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何佳駿
 
 
今天,我埋葬了一隻狗。你說。
你說那是你很喜歡的一隻狗,牠的牙,曾咬痛了你,但你痛得很開心。
因為牠是跳起來咬你的,而且是笑著跳得好高。汪汪。
狗會笑嗎?
當然會!你說。
那是隻暗黃色的活潑的狗,為什麼,牠走得那麼快?
你說你只不過是去買杯摩卡咖啡,然後折回來想逗牠玩。
牠們三隻,剛才就玩在全家便利商店門口。
可是沒想到,牠竟然就倒在血泊中,右眼還彈出來,在馬路中央,抽搐著。
那時天空同時下起了小雨,你嚇呆了。
這麼活潑的狗,怎麼會...一下子就...我該怎麼辦?送獸醫?還是?
人來人往,經過的人都繞開牠,然後,就走了。
或者在旁邊看,說:唉唷...
我那時真的很難過,我真的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看著牠的同伴:一隻短腿花狗一直不停地舔牠,並哀嚎著,我更難過了。
我救得了牠嗎?牠的同伴似乎也在用眼神向我求救...你說。
可惜一切都來不及了,才兩分鐘左右,牠就完全不動了。
不動了,真的就靜止了。
那時,我好像拿出數位相機來,為牠留下最後一張身影。
但我做不到!
我只想到完了,再也不能跟牠玩鬧了,怎麼會,這麼活潑可愛的狗?
我呆在那裡,然後立刻決定,先移開屍體~~你說。
 
於是你趕緊把包包寄放於買咖啡的店那裡,
然後趕回來在濃嗆的血腥味裡,小雨裡,你找來兩塊碎保麗龍板當手套,
把牠的屍體夾住,拿到對面的泥土地上,放在一棵樹下。
牠,短腿狗兒同伴,也跟來了。
我在想,牠知道,牠已經死亡了嗎?你說。
你是指小黃狗還是小花狗還是小灰狗?我問。
當然是小花狗。因為牠還一直在繞著牠舔著牠啊......
唉,但怎麼會這樣?你說。
平當最常跟小黃狗玩的,是那隻小灰狗啊,可現在,牠就只會躲在全家門口椅下,
真是沒情沒義沒種,也不來關心一下!
 
這三隻狗我也都認識,雖然你這麼說,但我能體會牠為什麼躲起來。
我想牠是害怕吧,牠是目擊證狗啊...
 
後來你去找附近認識的老闆姊姊討論,她說,可以請清潔隊員協助。
你說你想埋了牠,可惜借不到鏟子。
若回家拿圓鍬來回又要一小時,太久了,天都暗了。
於是你再跑到那家賣咖啡的飲料店--平常會養小黃狗的那兒,共同討論。
大家一致同意,交給清潔隊員吧。正好也聽到清潔車的招牌音樂聲了。
雖然結局將是跟著垃圾一起掩埋,被當成垃圾而已。
我其實想埋葬牠的。你說。
但沒工具做不到,打手機向斗六的朋友借也借不到,唉,只好如此了。
我真恨自己的無能,真恨為什麼我家住那麼遠,你說。
 
不過後來的發展更令人難過,清潔隊員一副不太想幫忙的樣子,
說什麼我們時間很趕啊,不然你打電話叫市公所來處理,
他們明天就可以來弄了,
來我電話給你,聽著哦5323。。。。。。
大聲的少女的祈禱音樂聲中,清潔隊員便離去了。
你踱步著,撐著傘,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等到明天還得了,狗的屍體一定已長滿蛆了。
現在就已經蒼蠅飛來飛去了。
遠望去,耶,那兒有沙堆磚塊,似乎有人正在蓋房子,去碰碰運氣吧。
你於是走過去想說借看看有沒圓鍬。
 
他們真好,明知道我要埋死狗,還是把方鍬借給我,你說。
而且我說要借一個小時哦,他們也說沒問題。
於是你即刻趕回樹下,包包先寄放在老闆姊姊處,趁雨暫停,開始挖土。
因為下過雨,泥土好重,挖到汗流頰背,你說。
而且方鍬比圓鍬難用,並且缺少一把鋤頭。你說。
你說你一邊挖一邊也思考起生命的意義。
生命真的好單薄好脆弱...
真的好捨不得,中午才想說又認識了一隻活潑的流浪狗說,怎麼...
可惡的人,是誰開那麼快的車把牠撞死的...
你說你一邊挖一邊恨自己當時為什麼沒就把牠一起叫到飲料店買咖啡。
唉,一切都來不及了,你說。
狗狗,這附近好多人都喜歡你啊,你知道嗎?
狗狗,安息吧,如果有靈魂,你來生再來找我們玩吧。
狗狗,對不起我要深深埋了你,不然你的屍臭會傳開來哦。
狗狗,再見了~
 
在天色轉暗的時刻,終於,埋葬了小黃。你說。
你說小黃其實是有名字的,四個字...小黃有兩隻死黨,小灰及小花。
嗯,我明天要再來帶小灰及小花到小黃的埋葬處坐坐。
你,你,要記取小黃的死,以後絕對要小心車輛,知道嗎?
這是你最後說的兩句話。
因為我真的嚇呆了!你說。
這種行人與腳踏車很多的小馬路,狗狗也會被撞死?
可見真的有人會開快車...
我恨~怎麼有這種人。你說。
我真的希望剩下的兩隻狗真的能記取經驗。你說。
你始終沒有哭,雖然你心中好難過好難過。
你用汗水與心意表達了你的哀悼。
而我用文字,後設的筆,寫下了我的難過。
 
狗狗,我立了個小磚片,就充當你的小墓碑吧。
狗狗,我會常想念你,因為你曾帶給大家可愛的回憶。
狗狗,可惜我都還沒有餵過你,我下午還想說晚上可以買雞排...
狗狗,可惜我真的再也沒機會請你吃東西了...
 
後記:時為7月22日下午五點左右,斗六市雲科大旁龍潭路上。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