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電視,是否做謀財害命的藝術

作者: 
靜茹
專題分類: 
專題分類: 

中國的影視業飛速發展,但是,國內影視片劇中殘害動物破壞環境的事件也層出不窮。大片票房紅旗飄飄,卻留下了滿目瘡痍的環境。

我個人也是搞藝術的,我一直將生命的尊嚴置於藝術之上,而且,我認為藝術的最終目的應該是頌揚生命保護生命的,以藝術的名義傷害生命,是對藝術的褻瀆。那些導演們,不配被稱為藝術家,只能算了謀財害命的兇手。今天我們就歷數一下中國影視劇中的環境和生命殺手。

陳凱歌最近的大片《趙氏孤兒》裡,至少死去了一隻兔子,兩條魚。

葛優在劇中拎著兩條活蹦亂跳的魚去看夫人,進門之前就把魚放在院子外的地上。我看了這個鏡頭,內心裡就一直忘不掉那兩條在地上掙扎跳躍的魚。

當我還在擔心那兩條魚的時候,電影中黃曉明扮演的角色,奪走孩子出門時,一腳踩在那兩條魚上摔倒,孩子飛上了天空。這時候,我就確信,那魚已經死了。而電影裡踩魚的鏡頭,就是大導演陳凱歌親自想出來的“好”點子,也許他還為弄死兩條魚的精彩而得以吧。

《趙氏孤兒》里為了陷害趙朔,屠岸賈的一個門客豢養了一隻劇毒蚊子,先是在一隻兔子身上做了實驗。

電影裡一隻可愛的小兔子,就乖乖的在畫面裡一動不動。這只無辜的小動物,恐怕無論如何不可能知道,自己將死於一個無良導演的殘酷創意。

我親眼看見電影裡那隻兔子痛苦的翻滾,腿顫動了幾下,就死去了。兔子不會表演,這麼真實的死相,兔子應該就是死了的。在導演的眼裡,使用特技的費用遠遠比花錢買隻兔子成本更高。所以買隻兔子弄死,是很划算的。票房幾個億的收入,卻為了節省幾個錢害死兔子,這樣的事在影視圈屢見不鮮。

電影裡趙文卓的戰馬,被一根繩子絆倒,頭重重的戧倒地上,那匹馬在毫無準備中這樣突然絆倒摔得非常重。

然後那匹馬翻滾在地,再也起不來了。這種對馬的傷害,在電影電視劇裡非常常見,但看了電影以後沒有人去關心那些馬究竟怎樣了。後面我也會提到,高希希在拍攝《三國》的時候,就死了6匹馬,還瘋了8匹。

在電視劇《老大的幸福》中有一個情節,一缸風水魚因漏電事故致死。這個鏡頭中的金魚,一看就是被活活的撈出來乾死的。

《不要和陌生人說話》裡,桌子上始終有一個魚缸作為家庭道具,在馮遠征毆打梅婷的時候,魚缸裡兩條可憐的金魚被摔在地上。它們掙扎著,後來消失在鏡頭里。

顧長衛的《孔雀》,裡面飾演母親的黃梅瑩,將一杯有毒的水灌進一隻鵝的嘴巴里,並一直掐住它的脖子不讓它有可能吐出來,就這樣掐了很久,大鵝就爬在地上,掙扎掙扎,最後痛苦的死去了。這隻鵝是不是死了,在劇情裡沒有最後一個鏡頭,但是這個過程我們清晰的看出,鵝一定是被灌了毒藥,否則,它不能那麼真實的掙扎。這樣詳細拍攝殘害動物的過程,看了心裡真難受。

據說《孔雀》在國際電影節參加評獎時,受到了評委和觀眾的詢問,後來《孔雀》的製片方聲明那隻鵝只是被麻醉,不是真死,這樣才得了獎。

《太陽照常升起》中,姜文飾演一個喜歡打獵的下放知識分子,電影裡反復出現野雞被追逐的鏡頭。 

他的腰間掛的都是野雞。

姜文指揮劇組動用幾十箱彈藥對付上百隻落荒而逃的野雞,為了追求野雞狂飛的真實感。畫面上一隻飛在天空的野雞,被一槍擊中,我看見那隻野雞突然抖動翅膀,然後墜落。這樣一個鏡頭,就是一隻活生生的野雞被射殺的真實過程。

其實在影片裡,姜文看見一個孩子掏鳥窩,就制止了他並說:戈不射宿、釣而不網。這原本慈悲的理念,只限於影片中就是給別人看的,並沒有貫徹到影片的拍攝中,這是一個荒謬的事。如果姜文懂得:攝不殺生的道理,就好了。

 

電影裡的動物傷害,還有很多。比如,《悲情布魯克》裡,硬是把一匹淚眼模糊的馬推下懸崖,以求拍得騰空而下的“悲壯”;《犬王》則讓軍犬叼著炸藥包逃離人群,以求炸得血肉橫飛的“慘烈“。

 

著名演員何賽飛拍攝完《大宅門》後接受采訪的新聞,內容是何賽飛自述很喜歡貓,但在影片中卻要按照導演的命令把一隻波斯貓活活悶死,心裡非常痛苦。畫面裡何賽飛懷裡的,就是那隻波斯貓。

還有網友舉報:電影《白馬飛飛》中,為了拍攝馬兒慢慢倒下的鏡頭,劇組給馬注射麻醉劑,結果因為藥劑過量導致馬匹死亡。楊紫瓊拍電影《飛鷹》的時候,還有跟大熊貓對打的場面,武打明星楊紫瓊在打鬥頻頻重拍也把熊貓累得夠戧。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副教授莽萍,是中國動物保護運動的發起者之一,長期從事環境倫理與動物問題研究。針對《三國》虐馬一事,她最早公開發表文章表達憤慨,並稱《三國》是“最嚴重的一次”。

新版《三國演義》殺青時,導演高希希為了炫耀劇照的付出,說“我們從新西蘭一下找了50匹純種馬……在拍戲中一共犧牲了6匹,瘋了8匹,連馬都受不住了,你想想大概是什麼樣的一個戰爭場面吧。”

《三國演義》在拍攝火燒連營等大場面的特技過程中,馬被嚴重燒傷、摔殘情況嚴重,結果不得不實施安樂死。瘋掉的那8匹馬,是在拍攝特技過程中摔來摔去導致精神上受到刺激,後來拍攝中一踩到軟東西就誤以為又要摔,而倉皇往瘋跑。有些馬跌倒不慎就扭傷了脖子,有個別的甚至摔沒了性命,導演高希希說“現在片場的馬兒聽到我們喊'預備——開始'就往回逃跑!”

高希希透露:“我們武戲組50人,傷了14人,斷胳膊斷腿都有。在夷林之戰中,我們做了個森林,因為你不可能去燒真的森林。燒的時候火難免掛馬身上,馬又踢翻油桶,當時就

6匹受傷,財產損失100多萬。”

《三國》的一段片花里,一頭白馬騰空大頭朝下摔倒在地上,這個動作,那匹馬當場就摔死了。《三國演義》拍攝時,因為道具馬不夠,劇組還往馬身上刷顏色,黑馬變成白馬,還可以多拍幾場戲。

新版《三國演義》劇組的問題,還不只是迫害了馬,他們在浙江永康楊溪水庫拍外景,因留下大量生活垃圾和油污,影響到近30萬人的飲水水源,劇組被要求限期清理現場並撤離。

《漢武大帝》在央視熱播的時候,主創和演員被採訪,演員們自己說,拍攝《漢武大帝》的時候,天氣非常炎熱,加上戰馬戲的拍攝非常殘酷,死了好幾匹馬。看來,馬在戰爭片裡,被虐待致死的事,相當普遍。

陳凱歌破壞環境已經不是第一次了,2004年,影片《無極》劇組因拍攝過程中對香格里拉生態環境造成破壞被處以9萬元罰款,香格里拉縣分管副縣長因負有領導責任被免職。

攝製組在碧沽天池修建了長約100米、寬約4米的砂石路面和長約20米的舖有木條道路,搭建了“海棠精舍”臨時建築物。“海棠精舍”及砂石道路等破壞了碧沽天池周圍部分高山草甸和高山灌叢植被。

 

“一開始劇組還是非常注重環保,康永和總是告誡大家別亂丟垃圾、別摘杜鵑花之類的,大家每天都把垃圾集中在一個小坑里焚燒然後掩埋。情況的不可收拾是6月初陳凱歌率大批人馬進來後:“最多時山上有600多人,大量遮雨的塑料雨棚、食品包裝袋、方便麵盒、酒瓶、礦泉水瓶,扔得到處都是,把美麗的花海變成了公路、停車場和大工地。”

 

初期越野車開路,植被被破壞,拍攝期已能運送上百工作人員到達。劇組來往密切的當地藏民扎西說,帶斗的越野汽車為了運送道具,在大片開著花的杜鵑叢中長驅直入,山坡被碾成一道道深深的車轍,兩年過去至今尚存。而在廖誠俊的眼裡,張柏芝、真田廣之這些大腕“似乎並不懂得尊敬聖湖”,他們總是坐著高級越野車,碾過花海直達拍攝點,“不願意多走一步路”。

09年底,電影《唐山大地震》拍攝,原本風景秀麗的生態公園卻因拍攝《唐山大地震》而遭遇到一場浩劫。空曠的平地上遍地都是斷壁殘垣,斷掉的鋼筋、磚瓦,水泥板……滿目瘡痍,唯一有生機的是現場孤零零的幾顆樹,樹幹上還貼著“紅心向黨重建家園”、“自力更生”“人定勝天”等字樣的標語。這一切一點也不像風景秀麗的生態公園,倒真像地震之後的廢墟。

鄭州市黃河濕地,在《水滸》拍攝現場,上百名演員橫七豎八躺在地上,槍、刀、劍、戟和旌旗扔得到處都是,幾十匹馬在濕地上悲鳴。四個手持火把的人,點燃焰火,濕地上空黑煙滾滾(如圖)。

《水滸》劇組現場,十多匹高頭大馬,因為疏於管理,正在不停地啃著野生紅柳的樹皮,約30多台各種車輛停放在濕地上,地上到處是垃圾和隨手扔掉的黑白塑料袋……

濕地管理中心防控科段志強科長說,劇組拍攝對濕地造成五個方面的破壞:
一是對原生態荻花肆意踐踏。
二是大型機械擅自進入濕地保護區。
三是機械和人的噪聲把候鳥驅趕走。
四是對野生紅柳啃噬嚴重。
五是大量人員的踐踏使濕地土質變硬,明年恢復不了原狀。

 

《射雕俠侶》劇組破壞九寨溝環境也相當嚴重,拍攝中,張紀中讓攝影師來回在水中走動,還讓馬匹在裡面拼命折騰,這些都傷害了九寨溝的水環境。工作人員把珍珠灘瀑布四周的青苔踩得七零八落,有些地面甚至已是一片空白,連植被都被破壞了。

《神鵰》劇組在神仙池鈣化層上非法搭建用於拍攝的人工景觀,破壞了自然景觀協調性,更嚴重的是對鈣化層形成難以估量的損害;肆意踐踏神仙池鈣化堤,留下幾十個可能多年也不能修復的印記(相關人士指出,假如有50個劇組在九寨神仙池做出同樣的事情,這個需要百萬年鈣化過程才能形成的仙境就可能毀於一旦)。李進認為,《神鵰》劇組身為公眾極為關注的群體,卻為人類的生態保護做出了最壞的示範。

電影美國人拍攝的電影《末代皇帝》中,皇帝溥儀因為被侍衛攔住不能出紫禁城,憤怒的將自己的寵物小老鼠摔死在紫禁城的門上。這隻老鼠,我仔細看了幾次,覺得,那就是一個道具,肯定是假的。據報導,美國加利福尼亞州一名男子因為虐待他的寵物狗而被地方法院判處25年監禁。

 《美國影視演員協會與製作人協議》中,有多處關於拍攝時對待動物的條文,好萊塢的監察人員,每年對4000部電影的拍攝進行監督。《肖申克的救贖》曾感動過無數人。

劇中有這樣一幕:安迪從飯中發現一隻蛆蟲並交給老布餵小鳥。

幕後情況是,拍攝時,美國防止虐待動物協會在做全程監督,這一隻小小的蛆蟲,是攝製組特別找到一條自然死亡的蛆蟲來拍的。事實上,觀看美國電影,常在影片結束時看到聲明性的一行字——“本片製作過程中無動物受到傷害”。 

其實,四五十年代的好萊塢,電影中的動物演員的處境曾經也是悲慘萬狀,像奴隸一樣給任意使喚,不當活物看,恐嚇、鞭打、飢渴、疲憊……其中,馬的待遇最差:人們下絆子,設火坑、驅趕馬去沖壕溝、滾陷阱、摔懸崖……比如,為了讓馬按導演的設計摔倒,人們在馬蹄子上鑽個洞穿條繩子,馬背上的人只要使勁一拉繩子馬立即摔倒。於是,越來越多的觀眾坐不住了,他們開始抗議,很多人不再去看有虐待動物行為的電影。很快,以保護動物與兒童福利為己任的美國人道協會開始製定對策。1980年,《美國影視演員協會與製作人協議》經過修改,提出了恰當對待動物的條文,並授權美國人道協會檢查電影、電視、廣告、音樂片中的動物演員待遇,美國人道協會設立了"年度動物演員巨星獎",以感謝動物對電影事業的貢獻——騾子“弗蘭西斯”是第一位獲此殊榮的動物演員!從此,美國電影在結束時往往還有這樣一行文字:本片製作過程中無動物受到傷害。

根據美國人道協會的準則,任何情況下,動物演員都不能受到人類的欺負,它們不應該“像狗一樣工作”,比如,如果猴子演戲超過連續三天,那麼製作方必須給它提供玩的地方,為的是讓猴子鍛煉身體、放鬆身心;如果一頭小熊出演電影,那麼任何讓它聞上去不爽的東西——比如廉價香水、刺鼻的酒、果凍炸麵包圈,等等——都得統統拿走;還有,只有喜歡狗的貓才可以在貓狗戲裡表演;每天拍攝同一條魚的鏡頭不能超過三次……該準則適用於所有動物,包括蟑螂!假如蟑螂出現在你家廚房裡,怎麼對待那是你的事,但一到了劇組就形勢大變:它就得像人類演員一樣,幹完一天的活也應該安全地回家。比如,劇組招聘了24只蟑螂,等蟑螂的戲拍完以後,數目應該仍是24只!寧可採用電腦特技,模擬撲殺鏡頭,也要保證每個蟑螂活蹦亂跳,不缺胳膊斷腿!否則,拿人是問!

“人道協會”不過是美國的一個民間組織,居然還成了“動物工會”,工作人員每天都像幽靈一樣出沒於各個片場、攝影棚,專門巡視動物演員的工作環境和生活條件,什麼吃住、作息、睡眠、娛樂條件、勞動強度,可謂噓寒問暖、體貼入微!最終,他們依照對劇組的考察,根據動物享受待遇的好壞,還要打出一個分數,這個分數可是對奧斯卡結果有重大影響的評估參數!去年,呼聲極高的《指環王2》就因為這方面吃了虧,最終與頭彩失之交臂。

再看看我們的現狀,2004年《無極》劇組破壞了香格里拉縣碧沽天池的美好;2005年,《神鵰俠侶》劇組在九寨溝'辣手摧花',不僅污染了那裡的水資源,還'蹂躪'了一些瀑布、地面青苔和植被;2005年,《大旗英雄傳》劇組在重點文物摩崖石刻上塗鴉刻字、《情癲大聖》劇組在神農架築起水泥蘑菇;2006年,中國目前保存最完整的唐代烽燧'大墩烽燧遺址'慘遭《楚留香傳奇》劇組'黑手';2009年1月,新《三國》電視劇組污染了浙江永康楊溪水庫水源的事還沒消停,新《水滸》又來破壞濕地了;《神鵰俠侶》,污染了拍攝地環境;《麥田》劇組在黑龍江拍攝外景,遺留下大量生活、建築垃圾……

我個人認為,電視劇和電影,就是一個遊戲,遊戲應該有規則,我們不能為娛樂對賴以生存的環境進行破壞,對無辜的動物進行戕害。2005年,我在北京的一個電視劇拍攝現場,親眼見到兩隻鴿子因天無人餵水餵食慘死在攝影棚裡。這兩隻鴿子,只是為了增加真實感,在窗外瞬間外飛過,之後就被忘記在倉庫裡了。

(本文出自:靜茹心靈繪本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