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北一女的貓

作者: 
朱天心
專題分類: 
專題分類: 

我希望,長期在默默餵養這些貓咪的同學、老師們,能相對多做一些,把其他不喜歡貓的人的抱怨(例如排洩物問題、除蚤、餵食貓糧而非會引起環境髒亂的便當廚餘)的理由去除或改善。

好些年了,我之所以答應不時回北一女擔任文學獎評審或演講,實非校友懷舊、想去重溫校園儘管改變了不少的一草一木的回憶。我是為了看貓而去,沿著貴陽街牆側濃蔭下懶洋洋曬太陽的貓咪們,女兒盟盟曾從其貓家族中帶回一隻單一手掌即可握攏的美麗小公貓貝斯(91級的樂隊貝斯部的女生們還記得嗎?你們曾共同輪流養護了一個暑假,開學時家中怕影響課業不許養,而匆匆託孤給同學的賈寶玉一樣的小貓)。

貝斯兩年後離家未回,我想念他極了,只能回學校看看他無鼻獨眼,只有半邊臉的黑貓馬麻,和兄弟姊妹們,望能從他們身上找到一絲絲貝斯的身影。

那些樹蔭下閒適的貓咪們,成了我對北一女最美好的記憶,和想望。

我曾在一篇〈貓咪不同國〉貓文章裡提過,旅行不同國度時,我會習慣化以他們街貓對人的反應(友善、不懼不理、或夾尾鼠竄)來觀察這國人對其他生命的態度,乃至對「非我族類」的文明狀態。

由此,我很高興,做為一個明星、菁英學校,北一女的生命關懷教育,是進步的,成功的。

話說得太早了。

去秋,有同學告訴我,十幾隻貓咪一夕不見了,並不知是天災,還是人為(例如一般最懶惰落伍無知的作法,將之當無生命的垃圾請環保局抓去,七天後當垃圾處死焚毀)。

既往不究。

近日,有愛貓的同學告知,學校趁暑假裡執行校務會議的決議,必須「處理」散佈在校園角落倖存的大約包括正懷孕的兩母貓在內的十隻貓左右。消息在動保圈激烈迅速的傳開。

做為校友,做為北市動檢所志工和NGO組織「台灣認養地圖」志工,我非常期盼負有教育責任的帶頭學校,在這一堂課不要失分,可以用進步、人道、文明的方式對待,當然,亦可因循舊法。

事實上,經過民間動保團體和愛動物人的努力,以及動檢所嚴一峰所長的大力配合,台北市今年有五個里在做街貓TNR,即用原先即在默默照護餵食街貓的愛動物人士的活動,捕捉(Trap)、絕育(Neuter)、放回(Return)的人道方式控制街貓的數量,公部門在TNR中只需負擔其中絕育手術的費用(很諷刺的,此費用不及舊法的捕捉、留置收容所七日、安樂死、焚毀費用的一半),T、R讓原來長期就在做的愛動物人士負責,其他大部分的人,並不須多做什麼,甚至可以繼續你的不喜歡。

街貓們被迫交出他們的生育繁衍權利,換得我們人族讓他終其一生(街貓通常只有二到三年壽命)有個活路,做為人族,我們連問過他們一聲都沒有,如此不平等的交易,別得了便宜賣乖。

若今年證明五個里在街貓數量控制上確實有效,(事實上,這是目前歐美先進城市唯一經證實能有效控制街貓數量的辦法),未來,整個台北市將可能可望改棄舊法而採用TNR。

我們,「台灣認養地圖」的蘇聖傑、同樣是北一女校友、台大外文二年級的葛雁(她和幾名夥伴自己籌款,整個暑假在民生社區TNR了七十幾隻貓),我,基於同樣焦急的心,(只差沒喊「刀下留人!」)拜訪了校長、總務林宗仁主任、學務簡麗賢主任,並承諾,我們願意協助學校做TNR並自行吸收絕育手術費用。

頗讓我們吃驚的,他們都很誠懇並具知識準備(忙其肩負執行任務的林宗仁主任諮詢了不少獸醫師們和動檢所,對TNR專業知之甚詳),都願意採用人道、進步的做法。

不贊成、沒耐心、不了解TNR做法的並不存於治校的人,但堅持校方立即以舊法的聲浪仍不小,校方基於尊重和保護不同意見的人,不願透露壓力來源,我猜測,是學生家長和一些老師,果真如此,我很願意進一言。

我們常抱怨如今教育體制出來的菁英冷漠自私或只是個專業機器,尤其每見社會新聞中受高等教育的醫生缺乏愛心醫德,或律師利用法律漏洞犯罪,或工程師無能處理區區切身事,或他們普遍對公共事務尤其大量弱勢人權議題全無關心和付出時,我們要怪他們什麼呢,當生活裡的弱小日日在眼前出現(也許樂生病患、外移工、新移民配偶、繳不起營養午餐的學童……都太遠了),我們教他們,你們來學校是專心讀書準備考好大學的,其他事不必理會,貓?叫環保局趕快當垃圾清走一了百了。

如此這般對弱小生命的態度,你們要怪他不懂同情關懷弱小,不懂付出感情溫暖,甚至對家中日漸老衰的父母也不關心不回報……,有什麼好吃驚、好責怪的?!

我希望,北一女不是只在升學考試的表現上走在一代之人之前,我希望他能在對待其他生命上(TNR後,不超過十隻貓),也能走在社會前頭,做其他教育單位的典範。

我希望,長期在默默餵養這些貓咪的同學、老師們,能相對多做一些,把其他不喜歡貓的人的抱怨(例如排洩物問題、除蚤、餵食貓糧而非會引起環境髒亂的便當廚餘)的理由去除或改善。愛貓的無名英雄甚至該站出來,結社、嚴肅可做動物權動物倫理生命關懷的探討研究,輕鬆可教同學如何欣賞觀察貓族生態(比看「國際地理頻道」「探索頻道」要生動即時得多)、消解人族因不了解而對貓族的誤解,進而學習尊重生命、與之共存(地球是大家的,不是單一物種可自大獨享的)。

我願意再囉嗦一次,依貓族的生活形態,就算現存校園的貓全捕捉或全被同學們認養帶回家(這幾乎不可能,很多世代為街貓的後代是不願意也不能與人共居一室的),淨空出來的空間,會繼續有其他外來的貓咪進駐並迅速大量繁殖。不斷的捕捉,除了殘忍粗暴,並不能有效解決問題。

我可以理解,如同社會的縮影,會有默默照護的愛貓同學老師,也同樣有視之如無物如垃圾的人。但這不應被理解為爭執的兩造,主校的人,應意識到而選擇站在進步、文明、人道的那一方,若不如此,可能得有心理準備面對其嚴重的後果,例如國內、國外動保團體的非難以及留下動保不良記錄難以洗刷。

這絕非恐嚇,而是做為校友的善意提醒,到底這一場,學校教育想留給學生們什麼記憶,不斷的捕捉撲殺的肅殺氣氛,還是除了對同學、師長,還有其他可堪記憶的生命呢?

我對校方的進步想法有信心。我也希望不喜歡不了解街貓的家長老師們,可冷靜思考,進一步的資料知識可尋找http://www.meetpets.idv.tw

後記:北一女的校園野貓最終決議以TNR(捕捉→絕育→放養)方式,有些貓繼續安然於校園生活,有些則送養出去。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