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動連第三屆年會系列報導4 Starting with the Man in the Mirror 殷志偉/東海大學社會學研究所

大學動保社團連線第三屆年會,是我在報名截止日過了後才報名的。因為學佛營而知道弘誓學院是個好地方,因為在大動連的前一天剛好有學佛營的團聚,想既然有這份因緣,就決定報名大動連。參加這個營隊,感覺不是自己一開始就下定決心要參加,而是身邊不斷出現助緣,讓我能順利把握住參加營隊的機會。也是因為自己初始的猶豫不決,特別讓我在營隊結束後感到幸運和感恩。因為如果沒來參加,就不知道那麼多同學和動保人,在校園和社會為動保付出了那麼多的努力。

我並不特別愛貓狗,之所以關注動保議題,是從經濟動物開始。我反對人類利用和剝削動物,不是因為我特別愛牠們,而是覺得牠們不該受到無辜的傷害。在這方面,流浪動物和經濟動物所面對的問題是相同的。流浪動物過多,政府沒從源頭處解決,而是派清潔隊員捕捉到收容所,12 天沒人領養後就被處以安樂死。記得前幾個月跟台大獸醫系葉力森教授做訪談時,他說過一句令我印象深刻的話:「有人說貓狗是人類跟自然界的最後一座橋樑。我們人一直孤立在都市裡面,唯一提醒我們大自然的那些動物,就只剩下貓跟狗了。」
 
在繁榮大城市,人其實是常見雞豬牛羊的。只是牠們是死的、被分割和撕裂的,被一堆調味料和配菜弄成一盤盤「美味佳餚」。活的動物?好像也就只有貓狗了。說起來還真詭異,人在這片土地出生,就有在這片土地自由活動和生存的權利。我們認為這是天賦人權,不能被質疑。但為何貓狗同樣也在這片土地出生,就不能擁有自由在這片土地生存和活動的權利?因為牠們數量太多?因為牠們會攻擊傷害人類?
 
在問為何那麼多流浪貓狗之時,為何我們就不能視這些未受人類領養的動物是一種自然的常態?我們視其為反常,因人類社會過於保護自己,不能容忍其他可能危及自己利益之物種的存在。再說,愈發達的社會,土地開發愈多,到處都是人類的活動區域和生活社區,其他動物如貓狗又要往哪裡去?在人類社區,沒被人領養、看顧的貓狗,基本上也沒有自由活動的正當性。流浪狗會傷人,這的確是一個問題。但相信比起因為隻狗會傷人而要牠整個族群被撲殺(無論是否被冠以安樂死的美名),都會有其他更好的替代方法。費昌勇老師所舉例,流浪狗的源頭不是流浪狗群體繁殖過多,而在於人類做近親繁殖的狗先天多病,無法照顧之下就被棄養。由此可見,問題還是出在人身上。
 
無論經濟、同伴、娛樂或實驗動物,牠們的生命如同人類,經由上天恩賜而繁衍至今。除非是逼不得已的原因,人類都沒理由擅自奪取他者自由和生命的權利,不管對方是否跟自己有同樣的外觀、語言或交流方式。如今不吃肉不會讓我們活不下去;不把動物圈養在動物園內不會讓我們缺乏了解野生動物的機會;不穿皮製毛衣不會讓我們凍死;不看動物表演不會減少我們生活上的樂趣;不撲殺流浪貓狗也不一定就會危及個人安全;不做動物實驗也不一定會阻礙醫療科技的進步,有那麼多不利用和拒絕因為自己的利益而對無辜動物做出侵犯與傷害的理由,為何我們還要繼承不合時宜的習俗與傳統?
 
年會第二晚播放【地球上的生靈】,對現場的學員帶來蠻大的影響。看過人類對動物各種殘忍的對待,多位學員在分享中都鼓勵大家拒絕吃肉,減少對肉品的需求。拒絕吃肉,是貫徹動物保護之信念的實踐。隔天年會結束,大家從弘誓學院離開到中壢火車站,一下車就聞到撲鼻而來的葷食味道。學員都說要hold 住,抵抗葷食的誘惑(加油~!)。
 
在年會的三天裡,師傅和志工菩薩們為大家準備的三餐都很美味豐富,真的很感恩。全體工作人員、學員和美國牛的夥伴,謝謝你們這三天的陪伴和分享。祝福大家!動保路上繼續加油~!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