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迴免費結紮車.「溫柔堅持」的力量

作者: 
朱天衣/知名作家

二○○七年初,農曆正月初二回娘家的日子,從臺北接來了齊淑英老師,賴芬蘭小姐則是榮琪從中壢接來關西相會的,在此之前,我們已有一段時間沒見面了,和過往一般,只要相聚,談的話題總離不開動物保護的範疇,住在我們山上的那兩天,她們及我們夫妻四人念茲在茲的仍是流浪動物的問題,小自在路邊餵養看顧的流浪貓、流浪犬,大至動保政策議題,兩個日夜說也說不盡,或許是新年新氣象,少了些無奈,多了些盼望,因此談話間便多朝正向思考。

免費結紮車主動出擊

當我們談起流浪動物的問題時,都有志一同的認為「TNR」較之於無限量的收容,是更妥當的解決方式。而無論是城市中或鄉野間的流浪貓、流浪犬數量會如此龐大,其最大的原因,便是民眾的棄養,尤其以半野放的家貓、家犬為甚,這些貓貓狗狗看似有主,但只要出了甚麼狀況,包括不小心闖了禍或生病或受傷,乃至懷孕生子,即刻便被拋棄,且往往是連媽媽帶小孩一塊兒被丟出去的,所以我們都覺得這「TNR」不能被動的等待這些民眾或無主的流浪貓、流浪犬自行前來排隊做絕育,而必須以主動出擊的方式深入鄉鎮,這「絕育」的動作與觀念才可能徹底落實下來,因此「巡迴免費結紮車」的想法便此出現。

接著我們談到了一些技術性的問題,若真的以醫療絕育專車的形式出現,首先現有的法規便不允許,再者一輛造價兩百萬元的醫療絕育專車也不是我們能負擔的,所以進一步討論的結果,是以鄉鎮為單位,結合鄉鎮長及在地義工,鄉鎮長提供場地及政策宣導,在地義工則負責挨家挨戶的拜訪及把無主的流浪貓、流浪犬帶出來絕育,因為術後的照顧或原地放養,也需在地義工持續的關注。而我們則提供免費絕育的醫療資源,包括獸醫師、醫療設備、器械與耗材及受過專業訓練的義工,簡單說,「巡迴免費結紮車」是一個平臺,將社會上各方關心這議題的資源整合在一起,以機動的方式更積極的去推動「絕育」這事。

接著我們四人便分工合作,分配起工作了,有負責文宣、有負責募款、有負責聯絡協調獸醫師,而榮琪是在場唯一男士,理所當然就負責起總務,包括所有醫療設備、器械與耗材的籌措購置、文宣的印製,乃至義工的招募都由他負責,而後因為所謂的「巡迴免費結紮車」只需載運所有的醫療設備、器械與耗材,所以他索性將新購置的福斯「小獵犬」貨車改裝上路,成為第一輛、也是第一號「巡迴免費結紮車」,而我們也在期盼還會有第二號、第三號……的「巡迴免費結紮車」出現。

    

高規格的醫療環境

既然打著「免費」的旗幟,所有經費都需籌措,我們的第一筆捐款便是由齊淑英老師募得的,六萬元正好做了初期的籌備經費,當時我也正好出版了有聲書,有一筆額外的收入,便得以先行購置一些醫療設備、器械與耗材,這期間葉力森醫師的夫人廖瑪琍小姐也慨然捐贈了許多相關器械與耗材,得以讓我們的負擔減輕許多,更重要的是,她為我們聯繫了幾位正在執業的獸醫師,讓我們在絕育手術方面,有標準作業準則可以依循,我記得在會中,葉力森醫師說了一段話提醒我們,「巡迴免費結紮車的絕育手術不是在獸醫院的手術房裡進行的,所以一切的規格絕對要超高於獸醫院的手術房……」,因此在最重要的麻醉我們選擇了安全性高的「舒泰」,哪怕它所費不貲,器械消毒也以高壓蒸氣來取代方便許多的藥水浸泡,而組織的止血也以電灼器取代焊槍,所有的醫療耗材也是買最好的……甚至後來蘇璧玲老師帶著她的醫療團隊前來參與時,全程都配置有點滴輸液的支持,我經常進出的許多家獸醫院都無法做到這樣的規格,我們會堅持這些,除了葉力森醫師的警惕,更希望那些平日已夠苦楚的貓貓狗狗們,能得到公正良善的對待。

這整個巡迴免費結紮的活動中,最重要的角色就是獸醫師,在活動初始,遇到最大障礙的也是這部分,許多獸醫師都願意義務來參與,但畢竟我們這麼做,是會引起許多獸醫院疑慮的,哪怕我們一再強調,「巡迴免費結紮車」所結紮的對像是無主的貓貓狗狗,以及那些主人死不願意花錢的半野放家貓、家犬,但似乎仍難撫平他們的疑慮,所以來自這方面的壓力真的不小,也因此很感激那些勇於現身奉獻的獸醫師們,他們除了要在如前線野戰醫院的環境中動刀,更要承受同業質疑的巨大壓力。因此,我也不便將他們的名姓一一列舉了。

        

自動自發專業義工群

還要感謝的是在這活動中扮演著靈魂角色極為專業的義工們,他們自動加入,自動組織、編隊,每次的活動從活動前的報名,到活動當天一早的場地佈置,接待報到、資料填寫、照像建檔、保定麻醉、剃毛清潔、並隨時在手術檯邊待命,乃至術後照顧,直至貓貓狗狗清醒讓飼主或在地義工帶回,和接下來連續三天的術後追縱及所有資料整理歸檔,都是由他們負責,他們的自我要求永遠比我們訂定的標準作業準則都要嚴格,看著他們每個星期日準時報到,從清晨忙到天黑,其間還不時會被貓抓狗咬,但他們仍堅守崗位,直等活動結束才自行就醫。他們多是年輕義工,又以女性居多,同年齡的女孩正忙著成家立業,要不就打扮得漂漂亮亮為青春增色,但我們的這群義工,卻甘之如飴在褥暑陪著獸醫師揮汗如雨的守著一群無人疼惜的貓貓狗狗,為的是甚麼??我不知道,但我很確定的是,沒有他們的參與,這「巡迴免費結紮車」是無法推展的。他們是巧玲、ㄚ怪、Jamic、小孟、泡泡、小鳥、小花、惠玲、丹青、小懿、雅珍、昶華、又瑜、小V……。

          

一呼百應,鄉鎮優城市

當然也因為社會大眾的支持,不管是在一旁加油打氣,或直接以捐款的方式支持,才讓我們能無後顧之憂的繼續往前衝,在地方配合方面,龍潭「石門國中」的韓青菊校長、「渴望園區」學習中心的陳主任,以及「忠貞國小」的黃辛材校長、羅芳如老師,在我們借用場地時,都二話不說的慨然應允,而且他們所給予的協助也超出我們所希冀,「巡迴免費結紮車」在大溪時得到陳炳臣先生、郎亞筠小姐的襄助,提供「大溪藝文活動中心」,也就是老蔣總統的大溪行館給我們使用,義工們還利用藝文中心裡的展示會場,做了為期一個月的動保教育推廣與成果展示,有影片播放、文字照片展示、現場講解說明,並邀請其他動保團體與義工們參與,在場外也辦了好幾場犬、貓的送養活動及跳蚤市場義賣活動。

從一開始,我們便將「巡迴免費結紮車」定位在活動與宣導並進,因為憑我們一個團隊的力量絕不可能跑遍全省,我們期許我們是點火的人,希望能一呼百應,遍地開花,最早響應我們的便是「臺中市世界聯合保護動物協會」了,世聯會的林荀龍醫師、黃璧珠小姐帶著他們的團隊在中部地區上山下海的行動了起來,在此同時,屏東的「中華民國菩提護生協會」也開始大張旗鼓的免費結紮,之後各地也都有一些義工團體響應,各依自己的能力走入最需要的地區辦免費結紮活動,我想這便證明了大家都有志一同的認為「TNR」是解決流浪貓、流浪犬最有效、最人道的方法,且以主動巡迴的方式深入鄉鎮,讓「TNR」成效更顯著,在城市也許感覺不到其中的差異,但在偏遠鄉鎮真的就有明顯的不同了。

民間的溫柔堅持面對難撼動的官僚體系

以一個動保義工來說,面對流浪動物問題時,不僅是解決人的負擔,更重要的是為這些動物謀福利,透過結紮,流浪動物的數量得到控制,在品質方面自然就提升了,而且如果你曾見過在路邊流浪的貓媽媽、狗媽媽,就會知道那是多麼令人不忍卒睹的境況,原本已三餐不繼,又拖著一群嗷嗷待哺的幼兒,那瘦骨嶙峋的慘狀任誰看了都要心酸,所以就我個人來說,發起這一場「巡迴免費結紮車」活動,不需標舉多麼偉大的旗幟,只要能讓那些貓媽媽、狗媽媽在街頭路邊求生時,不必落得如此悽慘悲苦就行了,這也是每一回為她們動絕育手術,在她們還未清醒前,我總想多多撫摸她們、多多和她們說說話的緣故,因為就此一別,她們又得回到街頭路邊討生活了,在平均壽命不到四年的流浪生涯中,她們每天都必須面對那些不友善的人們、恐怖的車陣,以及各種致命的疾病,我能為她們做的真的不多,僅此而已。

「以結紮代替撲殺」,這是近年來所有動保義工的共識,但這其實是中央主管機關一個政策就可以做得到的,幾年下來許多相關法案躺在立法院沒個聲息,由上到下是這麼的艱難??如此的遙遙無期??也因此我們只得由下往上去努力,從民間自發做起。是不是??我們的所做所為都是中央主管機關早該做的事,但也沒關係,我們相信只要有一個人肯如此做,一群人肯如此做、幾個團體肯如此做,總有一天,中央主管機關再也不能裝著沒看見,也得跟著一起來做,如同我們所接觸到的龍潭鄉長葉發海先生,便應允我們在他轄管區域內,凡結紮後以剪耳為記號的貓貓狗狗,不管有沒有飼主,便不再捕捉,不管他的執行力可貫徹到甚麼地步,這至少是個起步,中央做不到,地方做,再由地方包圍中央,有一天,我們相信有一天,「以結紮代替撲殺」將不再是口號,不再是空話,若說「巡迴免費結紮車」的存在有甚麼意義,也許就是面對好難撼動的官僚體系,又一次展現了民間「溫柔堅持」的力量。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