救援後,曾對秀場主持人提出訴訟,更透過播放毆打畫面 來尋找慈悲的新監護人,直到確定每一隻猩猩都獲得重生….。整個救援過程耗時十二年之久。而另一項阻止動物活體實驗的訴訟,也進行了整整十年。英格麗曾宣示--

除了水底世界,我們會在每個領域為動物伸張正義,直到我們贏了戰役!

就是這股幹勁,讓包括戴安娜王妃、李奧那多、奧利薇亞等世界知名人物都投入了PETA的行列;新世紀的飲食革命,也火熱火熱的燃起…。

響應動物解放
伴隨「尊重動物權利」而來的,是全球性飲食結構的改革。除了帶動數以萬計的人口自發性的成為素食者,PETA也對麥當勞、漢堡王、溫蒂漢堡等標榜肉食 享受的 連鎖事業進行抗議,直到主事者同意,在動物進入屠宰場前,不會遭受囚禁、毆打或強迫脫毛等凌遲。就算無法斷絕肉食者的口慾,至少也該讓動物的短暫生命活的 有尊嚴。

令人振奮的是,漢堡王(Burger King)已具體回應PETA的要求--在美國各城市的每個賣場推出素食口味的漢堡。對於習慣將動物肉體視為搖錢樹的餐飲業而言,這個小小的改變很可能扭 轉全世界的飲食風尚。不,這豈是小小的改變?顯而易見,這項改革大大挽救了許多雞隻的性命!

然而,正如彼得‧辛格在《動物解放》中提到的,不管心地如何善良,要做到「放下吃肉的興趣與利益」,對大部份的人而言是非常困難的--

「除了時時會有想吃肉的衝動以外,我們還有千百年的肉食習慣在背後作祟。」

習慣,是動物解放的最後一道障礙,使得人們不去思考對動物是否殘忍;或以「人的問題都管不完了,何來閒情去管動物痛不痛苦這種芝麻小事」來推託。但如 果不試著去瞭解,又如何確定動物的生命只是芝麻小事?為此,英格麗想到從生活中的小細節小互動去挖掘每個人都可能具有的慈悲,感謝科技的進步,她在網路上 建立了一個無障礙的管道。

如今,每天都有上千人次造訪PETA的「素食主義者總部」網站,尋找免費提供的食譜與烹調小秘訣,好隨時變換餐桌上的菜色。英格麗並不要求人們急於認 同或不認同PETA的理念或行動。她只希望人們至少可以為工作夥伴烹調素食餐點、帶鄰近的狗去做結紮手術、捐款給野生動物中心、在校園圖書館放本關於動物 權利的書籍。

每年有超過八億五千萬的雞隻因為肯德基而遭受折磨,如果是發生在其它動物身上,這樣的行為早就會被指控為「嚴重虐畜罪」:雞隻們被餵藥催促其生長、他們通常 過重,且因身體負荷不來而造成跛腳的情況 ;在屠場裏,每隻雞都在神智清醒的情況下被割喉,並泡在注滿滾燙熱水的脫毛槽內脫毛,被活生生燙死。

漂亮的成績單

英格麗表示,或許我們會這麼形容犯罪首腦:「某某人簡直像個畜牲!」不過,風水輪流轉,如今動物不再被拿來做為貶抑的形容。好比西班牙的「兒童社會福 利局」曾在電視上播放犀牛媽媽教育孩子的紀錄片;片中,犀牛寶寶在媽媽的帶領下學會避開危險、打扮、沐浴以及選擇安全的食物….。在片尾,「兒童社會福利 局」如此訴求:「這一次,我們要求你的行為向動物學習!」
自從PETA一九八○年成立至今,已有超過五百五十種的化粧品、盥洗用品、清潔劑生產線不再利用動物做產品測試。

當二十一世紀的號角吹起時,PETA成員的抗議活動也隨著觀念的變遷而有所修正,他們不再激進尖銳,而開始運用理性的幽默。當美國前總統布希鼓吹大眾「多多逛街以帶動社會經濟」時,他們集結在大型百貨公司門外,一齊說:「逛吧,逛吧,但請逛個不殘忍的街!」

二○○三年二月十一日,英格麗再度贊助反皮草的新銳設計師舉行秋裝發表會,無論是衣裙褲、風衣、芭蕾短裙,緊身胸衣,甚至晚禮服和婚紗,清一色由橡膠、乳膠樹脂及亞麻合成纖維做成的環保衣料縫製而成,完全符合愛護環境、尊重動物的理念。

英格麗紐寇克,不愧是現代素食主義的標竿,連穿衣服都素的那麼踏實而匠心獨具。是啊,何必以昂貴的皮草呼喚人類的野性?瞧她一身不會刺得人發癢的棉布衫與亞麻裙,喔,那才是高明的美麗!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