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第一隻校犬-賤賤狗

作者: 
圖/靜怡(東吳搖尾巴社前社長) 文/王萱茹(東吳搖尾巴社創社社長、中央大學哲學研究所博士生)
專題分類: 
專題分類: 

不知道,曾幾何時?時間已經過了將近五年的時間,一個生命,就這樣在時空中消失了。還記得,我第一次看到他時,他還有些怕生,可是之後就開始對我慢慢示好,也會陪我在學校散步,陪我看星星,享受著校園的夜色。慢慢地,我會幫他洗澡、除蚤、帶他看醫生、騎機車帶他去兜風,從此賤賤看到我,他就很開心。為什麼叫做賤賤呢?因為在他的一個眼睛上有個很大的黑眼圈,就好像卡通裡面的賤狗一樣,可愛無比。

賤賤的個性很體貼,總是會保護我回家,若有陌生人靠近我,他總是會提高警戒心,直到對方慢慢離去。在學校,只要有賤賤陪在我身邊,我都會覺得很有安全感。當時社團(東吳搖尾巴)的伙伴,總是會固定時間帶賤賤去認養,並且餵食賤賤。然而,學校裡面的狗狗並不是安全的,學校總是會請捕犬隊把這些流浪狗帶走,並且希望淨空校園。還記得有一次,媒體記者來採訪社團,並介紹我們所照顧的流浪狗,而隔天卻讓賤賤進入了公立收容所。我與學妹騎車趕往收容所,還記得心急的我,在收容所內,找著賤賤的身影時,他似乎已經聽到我的腳步聲,開始不斷地吠叫,希望引起我的注意,因為要辦手續而暫時離開他的視線,我聽到他的叫聲更緊張,更心急;那樣地害怕被遺棄,被忽視。

回到學校的路上,學妹一路哭,深怕賤賤已經被安樂死,無法再看見他,社團的伙伴們也焦急地在社辦等待,直到看到賤賤,大家才鬆下一口氣。我一直覺得,狗狗是一種很特別的動物,為什麼他會如此地信任人類?願意這樣一直陪伴著我們?不論他們身處在什麼樣的環境,總是似乎對人類懷著永遠的期盼。

接回學校後,我們還把賤賤藏了好長一段時間,只為避過捕犬的風波。然而,過了幾年,賤賤沒有被捕犬隊抓走,他總是安然渡過,但是卻被人用毒藥毒死,就這樣離開我們。一個生命就這樣消逝了,但是,賤賤給我很多回憶,他的忠心、體貼與跟隨,還有常常受到他保護的感覺,是我覺得最值得深藏在心的回憶。每當我回到東吳,我總會好似看到他在我身邊圍繞的樣子,還記得他坐在柏油路上,望著遠方的身影,連我經過他都沒有察覺,好似他也會思考,也會沈思,如同哲學家般;而我也總是在與他常常相遇的地方,在心裡與他靜靜地說話。這是我生命中的第一隻校狗,因為他,開啟了我流浪狗義工的生命……。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